tracey 发表于 2008-1-25 22:53:49

你会否是我绝望中的一道曙光?

在梦里, M的名字叫嘉嘉,是一个平凡却活泼、又爱问问题的女生。故事首先是开始在她还在读中学的时候。由于她爱问一些很奇怪的问题,身边的人经常都嫌她烦、嫌她吵,就连校长老师都拿她没办法。同学们还替她取了个外号,那就是“烦人的问题女生”。她在学校里一点都不受欢迎,每个人都对她避而远之,因此她没什么朋友,所以常常可以看见她一个人独坐着发呆。

由于这天是学校举办的生活营,因此每位学生都得在郊外露营。嘉嘉一如往常孤单单地一个人,没人帮她搭帐篷,也没人陪她说话聊天。她非常闷,也非常好奇,因为她从老师的说话里知道了萤火虫,想看看萤火虫长什么样子的,于是她趁夜偷偷地跑离了帐篷,去寻找她那“会发亮的飞虫”。走着走着,嘉嘉越走越不知道她身处什么地方,只知道地方越来越黑。突然间,前边出现了个似刀般的亮影,嘉嘉正想着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顿时响起。“小妹妹,你要去哪里呀?”嘉嘉意识到不对劲,正想转身就跑时,她的手却被那人紧紧捉住。嘉嘉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大声喊救命,并且试图挣开那人的手。正当嘉嘉开始绝望的时候,一个男声从远处响起,“快放开她!”这声音犹如把她从死亡边界救活了上来。嘉嘉正欣喜之际,却没看清那人的样子,只知道他跑上来将她从那坏人手里挣脱了出来。

她看见一道白影,看清之下,原来是那坏人正乱挥着手中的菜刀。嘉嘉慌了,除了大声叫那人小心之外,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正当他们为了躲避坏人的菜刀的时候,嘉嘉的右小腿不小心被他划了一刀,大声“啊”了一声。那坏人一见嘉嘉出事,就马上丢下刀子,慌忙地逃走了。那人跑上前扶起了嘉嘉,问道:“你没事吧?”这时的嘉嘉已经是痛不出声,不停地流泪。“这附近有条河,我扶你去洗伤口。”说罢,那人扶起了嘉嘉往左边走去。

来到了河边,那人向嘉嘉要了手帕,只见他很熟络地将手帕弄湿,然后替她洗伤口。嘉嘉喊了一声“痛”,那人抬起头望着她,关切地问:“很痛啊?我温柔一点就是了!”嘉嘉点了点头。她偷瞄了瞄那人,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擦拭嘉嘉的伤口,嘉嘉心里暗暗开心,因为除了她那毫无血缘的哥哥外,从来就没有人对她那么好过。只见那人在自己的右手袖子上撕了一下,嘉嘉还来不及说话时,他已经将撕下的衣角把嘉嘉的伤口给包扎好了。

“好了!你记得不能吃有毒的食物,要不然伤口会发炎!”那人说道。“有毒?毒的食物不是不能吃的吗?”嘉嘉很习惯性地问了问,这次在皎洁的月光下,她总算看清了那人的样子。原来他只不过是个差不多和她同年龄的男生。

“呃…… 我所谓毒的食物就是海鲜之类。还有不能吃黑酱油的食物,否则会留下难看的疤痕,到时候就不美了!”那男生望着她说。“哦!”嘉嘉很听话似地点了点头。突然间,她看到了那男生的右手手臂上有个好奇怪的疤痕,就问那疤痕是怎么来的?男生看了看右手臂,马上用手盖住了它,自卑地说那是齿痕,是他母亲在他刚出生送给其他人的时候而咬的。“为什么?”嘉嘉问道。那男生摇了摇头,不肯说。嘉嘉见到不免有点失望,但她还是向他介绍了自己。只见嘉嘉伸出了手,说道,“你好!我叫嘉嘉,是在这里附近露营的中学生。你叫什么名?我们能够做个朋友吗?!” 看见嘉嘉伸出的小手,那男孩有点惊讶,因为好久都没有人肯和他做朋友了!“我叫高伟,也是来露营的中学生!” 他胆怯地伸出了他的手,嘉嘉不由分说便马上和他握了一下。原来高伟大嘉嘉2年,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流氓学生,常常和人打架、闹事,早已被校长列入黑名单了。可笑的是,嘉嘉也榜上有名,因为她是个烦人的问题女生嘛~ 就这样,两个中学生在河边聊了一夜。

第3天,嘉嘉一个人独坐在学校公园的长椅上,由于脚上的伤口非常痒,她心想:高伟只说不能吃有毒、黑酱油的食物,又没有说不能抓痒啊。 于是当嘉嘉要去抓痒的时候,有人喊住了她。她抬头一看,原来是高伟。看见他的到来,嘉嘉很是开心,忘了伤口痒的事情了。

“不能去抓痒,要不然会留下的难看的疤痕的!”高伟关切地问。“哦!”嘉嘉像个乖小孩子似的点点头。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嘉嘉好奇地问。“我向你班的同学问的,才知道原来你就是我们学校里出了名的“烦人的问题女生”呀!“高伟逗趣地说道。嘉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走,我们一起去吃饭!”说罢,嘉嘉拉了高伟的手就跑。由于第一次有人陪她吃饭,嘉嘉显得非常高兴,不停地向高伟问东问西。高伟被这位女生的热情给感染了,觉得她根本没有如同学们所说的烦人,反倒却是傻得可爱。他们也相约每个午休时候一定要一起去吃午餐。

这天,嘉嘉和往常一样地等高伟一起去吃午餐,可是却不见他人影。她有点担心,可是她还是继续等,等到上课的钟声响了,高伟仍然还是没有出现。这时候她非常心急,心想不知道是否是高伟和其他人一样躲避她而不来了呢?那一天,她非常安静,也没有向老师问问题,一直盼望放学的到来。放学的钟声响了,嘉嘉第一个拿起书包就冲出课室直奔高伟的课室里去。她问了问高伟的同学,从他们那里知道了原来高伟屡次犯规,被学校开除了。这下子,嘉嘉更不开心了,因为从此就没人陪她一起吃午餐、答她问的奇怪问题了。嘉嘉难过地哭了,她伤心高伟没有和她说他辍学了,一直哭骂着“死高伟、臭高伟!” 虽然嘉嘉不开心,但是日子还是要过的,因此她仍然乐观地过日子,但是她却难忘那右腿上的疤痕、那害她又哭又气的死高伟。

几年过去了,嘉嘉已经成了报社的记者。这天,她为了自己负责的project, 和一位摄影师来到了著名的红灯区来找有关色情行业的资料。她们正躲在一个角落里偷拍妓女如何接客的照片。突然间,前边出现了个黑影。他们抬头一看,看到了4个凶神恶煞的男人。那群人的首领问道,“你们两位漂亮的小姐在拍什么?” 嘉嘉和那位摄影师下意识地退了退脚步,说,“我是东方日报的记者,我们是来找资料的。” 那首领气愤地说道,“找资料可以去图书馆找,怎么找到我们的地盘来了?你们想死啊?快把底片交出来!” 说罢,他指挥身后的人去抢底片。嘉嘉和摄影师转身就想跑时,却被他们包围了。那摄影师非常害怕,正想交出底片的时候,却被嘉嘉给阻止。那群人正要对她们动粗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远方传来,“快放开她们!” 这声音就像当年嘉嘉在郊外露营的时候,从死亡边界将她救活了过来。她和他们一样,望向声音的出处,看见了一个身穿蓝色紧身衣的男人。只见那群人恭恭敬敬地低下头,叫了声“伟哥!”

那男人走向嘉嘉她们,语气凝重地道“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不属于你们,把底片交出来,然后马上走人!”嘉嘉坚决地拒绝交出底片,并说,“你们也是出来走江湖的,都讲个“信”字,我今天是受上司所托来找资料,若我今天空手回去,试问还会有人取信于我吗?更何况,我保证我们拍出来的照片一定会打马赛克,绝对不会影响到你们的生意!”

那人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位女人的倔强与敢言,他说“我跟你不熟,你凭什么要我相信你?” 嘉嘉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片,说这是她的名片,如果报纸登出来的和她所说的不符,他大可以去找她算账!

当那人正要接过名片的时候,只听见远处喊道,“伟哥,快跑!” 那人望过去,看见有一群敌对的黑帮人马正拿着武器向他们跑来。他深感不妙,马上拉了嘉嘉就跑。嘉嘉莫名其妙地被他拉着走,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身后响起了玻璃瓶打碎、一大堆人厮杀的声音。突然间,他松开了她的手,把她推到一旁,拿起掉落地上的铁条,和那些人打斗了起来。嘉嘉眼见有人拿了破碎的玻璃瓶正朝向那男人走去,不禁喊出声,“小心!” 那男人往后一看,还来不及躲避,右手臂被划伤了。这反而使得他更愤怒了,只见他利用手中的铁条猛打袭击人的身体。当那袭击人被打得倒卧在地的时候,那男人马上又拉了嘉嘉逃跑。

当他们来到一个小巷的时候,那男人背对着身后的嘉嘉,叫她马上逃离这地方。“可是你的手受伤了……” 嘉嘉急切地道。“不要管我,你快走!这里不适合你!” 那男人喝令。突然间嘉嘉看到了那右手臂上的齿痕,脑海闪过那夜所看到的齿痕。

“齿痕…… 你是高伟?!” 嘉嘉抬起头,眼睛睁大地注视着那男人。

“是,我叫高伟。”那男人望着注视的眼神。

“我是嘉嘉呀。”说罢,嘉嘉把右脚的牛仔裤角给掀了上来,指着小腿的疤痕,急切说道“嘉嘉啊……”

高伟记起了小时候那烦人的问题女生,高兴地说道“嘉嘉……你真的是嘉嘉?”嘉嘉点了点头。眼见那班人又要追上来了,高伟又把嘉嘉推得远远了,对她说,“你快走!走得越远越好,这里不适合你!走啊!” 说罢,他冲了上前去再和那些人厮杀。嘉嘉见他冲上前,马上也逃离了。嘉嘉越跑越远,她就越担心,她担心高伟会遭遇不测。毕竟她才找到他不久,她不想他出事。于是,她转了身,跑向刚才的那个小巷。

来到了小巷,她看见很多血迹,非常担心高伟。突然间,有人捉住了她的脚。嘉嘉大叫了一声,仔细一看,原来是高伟倒卧在地上。嘉嘉扶起了高伟,马上带他回自己的家。回到家后,嘉嘉小心翼翼地替高伟止血、包扎伤口。望着昏迷的高伟,嘉嘉的思绪好乱好乱,这几年她对他的思念全都涌上了心头。她紧握起他的手,深怕他又会放开她。就在这时,高伟睁开了眼睛,看见熟悉的脸孔。“嘉嘉”高伟虚弱地叫了她的名字。嘉嘉看见高伟醒了过来,担忧地问“什么事?”

“对不起,我当年辍学没有对你说一声就走了,你不会怪我吧?”高伟还记得当年的事情。

“怪,我当然怪你啦!你害我那一整天都在等你,累我又哭又骂死高伟,臭高伟的!”嘉嘉生气地说。虽然她嘴里说气,可是她一点都不会气,她只知道她很挂念他,每一次她看到小腿上的伤疤,她都会很不经意地想到了高伟,想到了他和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对不起,那是因为我辍了学,刚好又加入了帮会,我怕你会不肯跟我说话,所以才没有对你说。对不起。”高伟内疚地说道。“傻瓜,说什么对不起啦!你还记得我我已经很高兴了!我这里只有我和哥哥弟弟住,他很少回来,而我弟弟又住在精神病院,你现在就先在我家养伤,等好了再走吧!”高伟点了点头。

这几日,嘉嘉很开心,恨不得想马上放工回家看高伟,而高伟也渐渐发觉到自己喜欢上嘉嘉了。这天高伟伤已痊愈,正想出门买份礼物给嘉嘉的时候,碰到了嘉嘉的哥哥。高伟觉得眼前的这人似曾相识。他突然记起他就是方志勇,一位和黑道有钱财来往的警察,而方志勇惊讶为何高伟这个黑道大哥会在自己的家中。他马上从腰间里掏出了一把枪指着高伟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高伟举起了双手。

这时候,嘉嘉回到了家,被这一幕给吓呆了。她马上跑上高伟的前边,问道“哥,你在做什么?他是我的朋友。”

“快走开,他是黑道人物,怎么会是你的朋友?”说罢,正要推开嘉嘉,但嘉嘉死都不肯走。她深怕做警察的哥哥会对高伟不利。“你如果要开枪,就先杀我,我不准你伤害高伟!” 嘉嘉说。

“他凭什么值得你这么为他?”方志勇醋意大起。

“因为我爱他!他绝对值得我这么为他!”嘉嘉不知从哪里鼓起了勇气说道。她转过了身,深切地望着高伟,“你喜欢我吗?”面对着眼前佳人的告白,高伟非常惊讶与高兴。他点了点头说,“我喜欢你。”

嘉嘉眼泪夺眶而出,她含着泪水笑了“那就好,有你这句话,我什么都不怕,你快走。放心,他是绝对不会伤害我的!”嘉嘉对着高伟说道。过后她又转了身,与方志勇面对面。虽然高伟也想和她一起面对方志勇,可是他还是选择听从嘉嘉的话离开。看着高伟离开了家门口,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方志勇放下了手枪,严厉地对嘉嘉喝斥道“你什么时候和黑道的人扯上了关系?”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嘉嘉呛声。

“什么我不用管,我是你哥哥,我有权管你!”方志勇也不甘示弱。

“我哥哥……”嘉嘉痴笑了,“若你是我哥哥的话,为什么你可以狠心地把你的弟弟关进精神病院?”方志勇感觉被说中心事,忙掩饰自己的心虚,“豪豪精神有问题,当然是要放他在精神院,我这么做也有错吗?”

嘉嘉更加笑了,“哈哈……豪豪精神有问题?我今天去探过他,他把全部事情都告诉我了!” 原来嘉嘉的弟弟,豪豪知道了方志勇贪污、洗黑钱的事情,但方志勇怕他抖了出来,于是就在他的气喘药里加了一些会使人神智不清的药物。这令到豪豪产生幻想,神智不清,疯狂地袭击人,让方志勇可以有充分的理由将豪豪关在精神医院,不让他出来。虽然豪豪精神确实有问题,可是他并没有疯。只要他没吞下院方所给的药物,他的脑袋还是清醒的。一直以来,因为方志勇的百般阻挠,嘉嘉都不能去探望他。但就在那一天,因为医院打电话来说豪豪盲肠发炎,使得嘉嘉不得不去探望他,也就是因为这一次让她知道了方志勇的真面目!

“既然你可以这么对豪豪了,难不成你以后也不会这么害我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嘉嘉眼神锐利地看住方志勇。

“嘉嘉,豪豪那件事情我真的是逼不得已,但你要知道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妹妹看待,那是因为……因为我喜欢你!”方志勇深情地望着嘉嘉。“从你母亲一嫁进我们家来,你就走入我的心坎,让我无法把你当妹妹般看待。”方志勇第一次剖白他内心最深处的话。

“那又怎样?” 眼泪在嘉嘉的眼里流了下来。

“刚才我看到你那么维护高伟,我很妒嫉,我好想马上开枪毙了他!”

只见嘉嘉眼泪更加流了下来,坚决地说,“我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要的是和高伟在一起!我要和他在…一…起……!”嘉嘉激动地说道。

“我不准你和他在一起!”说罢,他关上了大门并用锁头反锁,“只有我在的一天,你都不许和他在一起!”方志勇严厉地喝斥。

嘉嘉更加激动了,她跑去厨房拿起了刀,扬言“既然你不放我走,好!那我就死给你看!”说完,她举起刀在她的手腕上划了一下。方志勇吓呆了,连忙上前扶住嘉嘉,赶紧把她送去医院。

在医院里,嘉嘉呆望着天花板,她非常想念高伟,也非常担心豪豪。这时候,有个人影出现在她面前。她仔细一看,原来是高伟!

她马上抱紧了高伟,犹如一个漂浮在汪洋大海中的孤船终于找到了它的靠岸。此时的她流下了眼泪,“快带我走,我不想呆在这里面对着那禽兽!”

高伟在她耳边说,“好,我会带你走,我会为你放下江湖的恩恩怨怨,去到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地方!”

嘉嘉难以置信地望着高伟,说,“真的?” 高伟点了点头,“所以这几天要委屈你做戏给他看了,我会安排你去带走你弟弟,然后我们一起远走高飞。”

“你怎么知道我弟弟的事情的?”嘉嘉问。

“那天我没走,我是躲在你家隔壁听到你和他的对话才知道的。他害过我的兄弟,你放心,他害你多少,我就要加倍奉还他!”高伟眼里闪过一丝仇恨。嘉嘉点了点头,倒在他的怀里。

接下来的日子里,嘉嘉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对方志勇仍然是不理不睬。但这对他来说已经是很好了,至少她没有前几日的激动,而他也放下了心头大石。这天,嘉嘉突然开口对他说要去探望豪豪,他虽然惊讶,但也答应了她的要求。到了精神院,方志勇在大堂里等候,而嘉嘉就进去病房探望豪豪。

她对豪豪说,“从现在开始,你不能说一句话,知道吗?姐姐现在就要带你走!”豪豪很清醒地点了点头。嘉嘉从病房内推出了豪豪,并冷淡地对方志勇说要带豪豪去散步,而方志勇也答应了,因为只要嘉嘉开心,他什么都肯答应。此时,高伟的车就停在医院的停车场,等待接应嘉嘉。嘉嘉虽然是朝往公园的方向走去,实则是去停车场。高伟把豪豪和嘉嘉安顿进车里,嘱咐了一番,亲了亲嘉嘉的额头后,自己突然则反锁了车门,跑向大堂去……

**** Hidden Message *****

tracey 发表于 2008-1-25 22:55:39

http://www.michelleclan.com/Videos/Harunanoni.mp3

可按以下网址来听取:
http://www.michelleclan.com/Videos/Harunanoni.mp3

让你们猜猜故事的结局~~ :wink :wink

你们慢慢猜哪位是刘生的化身吧~ 呵呵

高伟、方志勇还是豪豪?

洛烨 发表于 2008-1-25 23:15:06

天啦~~等了几天终于看到了小T的江湖梦~~谁想到临门一脚也设了隐藏~~:L
来看了~~再次被小T的鬼才深深折服!!
这个,我好象来早了点~~还没猜就回复了~~还在说这次怎么没歌听,一回复完就听到了~~
一定是高伟了,小T可别说梦中不是这样的了!!
其余的就先不说,等大家看完了再说关于故事的~~~:lol

[ 本帖最后由 洛烨 于 2008-1-25 23:20 编辑 ]

waiwai 发表于 2008-1-25 23:23:14

連疤痕也成一對,好襯

:'( 強烈要求改結局

jackylun 发表于 2008-1-25 23:31:52

看完了....
寫得十分好...
你很有童真...
很感人的一個故事...

[ 本帖最后由 jackylun 于 2008-1-25 23:34 编辑 ]

tracey 发表于 2008-1-26 00:31:01

原帖由 waiwai 于 2008-1-25 23:23 发表 http://www.michelleclan.com/images/common/back.gif
連疤痕也成一對,好襯

:'( 強烈要求改結局
梦醒已经虚脱了,你还要我改结局啊?

这篇梦是我做过那么多当中最累人,也是最长的一个梦,花了5小时才打出来的梦境~ :confused

思仔 发表于 2008-1-26 13:44:51

小t我来看你的文章了,一会打印出来再看,太长也太感人了!
小t.你写的也太感人了吧,首先原谅我上次的谈话内容把这个梦给想歪了.
其次,小t真的想好羡慕你能梦见这样的梦.换做我,就宁愿不去上班也要把梦给做全了,做实了
小t的每个梦都令人这么感动啊!

[ 本帖最后由 思仔 于 2008-1-26 15:05 编辑 ]

tracey 发表于 2008-1-26 17:00:41

思仔,其实上次的谈话内容我真的已经忘记了,呵呵~~:lol

期待思仔的松雪梦!

jackylun 发表于 2008-1-26 17:06:35

等我又嘗試一下發 (雪夢)...;P

mialv 发表于 2008-1-26 20:22:21

可恶的小T,还要隐藏内容!吊我胃口!:lol


:'( :'( 好感人!
可恶的小T,每次的梦都让人泪流满面,强烈要求,小T快去买面巾纸来,每人发一包!:lol ;P

[ 本帖最后由 mialv 于 2008-1-26 20:28 编辑 ]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你会否是我绝望中的一道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