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16279|回复: 37

[原创] 人生若只如初见(康熙太后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1 03: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早堂面 于 2015-5-23 05:18 编辑

此文本身是发在百度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在这里发了,不定期更文。
一楼上封面,二楼发文。
先将就一下吧!本来之前做了一张的,找不到了。。。等我考完试,在去找找
 楼主| 发表于 2013-8-21 03: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御花园
“太后,夜深了,这儿风大,我们回宫去吧?”秀儿细心的问道。
“不,我还想看看月光,咳咳!”此时此刻,秀儿又何尝不懂她的心呢?十五年了,太后每年的这一天都会到御花园走走,就是这一天彻底的改变了她的命运。“太后,当心您的身体啊,凤体为重啊!奴婢先回寝宫给你拿件披风,可好?”“你去吧!哀家想一个人静一静”
看着秀儿走过的身影,她默默的从袖口处拿出了一个面纱,就是当年的这个面纱,就是当年的这支汉舞,让她孤独一生!
那年,她刚刚进宫,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知道皇上喜欢汉人的舞蹈,便苦心学习,御花园便是最好的习舞之处,夜晚静静的在御花园跳舞,闻着花香,迎着月光,仿佛她就是那月宫里的仙子一般!怕被人看见,她灵机一动,找来一个面纱,便可以尽情的享受舞蹈带给她的轻松和愉快!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带上了面纱,脱掉外衣,里面的舞衣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体现的完美无瑕,十五年了,岁月悄悄带走了她的那几分稚嫩,留给她的是一个女人的柔情与妩媚。她静静的走到月光下,随着风声起舞!此时仿佛只剩下了她和满地的月光!“皇上,这么晚了。您去哪位娘娘的寝宫休息啊?”德全问道,只是觉得好奇,万岁爷没有翻任何娘娘的牌子,也没留在自己寝宫、而径直向外走,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朕想去御花园看看!”“奴才给您掌灯!”
十五年了,皇阿玛离宫十五年了。他从一个孩童变成了一个文韬武略的君王,在国家大事上面,他处理得井井有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坐拥三千佳丽,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时常觉得孤独与无奈!
“德全,你先回去吧!朕想一个人静一静”
“喳!”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隐隐约约听到有人的步伐,康熙细细的听着那步伐,似乎还有节奏?有人在御花园跳舞?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他慢慢的过去,只见眼前一亮,一位身着白衣,脸上带着面纱的女子在月光下翩翩起舞。伴着花香,看着撒在她身上的月光,康熙不由得看痴了!宫里竟然还有这种佳人?油然而生出一种一览芳容的冲动!他悄悄的走近,那双面纱之下的眼睛,好熟悉,好美丽,不知道在哪里见过?继续走近,却不料脚下的树枝惊扰了翩翩起舞的佳人。
正跳得起兴,突然听见了树枝的声音,她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立马停住了脚步,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快离开,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她,不然堂堂一国太后,深夜起舞,颜面何在? 康熙快步走向前,想看看她的容貌,只可惜留给他的只是一个背影和阵阵的花香!“德全,今晚在御花园中跳舞的是何人?”康熙一回寝宫就吩咐德全,实在是不甘心眼前的佳人就这么离开。“禀皇上,经过奴才多方打探,并无人在御花园跳舞!”
“不可能,朕明明看见一白衣女子!但是她带了面纱,朕看不见她的脸,只看见她的眼睛!好美!”康熙心有不甘默默的回到了御书房,心中有所不甘“也对,此女只有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闻!”。拿出笔墨,细细的画下了女子的模样,只是眼睛,心中是如此的熟悉,如此明晰,却怎么都画不出来!无奈只等作罢!
 楼主| 发表于 2013-8-21 03: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次日,康熙无精打采的去慈宁宫给孝庄太皇太后请安,正巧碰到了与孝庄聊家常的孝惠太后。“儿臣给皇太后请安,给皇额娘请安!”无意间迎上了,太后那双笑盈盈的眸子,“是她?”他认得出那双眼睛,“不可能,朕朝思暮想之人怎么可能是皇额娘呢?不可能的,一定不是她!”
“皇上不必多礼”太皇太后说道,只见康熙没有反应。便又说道“想必是为国事操劳,要注意休息啊!”康熙慢慢回了神“谢皇祖母关心,儿臣一切安好!
请完安之后,康熙又一次来到了御花园,又是那个地方。忽然想起了当年,他只是一个孩童,就被嬷嬷送到了她的身边,阿玛叫他唤她“皇额娘”他就照办了,殊不知这个额娘只大他6岁。他很喜欢这个额娘,甚至超过他自己的亲额娘。佟妃对他的要求过于严厉,从小就逼着他学四书五经,他被堆积如山的功课压得喘不过气,额娘对他严厉是为他好,希望他有朝一日能继承大统。
皇额娘对他是极好的,总是温柔的跟他说话,从来不责骂他,哪怕是他贪玩,挨了师傅的骂,皇额娘也只是和气的给他讲道理。在他眼中,皇额娘是个从来不争的女人,只是有一次,他无意中看见皇额娘在烈日下练舞。后来听身边的宫女说,是因为皇上喜欢汉族的舞蹈。皇额娘苦练舞蹈并没有换来皇阿玛的青睐。反而被皇阿玛训斥说她,不守宫规!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皇额娘跳舞。
皇额娘不受宠,自然也没有人把他放在眼里,小时候经常的受别的阿哥的欺负,受了委屈,他就不说话。皇额娘看到他的样子,自然心领神会,一般会亲自下厨做他最喜欢的菜肴,给他讲当年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教会他如何忍耐
只是有一次,他看见一个不知名的嫔妃公然嘲笑皇额娘不受宠,皇额娘脸色很难看,那一刻,他产生了一股怒火,一定要保护皇额娘,不能让她受委屈,他再也受不了了,不顾后果的将那位嫔妃推到。
结果被皇阿玛打了二十大板。当他被太监扶回坤宁宫的时候,等待他的,是一双焦虑的眼睛,看到了她流泪,心痛极了。“皇额娘,我不痛,真的,一点都不痛!您别哭了” 伸出手去,想擦掉她的眼泪,不料,泪水竟然越擦越多。“对不起,玄烨,是我没用,没办法保护你!”说着便紧紧的把他抱在怀中。那一夜,是他睡得最好的一夜,忘记伤痛,忘记疲惫,听着她的心跳,慢慢的入眠。
登基之后,他越发的忙碌,和她的关系慢慢的疏远了。大婚,亲政,他成了万人瞩目的君王,身边的嫔妃多得数都数不完。而对她,永远是那么的尊敬。如今,他自己都不敢确定自己是爱她还是尊敬她。他很无奈,为什么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她和他曾经共患难,如今,他和她共同享受无上的荣耀。最大的遗憾只是,她是他的皇额娘,是他阿玛名正言顺的妻子,祖训家法在那里,他不敢逾越一步。展开画卷,慢慢的画上了那双眼睛,将画卷收好.希望这能成为一段永远的回忆!
 楼主| 发表于 2013-8-21 03: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后这是缅甸进贡的珠宝,皇上派奴才过来,让您挑选。“太后,您看皇上多孝顺您啊!每次有好东西进贡,都是先献给您”“皇上以孝义治理天下,自己则一身作则!对哀家,就像亲额娘一样!事事周全”太后满意的微笑。“但是,皇上好久没给您请安了,上次过来也是匆匆的就走了。恕奴婢多嘴,您是不是和皇上闹不和了啊?”“没有啊,皇上国事繁忙,没空过来请安也是正常的啊,你们是不是太闲了,有空就在背后议论皇上?”太后有些不悦
确实,皇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近几年总是躲着她,哪怕是请安也是来一下就走了,记得他刚登基的那几年和她几乎是形影不离,前一个皇额娘,后一个皇额娘叫的可甜了,哪怕政务再忙。也每天按时请安,后来他大婚之后虽不如之前那么频繁,但还是常常来,难道他是有所顾虑吗?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中间有一层隔膜啊!那些惺惺相惜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想起来便觉得伤感,又到了今天,每年的这一天都是她最不开心的日子,“秀儿,嬷嬷,哀家今天心情不好,给哀家拿酒来!”“是,太后”秀儿端来了酒, “你们都下去吧!哀家想一个人静一下!你们可以休息了。哀家今晚不用你们伺候了” “是,太后!”
一杯又一杯的下肚,记得当年的圣旨“博尔济吉特氏,乃蒙古科尔沁贝勒绰尔济之女。毓秀懿门,钟灵王室,言容纯备,行符图史之规;距度幽闲,动合安贞之德。兹仰承皇太后懿命,册尔为皇后。其益崇壶范,肃政母仪,奉色养于慈闱,懋本支于奕世。钦哉!”
接到诏书的那一刻,不知是喜是悲? 阿玛,我终于当上皇后了`!即使只是太后的意思,我还是那么开心,是不是意味着我苦守的这么多 年终于结束了?
“对不起,荣惠,我知道你会是一个好妻子,但是朕永远都无法给你爱情!娶你,是皇额娘的意思,朕无法反抗”这是她大婚之夜,她夫君对她说的话。

为什么酒入愁肠愁更愁啊?为什么这些痛苦总是忘不掉啊?不知不觉,她居然喝完了整坛酒,“怎么没酒了?秀儿,给哀家拿酒来!”醉得晕晕乎乎的她早已忘了,秀儿已经睡了。“算了,哀家自己去拿”于是她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迷迷糊糊的走到了花园中。哎!又是那一轮圆月啊。她注视的月亮,轻轻的哼起了小曲,慢慢脱掉外套,开始在花园中舞起来。

“皇上,珉贵人派人送来了参汤,您喝了再看吧!”康熙被三藩之事烦得焦头烂额,揉了揉额头喝了几口汤,独自走了出去。本来是想散散心,可是听见了若有若无的歌声,他随着歌声走近,再一次的遇见了跳舞的她,如果说,上次看见的场景,像月宫中的仙子,那么今天的她则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多么有灵气的一个女人了。不知道看了多久,她突然地停了下来,一下没站稳,竟然摔到了。
康熙见状,想头没想便过去扶,“皇额娘,您没事吧?”只闻见好大的酒味,怎么,她喝了很多酒?此时的她已经迷迷糊糊了,估计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朕送您回宫。”轻轻的扶起她,任她靠在自己身上,走向寿安宫。
康熙将太后扶到寝宫,就急急忙忙准备离开,他很怕自己把持不住,做出什么越矩的事情,她是他喜欢而且敬爱的女人,酒醉时的她更是迷人,酒香,花香,以及她的香味混成一体,无意的刺激了他的每根神经。“皇上,是您吗?您终于来了?”醉酒的太后竟然把他认成的是福临。“不,皇额娘,我是玄烨!”“嘘,不要说话!”她轻轻的摸向了她的额头。
他急忙躲开,连忙向外走去,“不,不要走,不要丢下我!”太后迷迷糊糊的追了过去,拉住玄烨的衣服,拉扯之间,衣物竟然滑落了,此时的康熙再也忍受不住了,任凭她抱着自己,“不要走”说着居然哭了出来。
“好,朕不走!”双目对视的那一刹那,他完全失去了理智,霸道的吻向了她,她没有躲避,笨拙的回应着他。当衣衫褪尽的那一刻,康熙完全把持不住了,他哪怕是天理不容,他也要征服这个女人。不管她是谁,她一定会是他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8-21 03:2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玄烨一口吻住了她的唇,细细的吮吸,她懒洋洋的躺在床榻上,双眼迷离的看着他。也许她自己不知道,此时她的眼神对于他来说是多么的诱惑。他轻轻的褪尽了两人的衣物,细细的欣赏着她的胴体,仿佛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丝丝的柔情化成了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了荣惠白皙的肌肤上,锁骨,胸前留下了爱的印记。玄烨慢慢从胸口吻向她的蓓蕾,荣惠只觉得此时心中有一团热火,好像被点燃了似的,不经意的发出了的呻吟声。若有若无的呻吟越发激起了玄烨的欲望,他越发用力的吻住了她的嘴唇,直到她快窒息,再轻轻的放开。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迷迷糊糊的样子,甚是可爱。玄烨慢慢的进入却听见“啊,好疼!”怎么回事,怎么会疼呢?康熙有点不解,难道是太久没和阿玛行房事?他轻轻的吻着她,“没事,忍一下就好了”猛然一下进入,瞬间的冲破了那层薄膜。“疼!”她呢喃的叫了出来,康熙一下子震惊了,她居然还是处女,自己是他的第一个男人!这种又惊又喜的感觉溢于言表,只怪自己太莽撞,不够温柔,身下的她已经沉沉的睡去了,看着她的睡容,犹如婴儿般甜美,康熙也很满足的睡了过去。
“唔,头好痛啊!怎么回事,全身酸痛?”荣惠揉了下额头,怎么自己全身赤裸,而且身上全是一道道的吻痕,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一看旁边,居然是康熙,他还在睡,同样的,也是全身赤裸。她愣住了,似乎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想起身离去,却惊醒了康熙。“你醒了?”“我们,昨天晚上是不是?”康熙没有回答,从他的眼神中,荣惠看出了答案“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是你额娘啊!”想站起来,却发现双腿无力。 “你听我说,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用了,朕是真心的喜欢你的。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用自责,是朕的错!但是朕绝对不后悔”康熙激动的说“我是你额娘啊!是你阿玛册封的皇后,是你阿玛名正言顺的妻子,这传出去 让大清颜面何存?”荣惠的泪水流出,“那又怎么样?大清的太后居然是个女儿身?阿玛从来没碰过你,朕才是你的男人。朕会对你负责的”康熙不依不饶,荣惠顿了顿又说“你不必这样,昨天的事情,是哀家酒后糊涂,我们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不用你负责。你继续当你的皇上,我继续做我的太后,趁现在秀儿和嬷嬷还没来,你赶快走!快走!”荣惠有点发怒了,康熙心想,她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给她多一点时间,她会接受自己的。于是穿上衣服,从后门离开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8-21 03: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康熙走后,荣惠理好了衣服,看着床单上的血迹,一下子流出了眼泪,真是作孽啊!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向太皇太后交代啊?自己一向把玄烨当做亲人一般,可是,竟然与他有了夫妻之实,以后还怎么面对他啊!和自己的晚辈发生关系,毕竟心理一下子接受不了。对于玄烨,她母尽父职尤其是在教育方面,是丝毫不敢松懈的,所以有了他今日的成就,一直都觉得,玄烨把自己当做长辈一样的在尊重,为什么这简单的关系如今会变得如此复杂?
 反而康熙却是如释重负的心情,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感情,得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子,更开心的是,自己居然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昨晚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好想天天和她在一起,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会好好的爱她!这份感情终于可以开始了,自己不会再有那种爱上额娘的那种负罪感,只要给她时间,她一定会接受事实。打开了尘封已久的画卷,看着画中的她,感觉是如此的甜蜜。她初经人事,自己昨晚又太猛浪了,身体一定有所不适,叫来小顺子。让御膳房 准备补血养生的汤给她送过去。
 看着康熙送过来的汤,荣惠没有做声,小顺子走了之后,就把它倒掉了,喝再多的汤都弥补不了内心的伤痛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8-21 03: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朝后的玄烨,给太皇太后请了安便在御花园闲逛,只是心情甚为烦闷,此时的他不知该如何去改善自己与太后的关系,愈想心中愈是无奈,那个人一定恨极了自己吧。“启禀皇上,皇太后派人传话,请皇上前往慈仁宫。”“朕知道了,你去回话,朕稍后便到。”玄烨大手一挥,打发了太监,却甚是揪心于太后为什么要见自己。跨进慈仁宫,一种自己从未闻过的香味扑鼻而来,,玄烨微闭双目,深吸了一口,直觉沁人心脾。踏入内殿,只见太后一身正装,端坐在宫殿侧面的太师椅上,双目空洞,面前只有一方锦盒。遣退所有下人,玄烨走近太后。“皇额娘”唤了一声,太后并未意识到有人在叫自己 ,又唤了一声,太后也未理睬玄烨,自顾自地端起锦盒爱抚着,仿佛抚摸着一件稀有的珍宝般。玄烨见太后未曾话语,也不再作声,缓缓坐下,只静静地关注的一脸爱惜神色抚摸锦盒的太后。“皇上,”太后突然出声,目光却依旧停留在锦盒上,不曾转移,只是手上的动作更加温柔,玄烨回应了一声,太后继续道:“皇上,你可知这锦盒里装着的是何物?”自始至终,太后也未正眼看玄烨。“儿臣,不知”如实回答。太后突然间对着锦盒笑了起来,笑魇如花,这般醉人的太后竟让玄烨不由看的痴了,竟也不自觉露出了沉醉的笑容。“这是你皇阿玛当年送给哀家的。”皇阿玛三个字犹如晴天霹雳,打醒了刚刚还在如痴如醉的玄烨,此时竟觉得太后笑如此刺眼,是啊,再美的笑也不是属于自己的,转睛看着锦盒,皱了皱眉,收回挂在脸上的僵笑。

太后缓缓放下锦盒,转头看了玄烨一眼“皇上觉得哀家今日身上的香味如何?”淡淡的笑容中竟带着魅惑,让玄烨目不转睛,心中却很是异讶于太后今日的举动。“皇额娘,今日所熏之香甚为清丽醉人。”“是么?可惜,再迷人也好,也迷不住你皇阿玛,不是吗?”太后的神情顿时失落下来。“是皇阿玛,没有发现皇额娘的好,误了佳人”玄烨有些心痛,她始终还是没有忘记那个人,挪到太后身前,跪坐在太后脚下,一双大手紧紧握住太后的玉手,竟没有挣扎:“皇额娘,皇阿玛当年负你,朕一定不会!”太后双目毫无情感波动,只死死盯着玄烨,这番反应使玄烨心里更加没底,刚想出声,太后便抽离了被玄烨握住的双手,重新拿起了锦盒。玄烨转睛盯着锦盒,一种心痛莫名而生,紧皱着眉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年哀家嫁给先帝,大婚之夜,先帝只留下这方锦盒,便走了,哀家堂堂正宫皇后,新婚之夜非但未得荣宠,却遭受如此欺侮”太后说着竟泫然泣泪哀伤的神色使玄烨不忍而视,站起身拿出帕子为太后拭去了泪水。太后却推开玄烨的手,自行擦去泪珠:“这盒子里都是先帝当年写给乌云珠的情诗,他想以此来警告哀家,哀家只是一个空有虚名的皇后,他的爱永远不会给哀家,让哀家死了那条心”玄烨听着却是一阵愤怒,他没想到太后竟承受了这么多。“皇上,当年哀家争宠差点失去皇后之位,先帝也一心要立乌云珠为皇后,可最终哀家还是皇后乌云珠再得宠也只是封了皇贵妃,皇上是明君,这点应该明白其中缘由。”太后愈说愈平静,仿佛说讲述之人并不是自己。“是皇祖母,力保皇额娘的,皇额娘代表的是科尔沁,皇后人选也只能是科尔沁的人!”虽不知太后想说什么,但是既然问起,玄烨还是回答了。“哀家是科尔沁的人,哀家的姑姑有何曾不是,太皇太后还是因为她嚣张拔扈才对先帝妥协废了她皇后之位的,一国之母只知争风吃醋,毫无贤惠可言,丢尽了颜面。你皇祖母才会废她的。”“皇额娘,你到底想说什么,明说吧。”玄烨对太后的一番说辞一头雾水,不由烦躁问了出来。太后根本不理他,自顾自说:“乌云珠做不了皇后,最后还染了天花,郁郁而终,二阿哥更是在她封为皇贵妃前便早夭。”冷哼一声,太后眼中竟有些恐惧:“太皇太后当年改嫁多而衮已为人不齿,先帝霸占弟妹,逼死自己的亲弟弟,更是让百姓耻笑,贻笑大方”握紧了秀拳,目光凌利:“玄烨,如果太皇太后知道自己的孙子与嫡母**,你觉得她会放过我么?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辱大清国威的人的!你就当是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用尽全力说完一番话,太后无力地趴在桌上抽泣。玄烨伸出手想去安慰太后,想起太后的那番话,缓缓地收回手:“皇额娘,是朕,没有为你考虑,朕不会置你于不义的,皇额娘,好好休息,朕先走了。”转身离开,心却犹如被撕裂般,连他自己都不知,自己竟为她流下了男儿泪……
 楼主| 发表于 2013-8-21 03: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晚,康熙大醉于延禧宫,“皇上,您有心事吗?不如说给珉儿听听,也许珉儿可以帮你解解闷!”“你走开,让朕喝!”康熙一把将珉儿推到,摔在地上的珉贵人,一脸委屈的表情,眸子里还噙着眼泪。此时的珉贵人似乎在康熙眼中变成了荣惠,他晃过去,一把扶起了她,“对不起,是朕不好。朕没有顾忌你的感受,但是你知道么?朕是真的很爱你的!你原谅朕,好不好?”珉贵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温柔,如此深情的皇上,她还是第一次见。“皇上,珉儿没有生气。夜深了,珉儿好好服侍您休息!”康熙一下吻住珉贵人,两人褪尽衣衫,延禧宫上演着最原始的一幕。
 
 秀儿细心服侍着太后更衣入睡,太后对着铜镜,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的容颜,玉手抚上自己此时依旧还算得上秀丽的头发,一时间竟望的出神,直到秀儿开声才反应过来:“太后,您保养得真好,到现在依旧这么年轻美丽!”秀儿甜言让太后扯起嘴角才有些许微笑。“知道你嘴甜!”嗔怪地假装瞪了一眼秀儿:“不过你也提醒了哀家,在后宫的日子真的好久了,哀家12岁入宫一直到如今,也有近二十年了,想来真是时光荏苒啊。”“太后?”秀儿看着太后双眼无神的样子,有些诧异。太后听闻秀儿叫自己,连忙解释:“哀家一时忘情了,哀家累了,扶哀家休息吧。”“是!”秀儿小心翼翼地扶着有些恍惚的太后。“秀儿,皇上这几日来还好吧?”太后突然冒出来这一句。“回太后,皇上这几日一切安好,奴婢听前殿的公公说,皇上这几日正在准备微服出巡的事。”秀儿将自己所知,全说了出来。“微服出巡?”太后碎碎念着,心里却五味杂陈:“他是为了躲避自己么?”玄烨在慈仁宫厅殿里徘徊了好久,秀儿见其始终阴沉着脸,也不敢上前。太后呆在寝室内,迟迟未出来,玄烨徘徊的脚步更加频繁,终于,玄烨还是看见秀儿扶着太后走了出来,自己痴呆的看着太后迈出来的身影。待太后坐下轻咳一声,玄烨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儿臣给皇额娘请安!”“起来吧!”太后不敢看向玄烨看着自己灼热的目光,只能逃避他的眼神。“儿臣是来向皇额娘辞行的,儿臣决定微服出巡,下江南视察民情,一去可能需要几个月,临行前希望皇额娘勿挂念儿臣······”玄烨这番话说得却是毫无信心,观察着太后的表情,他不敢看自己,看来自己之前,真的给她的伤害太大了,越想心中越加难过,匆忙说完那番话,一句“儿臣告退”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慈仁宫。太后看着玄烨匆忙离去的身影,心里竟然不自觉地有些失落落的感觉,她自己都不能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捂着心口,皱着眉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门外,一摆手遣退了宫女公公,独自坐在椅子上,发着呆······转眼间,康熙已微服私访一月有余,太后在玄烨走后,日子照往常一样过着,只是近来愈发有些慵懒了,自己也未能弄明白原因,胃口也不是很好。来到御花园赏花,坐在凉亭里品着香茗,心中却不禁浮现出而今身在宫外的玄烨的身影,紧闭上眼硬逼着自己不去想,却是徒劳。“太皇太后驾到~~~”一声细长的声音响起,太后也上前去迎驾,孝庄由苏麻拉姑搀扶着,脸上并无笑意,只眯着眼看向太后,太后直觉针芒刺背,好不难受,不敢去直视孝庄的眼睛。“苏麻留下,其余人先退下吧!”孝庄缓步移向太后,太后心中产生一种莫名的不安,甚至有些惊恐,总觉得会发生些自己想不到的。
 “荣惠,哀家有些事情想问你!”孝庄的语气容不得人拒绝。“太皇太后······”太后咬着唇,紧蹙秀眉,不安的看向地面。“你这么害怕做什么?难道,你知道哀家要问你什么?嗯~~~”声音威严又霸气。太后猛一吓得抬头,直视着孝庄,又连忙移开视线,只是脸色顿时煞白。孝庄一拍桌子,太后便腿一软跪了下去,颤抖地回道:“太皇太后,都是荣惠的错的,请太皇太后降罪!”说完,闭上双眼等候发落。“哀家还没问你什么事,你这叫什么?不打自招么?”孝庄冷哼一声。太后一句话都不敢说,孝庄眼神示意苏麻:“苏麻,扶荣惠起来。”“是!”苏麻遵命地去扶跪在地上的太后起身,只是被扶起太后,身子竟又滑了下去,苏麻赶紧撑住,就看见太后苍白的脸上挂着豆大的汗珠,另一只手紧紧护住腹部,渐渐靠在自己身上看得出,她十分痛苦。“格格?”苏麻看向孝庄:“看这架势,太后,怕是······”太后跪坐在地上依靠着苏麻拉姑,脸色愈加苍白,嘴唇已经无了血色,苏麻赶紧蹲下身,搂主太后。孝庄皱着眉,阴沉着脸:“苏麻,你去找张太医,这里有我看着!切勿走漏风声!”“是!”苏麻领命离开,孝庄也蹲下身将太后护在自己怀里,看着她苍白的容颜,不禁有些心疼,想想自己的侄孙女,和自己一样,小小年纪嫁入宫中,也被困在这深宫之中。“啊~~~好痛~~~”太后痛苦地呻吟着。很快,苏麻带着张太医来到,孝庄将太后交给张太医,便坐在一旁守候。经过张太医诊疗,给太后吃了颗保命丸,太后的身体渐渐缓了过来,脸色有所好转,苏麻赶紧扶起她坐到凳子上。“苏麻,你送荣惠会慈仁宫,张太医,你且跟去为太后诊治!”
 楼主| 发表于 2013-8-21 03: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荣惠瘫软在床上,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这个孩子,到底应该怎么办?他是自己的亲骨肉啊,哪个娘亲肯杀死自己的孩子。但是这个孩子是祖宗家法所不能容忍的,绝对不能让玄烨背上**宫廷的骂名,不能让这个孩子成为玄烨的污点。孩子,额娘对不起你,你去别的地方投胎吧!额娘不能留你,只愿来世,你可以在一个健全的家庭中出生,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
“太后,您该喝药了,太医说您身子虚,这药要趁热喝”秀儿和嬷嬷走了进来。“嬷嬷,太皇太后的话你都听见了吧?哀家把你和秀儿当亲人一般。哀家也不瞒你们了,是的,我是和皇上有过苟且之事。 嬷嬷,怎么办,我已经有了皇上的骨肉了,你出宫帮我去配一剂堕胎药,这个孩子不能留啊,留着他,会是皇上的耻辱!我和皇上之间的事情,已经是他的耻辱了,绝对不能留下证据,落下笑柄啊!”说着荣惠哭得像个泪人一样的倒在了嬷嬷怀里 “太后,奴婢看得出,皇上是真心喜欢你。皇上一定会保住他的!”
“不,千万不要告诉皇上,哀家不想错上加错,求求你,嬷嬷帮我配这一剂药”说着欲向嬷嬷下跪,“格格,您折杀老奴了,老奴遵命便是!”‘格格’好久没有人这么叫过她了,想当年,在草原上,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格格,又可曾想过,她会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嬷嬷,我好想回到以前,好想回科尔沁啊!我好喜欢听别人叫我格格。我不想当太后,我不想啊!”“格格,奴婢知道您受了很多委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的!”

几天之后,嬷嬷从宫外配好了药,回到宫中。“
格格,药已经熬好了,请您三思啊!喝药一定会损害身体,若是皇上知道您瞒着他处理这件事情,一定会大怒的!他是您的亲骨肉啊,您小时候不是一直都想当额娘吗?现在这个愿望可以成真,您为什么要放弃呢?”嬷嬷迟迟不把药碗端过去,看荣惠没有反应。
便继续说“格格,奴婢记得当年您生日,福晋问您的愿望是什么,您说想当额娘,想要很多很多的孩子,让他们和你一样可以在科尔沁草原上自由自在的玩耍,那时候您才5岁,您也知道孩子对一个母亲来说有多么重要,可是如今,您有了孩子,为什么却犹豫了?奴婢看着您长大,您是我的主子。冒昧的说一句,奴婢觉得您喜欢上皇上了,既然是两情相悦,为什么要多情装成无情呢?”
“嬷嬷,我一直拿您当成半个额娘一般,我自小入宫。最无助,最寂寞的时候总是有您开解我,陪在我身边开解我。如果不是您,我估计也熬不到今日”荣惠默默流下眼泪。
嬷嬷见荣惠有所犹豫,连忙跪下“格格,奴婢多谢您把奴婢当成亲人。您对奴婢都这么好,您更应该对孩子好啊!他是这个世界上您最亲的人了。您把奴婢当亲人,奴婢也把格格当亲人,奴婢不忍心看见格格为今日一个冲动的决定将来后悔一生啊!格格,奴婢会帮您好好带他,奴婢不会让他给您添麻烦的,奴婢相信他会很乖的,求您放过他吧!”荣惠早已经泣不成声,天知道她有多么多么的想要这个孩子,是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爱上了玄烨,不得不承认她确确实实的爱上玄烨了,走了这么多天,就想了这么多天,想想他在干什么,在外面有没有危险。以前在皇宫的时候,他会时不时的来请个安,哪怕自己不去,也会要李德全来问候一下似乎成了一种习惯。如今一下子毫无音讯,她却又一点不习惯,又有一点点担心,很想很想听见他的消息知道他好不好。伸手端住药,颤巍巍的拿到嘴边,仿佛看见一双肉呼呼的小手向她伸过来,貌似听见了孩童一声声的额娘,心中一疼,药碗从手中落下,瞬间粉碎,她终究没有喝下
 楼主| 发表于 2013-8-21 03: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日,她过得很安心,好久不做女红的她竟然拿起了针线做起了女红,“太后,您在绣什么呢?”秀儿好奇的问她,她不做声,轻轻一笑,将手中之物递过去,“好精致的小肚兜啊!他还有9个月才出来呢?您就那么的等不及了么?”荣惠没有答话,脸上一阵潮红!淡淡一笑,又做起了手中的活。
这种平平淡淡的日子没过几日,御药房传出喜讯,珉贵人有了身孕。
下午,荣惠散步御花园,渐觉有些累,便寻着凉亭坐下来休息。

“小主,您慢点儿,您现在可是有身孕的人,不能到处乱跑!小心身子!”亭外一名小宫女紧张地扶着被她称为小主的女子,太后观察了一番,相貌娟秀,面容姣好,胜在年轻·······
“太后吉祥,珉贵人给太后请安!”
“起来吧!”太后莞尔一笑:“玉贵人怀有身孕,坐吧!”
“谢太后恩典!”玉贵人谢完恩,便毫无顾忌地坐下了。
“珉贵人好福气,这么年轻就深得皇上宠爱,他日诞下麟儿,必然荣宠更甚!”太后的一番话连自己都不知为何会突然冒出这几句。
“太后谬赞了,珉儿不过一个月而已,皇上宠爱珉儿,是珉儿的福气,是男是女,珉儿也不敢妄作判断!只希望皇上能像先帝一般,用情专一。”这个珉贵人话虽如此,却不难让人听出话中语气的骄傲:“珉儿出来也有些时候了,改回去休息了,珉儿跪安!”
“你身怀龙裔,这些礼节,免了吧!”太后显得有些不耐烦。
珉贵人,观察到太后神色不对,一肚子疑惑,却也只能押回肚子里去:“珉儿告退!”
太后望着珉贵人远去的身影,心中甚不是滋味。
嬷嬷看太后神情有异样,“太后,奴婢吩咐了御膳房给您准备了燕窝羹,奴婢现在去取,可好?”
荣惠揉揉额头“好吧,你快去快回!”

嬷嬷快步向御膳房走去,一路上寻思如何开解太后,可走到转角处,不小心与珉贵人的宫女瑾儿相撞,两人一起摔倒,瑾儿手中的药洒了一地。嬷嬷低头整理身上的灰尘,瑾儿爬起来后,便开口大骂:“你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嬷嬷自知理亏:“瑾儿姑娘,真不好意思,老奴忙着帮太后端燕窝,一时失神。不小心撞倒了你。”
可瑾儿并不领情:“你知不知道,这可是太皇太后吩咐的,专门熬给珉贵人的安胎药,你一句不小心就打翻了,耽误了珉贵人的服药时辰,小皇子有什么不测,你可担当得起?”
嬷嬷没有想到瑾儿会如此的不依不饶:“姑娘,老奴现在要帮太后取燕窝,不如我现在吩咐他们重新再做一碗,可好?想必他们会给太后颜面,快速熬好。不会耽误珉贵人的服药时辰”
瑾儿听了更不服了,她没想到嬷嬷会把太后搬出来;“怎么?想用太后来压我?我主子是皇上现在最宠爱的嫔妃,如今有怀有龙种,将来皇子出生。必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太后又算什么?只不过是先皇离弃的女人。皇上仁孝,将她当母亲一样的侍奉。说得好听是太后,其实什么也不是。”
嬷嬷听她这么侮辱太后,忍无可忍一时失控,扬起手给了瑾儿一巴掌。
“太后再怎么不堪,也是你的主子。珉贵人现在的确是受宠,可是难保皇上以后不会喜欢上别人,所谓人心难测。你最好收敛一点,皇上的皇子众多,可是太后只有一个,你说在皇子和太后之间,孰轻孰重?这巴掌是教教你如何尊敬主子!”说完便转身离开。瑾儿自己也不相信,嬷嬷居然打了她一巴掌,无比的气愤,转身跑回延禧宫。珉贵人见到哭哭啼啼的瑾儿,很惊讶的问她,瑾儿将被打一事告诉了珉贵人。自己的奴才被打,珉贵人觉得自己,脸上挂不住,狠狠的握紧拳头,这个耻辱她一定会记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2-9-30 04:09 , Processed in 0.06128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