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7619|回复: 15

[原创] (小說)家好月圓母子札記(殷紅與阿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5 13: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寫了很久了,發上來吧。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3: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好月圆母子札记
(一)小圓
从四岁那年,我便有两个妈,一个是我亲生母亲荷妈,还有一个我叫她红姨,可慢慢的改口也叫了妈。大哥时常跟我说红姨是个狐狸精,拆散了我们和jo鲍的家庭。可我不信,红姨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四岁前的记忆太模糊了,但那么多子女,那么小的一个家,从来没有人真正关心过我,后来我们有了新家一切都不同了。印象中,无论我要什么红姨都会满足我,荷妈和大哥总说那是溺爱,可我还记得当年中五,我因为红姨怀了孩子,而负气逃学,结果红姨满世界的找我,雨天路滑就那样小产了。Jo鲍二话不说就一顿乱打,红姨从病床上冲下来护着我,说他还是个孩子,算了吧。我知道,没了孩子红姨难过的很,却从来没有在我眼前掉过一滴眼泪,她怕我内疚自责。从那天起红姨就成了我妈,读大学的时候我常常和妈通电话,妈在电话里笑着讲我中学时候的顽皮事,那时候我也不理解,为何她有了孩子我便如此叛逆,我都没有吃阿秋,阿中的醋,况且妈也并没有忽略我。
后来嫲嫲打来电话催我交个女朋友带回香港给她们看看,我也不排斥,自己还算的上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可次次拍拖都不够三个月就分手,我不是嫌她们不够大方,乖巧,漂亮就是总觉得她们身上少了点东西,少了点红姨的影子。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还好明天就毕业礼了。妈和嫲嫲jo鲍都会来参加,我真想快点见到她们。

(一)殷红。
明天我们就要飞去英国参加阿圆的毕业礼了,本来是件值得开心的事,可我又因为要不要荷妈也一起去而跟阿祖起了冲突,老是说对于阿圆阿中我是有私心的,既然法院判了给我们,就应该和那边断了关系,可惜阿祖不这么想,耳朵根子软又整日血浓于水的摆在口里,我始终没有一个我和阿祖的孩子,每次见他们一大家子,我总有一种自己是外人的感觉。最后我懒得同他争,便说“阿圆也这么大的人了,我也管不了孩子的心,他若是同意荷妈去,我也没意见”阿祖笑嘻嘻的蹭过来“阿圆那个孩子一向都没什么主见,还不是都听你的,况且荷妈也是他妈,一起去毕业礼有什么问题,我就不通知他了,到时候给他一个惊喜”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3: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小圓。
好久都没有失眠了,可今晚却辗转反侧很久。明天就毕业了,可单单只是因为毕业还是因为要见到她?
八点三十的飞机因为delay愣是到九点四十才降落,我在候机楼来回踱着步,心烦意乱,她一向焦躁,最烦的也是等待,不知道在飞机上有没有发脾气,有没有找人家不痛快。
Jo鲍扶着嫲嫲最先出来,荷妈居然也来了,我挥动的手也缓缓而尴尬的放下,扯出一丝勉强的笑容看着荷妈。十八年没有联系过的荷妈,再见到她连亲人的感觉也没有了,我只是不停的再想她和妈坐同一架飞机,妈心里会不会不好受。
我再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想人流深处看看,却没有看到她。莫非,她不来了?
“jo鲍,嫲嫲,荷妈”我打过招呼,还在四处张望,嫲嫲过来拍拍我,捏着我的脸“乖孙子大个仔了,嫲嫲高兴啊,又高了”我笑笑心不在焉,寒暄问“妈呢”Jo鲍说“你妈有点头痛去买药了顺便和你表叔恭等了行李再出来”我“哦”了一声,也无心再跟他们周旋,妈病了,不舒服,头疼也是老毛病了,我读大学四年她身体还是那样吗。
殷紅。
因为jet lag的原因,我头又开始扯扯痛,跟阿祖说了,他也不在意的继续和荷妈笑口口讲着阿圆的事情,我懒得跟他吵,寻了个理由离开了。机场门口,终于见到阿圆了,老远就跑过来,抱着我甜甜的叫“妈”这几个孩子,虽然秋女是我亲生的,可我始终和这个儿子更近一些,阿秋似乎有什么都埋在心里不跟我讲,可阿圆不同,从小到大都围着我 叽叽喳喳的妈前妈后讲个不停。“妈 你又瘦了 头还疼吗 还有哪里不舒服”阿圆揽着我的肩向荷妈他们走去,我笑了笑拍拍他的脸,不打紧,吃过药没什么事了,妈哪里是瘦 人老了就是这样,哪像你正直少年 高了,又壮了。我打趣着 阿圆绕道我面前,板着我直视认真的说”妈哪里老 一点都不“。我笑了笑戳着他胸口“口甜舌滑,你就是这样追你女朋友的?”阿圆摊开手耸了耸肩“我现在单身”“那可要加把劲了”这时一个叫嘉美的女孩兴冲冲的跑过来 亲昵的挽着阿圆的手臂,还亲了他侧脸一口。我皱了皱眉,不自在的挣脱的阿圆搭在我肩膀的手。按说儿子的女朋友我理应高兴才是,后来我终于解释通了我的反应,嘉美是钟晓莎的女儿。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3: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小圓
妈虽然一直和嫲嫲一样都催我交个女朋友,但我感觉妈不喜欢嘉美,毕业礼忙了一整天,我刚回到房间,就收到嘉美的表白短信。我笑了笑合上手机,嘉美还是个不错的女孩,执着,美丽,偶尔的任性和乖张,可我总觉得还少了一个让我心动的理由,合适始终不代表爱。我本来想去妈房里,跟她说清楚我和嘉美的事情,顺便问问她的意思。她和jo鲍的房间没有完全关好,我才走过去,便听到房里传来羞人的声音,他们在…….我面红耳赤的站在门口,就这样愣愣的站在那里,她急促加重的呼吸声,不停的压抑着自己,我从门缝望进去,jo鲍压在她身上,她双腿环着jo鲍,呼吸不畅的低吟。我双手紧握,恨不得冲进去将jo鲍从她身上推开,仿佛压住她得到她的那个人应该是我,嫉妒和愤恨充斥着自己,我却始终移不开脚步,一个是我爸一个是我妈而我究竟在做些什么。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站了多久,只记得后来迈着铅重的步伐走去了酒吧买醉。

殷紅。
折腾了一天,我靠在梳妆台卸妆,阿祖似乎心情好的很,一边哼着歌一边进来搂着我,我撇撇嘴推开他。他也不走开,又笑嘻嘻凑了过来“阿红,从机场就一直给我脸色看”他指着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别扭什么,阿菏就过来看看儿子毕业,明天我就买机票把她送回香港,我们留多几日,拍拖旅行~~”他捏了捏我的肩膀,跟着整个下巴抵着我,摇晃着。我对着镜子淡淡的理着头发“哼,八成是人家自己饼铺的生意忙,要急着回去,你还有那个胆量敢赶人家走,谁要跟你拍拖,你可以做个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理,我可不行,你们男人的算盘打的真好,把我娶回去,天天服侍你,公司的事也要做,你以为我放得下家好月圆吗,还有闲情跟你在这” 我嘴上虽跟他耍着花枪,但笑意早就掩盖不住的冲进了眼里“你干脆也给我买多张机票,我和菏姐一起回香港好了,你和儿子在英国风流快活几日,这里的鬼妹可养颜的很”阿祖过来环着我的腰“是是是,我甘泰祖娶了你才是一辈子的福气,长命功夫长命做嘛”说着就把我往床上按,我因为跟他别扭着一个星期都没好脸色给他,早就憋坏了他。 我躺在他怀里正色道“阿祖,我们生个孩子吧”他没了笑意,激动而慌张的看着我“阿红你说认真的?”“嗯~”我点点头“上次小产都那么久,身子也早就调养过来了,阿祖,我想有个孩子,我们两共同的孩子,好不好”我难得跟他撒娇。他笑意荡漾“孩子嘛我自然是喜欢的,可你的身体”他担忧的还没说完,我就张口堵住了他,难得主动的解着他的衣扣,全身心的讨好着他。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3: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小圓。
我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只知道不管喝了多少,腦子還是清醒的,腦子里還是那個人,只有那個人。可我不敢想,我怕一想就脫口而出那個名字,但想不想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一杯一杯的喝,喝到心臟都麻木的不知痛楚,頭一陣眩暈,我剛想站起來。有個人扶了我一把,那種氣息就好像那個人,不管我多不願意承認,我還是要面對這個事實,我愛上了自己的媽。一抬頭,是嘉美,我迷迷糊糊笑著攔住她說“做我女朋友吧”她笑笑點頭,我站都站不住的把她堵在墻角吻了上去,腦海里出現那個人在床上的畫面,我又吻的深了一步,可怎麼也趕不走一些,一些刻骨銘心的畫面。

殷紅。
等我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阿祖一晚上要了我三次,此刻雙腿間還一陣敏感的快意酥麻。我閉著眼睛假寐一陣,聽到阿祖進來拉開窗簾,正午的日頭猛得很,我手擋住眼睛,皺著眉“唔~~”一聲以示不滿,阿祖推了推金框眼鏡,坐在床邊掀開我被子,手直接撫上我的滾圓,我累得都懶得躲開,只矯情的哼哼兩聲。“甘太,都中午了,你知不知道媽早晨不停的問我說阿紅是不是病了啊,怎麼還不起床,平時她沒賴床的習慣啊~~把我臊的都不知怎麼答她”我翻了個身,測對著他,支起頭一手隨意翻弄著他的領口“你還知道臊,就不會昨晚那麼放縱,你也一把年紀的人了,還以為是阿圓那個年紀啊,適可而止,該保養還是要保養的”我笑言打趣。阿祖似乎很認真的同我較真“開玩笑,我正值壯年,什麼叫適可而止,現在我要和你專心造人,其他事都給我走一邊去”說完,手還加重力度的在我身上撫弄,我一陣顫慄,沒地方宣洩的抓緊他領口“別~~~~”他壞笑的在我耳邊說著葷話“看樣子,是你欲求不滿,昨晚怎麼沒喂飽你啊”他雙手朝我兩腿間探了進去,我倒吸一口氣,連話都說不利索“混~~蛋”他剛俯身過來,電話就響了,我嬌嗔的推開他去接,來電是阿圓“喂~~哦,好”我簡短的就收了線,阿祖看我神情有變,我緩緩開口“鐘笑莎女兒打來電話說阿圓在她家住幾日,讓我們不用擔心”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3: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阿圓
我在嘉美這裡呆了三天。家裡始終沒有一個電話,我不知道是意志消沉這樣繼續下去,還是回去見到她跟jo鮑耳鬢廝磨。正當我像俱行尸走肉一樣兩眼放空的時候,jo鮑打來電話,說嫲嫲要回香港做身體檢查了,問我是跟他們一起回,還是和女朋友多留幾日。
女朋友?我驚愕道,jo鮑還不知情繼續講“你不是和你sa姨的女兒在一起了嗎?前幾日她打來電話給你媽自己親口說的,你媽聽了面色都青了,阿圓jo鮑不是想干預你的私生活,但嘉美這個女孩,品行很差,別說你媽就連我都不喜歡”他還在那邊絮絮叨叨,我已經聽不進去了。酒醉醺醺的朝家裡跑去~~如果我現在是清醒的,恨不得打死那個衝動的自己,我滿嘴胡話的跟媽吵了起來,我都不記得自己說了什麼,只知道很過分很過分。

殷紅。
阿祖和嫲嫲去附近買些手信,我在阿圓住處整理行李,來了幾天,本也沒什麼東西。不知道臨走能不能見阿圓一面,我是不讚成他和嘉美一起的,可這孩子像我倔強的很,嘉美那個女孩滿肚壞水,本想好好跟阿圓坐下來談談,如今想來也沒機會了。“砰”一聲,阿圓推門進來,滿天的酒氣,我皺皺眉頭,扶他坐好“阿圓,你也這麼大人了,生活要檢點一些,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跟女孩子去鬼混,買醉,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幾天不回家,嘉美不是個好人,你還要粘過去”我指著他罵罵咧咧。
他渙散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我,煩躁的抓抓頭髮“是,她不是好人,你就是好人了?你忘記當年是怎麼親手拆散我們這頭家的了?我可沒忘,你不是我媽,你沒資格管我”他越說越生氣,可後面的話更令我驚愕萬分“我不要叫你媽,如果你不是我媽該多好,如果你沒有跟jo鮑結婚該多好,這樣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愛你,追你,不用每天看到你和他在一起,還要一口一個媽的叫著你”他帶著哭腔不停的說著。
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他說他愛上了我? 胸中一口氣憋著上不了,只覺得滿天眩暈,我便暈了過去。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3: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小圓
我腦袋都快炸了,只知道我把媽氣暈過去了,媽昏倒的一剎那,jo鮑和嫲嫲剛開門進來,嫲嫲嚇的直叫喚,jo鮑什麼都無暇顧及的抱起媽就衝進車里去了醫院。我手足無措的安撫著嫲嫲。後來聽表叔恭說,媽因為血壓不穩定才暈過去的,可還好進了醫院才查出媽懷孕了。
家裡的工人和jo鮑說,當日我不停的和媽吵,說她是狐狸精,不配做我媽,我懊惱的把頭撞向墻角。Jo鮑口口聲聲罵我是不孝子,不讓我去醫院看媽,也好免去了不必要的尷尬,知道她沒事,我也安心了。之後jo鮑說媽要在醫院再觀察多兩日,嫲嫲的身體檢查也一併在英國一起做了,我和嘉美先回香港了。

殷紅。
等我醒來,天都黑了才發現自己在醫院。阿祖激動得不行,笑的見牙不見眼,湊在我耳邊說“阿紅,我們終於求仁得仁了”我抬頭不明所以的看著他,他扶我坐起身“傻瓜,你有了~~”
啊?我驚愕的摸著肚子,有了?我苦笑著,也許這個孩子天隨人願,來的正是時候可以讓複雜不堪的局面有個了斷。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3: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小圓。
回香港之後,我和朋友合夥開了間酒吧,白天我就在酒吧睡覺,晚上便四處張羅著生意。偶爾嘉美叫我一起去荷媽那裡吃飯,熱鬧雖熱鬧,但總是感覺跟那邊的人格格不入,我還真真是她帶出來的,性子也隨她。
一個星期之後,他們回來了,嫲嫲叫我回去吃飯。
我惴惴不安的坐在飯桌上,她從樓上下來,我跑過去扶她,她甩開我的手說“不用了”我諾諾的道著歉“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那樣說你的,都是我喝了酒胡言亂語,還好你沒動了胎氣,不然我~~~”
她擺擺手,眼皮的都沒抬,淡然的說“媽這個字叫著彆扭,就喊紅姨吧,我無所謂,吃飯了”
我的心一怔一怔的抽搐著,好像以前那樣歡快的日子真的一去不復了。我不能再摟著她靠著她藉著母子這個身份撒嬌。她對我也早沒了親人那樣的溫度,一切都這樣淡薄如水。心裡忽而就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意義了。

殷紅。
趙醫生說我是高齡產婦,我從椅子上站起來不忿氣的辯駁兩句,自己明明還有五年才到高齡那個坎呢,她又指著我說,對了像你這樣暴躁的性子也要改改了,為人母嘛,要溫順謙和一點。我衝著醫生白了白眼,哪裡來的這麼不靠譜的人,竟講些虛無縹緲的東西。阿祖卻受落的很,硬生生的把我按在椅子上,對趙醫生說“是的是的,她這個人就是脾氣太火爆了,有沒有什麼藥例如安胎了,踏實心性那些也一併開點吧。
快吃晚飯的時候嫲嫲打來電話,說今晚阿圓也回來,阿祖聽了臉色一沉,我知道阿祖緊張我,也因為兒子的大逆不道生氣的很,我點了點頭,他才許可。一路上還絮絮叨叨“阿紅,你要是還不想見他,我讓他再去外面呆兩天,省的督眼督鼻,等你順了這啖氣再叫他進家門”
我拖著阿祖的手臂,“哎呀,醫生都叫我心平氣和,不要找氣來生,你倒好,真以為我還能氣他個十天半個月的,怎麼說也是自己一手一腳拉扯大的孩子,我還真狠得下心。
到了見到阿圓的時候,我才明白原來自己真的狠得下心,不為別的,單單為斷了他不該有的念想也要這麼做。況且亂想的原來不只他一個人。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3: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小圆。
饭桌上,jo鲍和嫲嫲一人一句的规劝我,说我一个留学生守着间酒吧仔始终不是回事,还是要回家好月圆帮忙才行。我支支吾吾,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着红姨“妈,你怎么看”红姨低头扒着饭“始终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考虑清楚,不必问我这个闲人意见”她句句带刺,呛得我走投无路。
Jo鲍也瞪了我一眼,不再为我说话,嫲嫲状似打我头为红姨出气“你这个不孝子,你知道错了以后就更要好好孝顺你妈,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阿红你看在我这个老人家面子上就原谅他这一次”
红姨啪一声将筷子放在桌上“妈你和阿祖商量好之后,让阿恭安排就好了,我身子不大舒服就不吃了”
嫲嫲看着红姨的背影,拍拍我安抚着“阿圆没事的,她这两天身子不爽快,你也知道大肚婆心情是很古怪的,你妈不是故意给你脸色看的”
我费力才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嗯知道了”

殷红。
回到房间里,我就直冲到卫生间吐个不停。最后连黄疸水也呕了出来,胃里还是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我撑在镜前漱口,皱着眉头,才半个多月人也憔悴了不少,好像鱼尾纹都多了。
阿祖推开门,扯着嗓子阿红阿红一声叫我,我嘶哑着答他,在这里。
他跑过来同我扫着背,替我拭去额头的汗,仿佛回到了那段我们最初的日子。
-------------回忆分割线-------------------
阿强走了,留下心女和我,我实在不知道自己一个女人仔拖着女儿该如何生存下去。香港天大地大,却没有我殷红容身之处。
终于我挨病了,铲莲蓉的那一瞬间,眼前一黑就朝地下摔过去,是祖哥抱我回来的。我双手环着他,上楼的台阶颠簸着我们,让我愈加清醒,我也愈发的不愿醒来。闭着眼睛头贴着他胸膛,健硕的臂弯,有力的心跳。我像是在苦海中挣扎,抱着一葉浮萍便不愿松开。死死的抓住着一线希望,或许我和心女从此可以寄托给这个男人。
我撑起眼睛,浅浅的漏出一丝缝隙窥视他,算不上高大威猛,可老实上进,善良殷实也够了。家门口。他一手抱着我,一手抽出来,在我衣兜里摸索着钥匙。就这样摸黑找着,一不留神他摸到了我那里,像触电般弹走,看我没反应,他深吸一口气手又颤颤抖抖覆了过来。他加速的心跳,汗湿的手掌,急速的喘息就如一只偷腥的猫。我暗自好笑,男人啊任凭再老实巴交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就这样跌跌撞撞的开门进来,他抬头擦擦汗,刚要走,我躺在床上半起身拉住他的手,柔媚撒娇使出浑身解数“祖哥~~~~”我娇滴滴的喊着从背后抱着他 不停的在耳边吹气,帶著哭腔柔柔弱弱的說“别走~~~我~害怕,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手轻柔的抚摸着他的胸膛,从背后慢慢解开他的扣子一个,一个。
掠过他起伏不平的胸膛,他按住我的手,转过身来正对着我,猩红的双眼充斥的欲望,像一只野兽,我在等他入侵,诱他入侵,扮作被他入侵。一切都那么水到渠成,他享受着征服的快感和偷情的乐趣,谁都不会想到春秧街的甘泰祖有了别的女人。
我们在姻缘路拍拖,偷偷摸摸的私会。那日我在厨房搓面团,阿祖偷偷溜了进来贴在我后面,顶了顶“阿红,你真是个磨人的妖精,我又想要了”我嬉笑打趣的拍掉他按上面团的手“你当你老婆是死的啊”想到那时候我们真是活脱脱的一对狗男女。
----------
“阿红,阿红”他在我眼前摆了摆手。我靠在他懷裡,抽抽鼻子“阿祖,不管初衷如何,能和你一起就夠了”他笑嘻嘻不明所以“想什么呢,好点没,我叫碧姐熬了点鲍鱼干贝粥,你晚饭净顾着跟阿圆置气了,几乎都没怎么吃,这么多天你气也气够了吧”他端過來,我捂着鼻子打断他的喋喋不休“你拿远一点,闻不了那味,直犯恶心”。
就这样在家呆了几日,阿祖看我反应这么大,虽然心疼但也高兴的很,整天呵呵呵的笑着直道这么闹腾准是个大胖小子。
我却着急的很,几天没去公司了,马上就八月十五,好几个活动还没推,新产品也没试。我焦头烂额的跟他闹着要回公司,他居然借口我身子不便,让那边的几个子女也到公司帮忙。我冲他嚷起来“阿好他们连大学都没上过,阿庆又不能说话,阿卡本事是有,对我偏见那么深,他会肯回来?”况且我殷红一手一脚打拼回来的江山,又岂容他人染指。他闷声不响的坐在一边,我只好假意服软“若是他们真是诚心回来帮忙,我自然是欢喜的,我现在大着肚子难不成去跟你那些子女争身家吗,这样吧你去和他们谈谈,明天来公司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职位,我安排着还不行嘛”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3: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小圆。
Jo鲍和赵医生逼着红姨在家安胎一个星期,一个礼拜后妈说什么也不干,硬是要回家好月圆上班,jo鲍见她孕前反应也没那么大了,只能允了。会议室里,除了干脆响亮的高跟鞋声,那个铁人红仿佛又回来了。她坐在大班椅上,左手捏着派克笔,倨傲的抬起头,清冷的声音凌厉的说“莲子容那个反骨仔,临做节居然想带着正班人马过档,我想错佢条心嘅。我跟忠叔已经谈好了,大家不会互相撬走对方的人,省的被你们搞搞震”她一手指着大家,一手戳打着桌面“人人都知我殷红对待伙计犹如子侄,但你们也要一条心对我,否则”她顿了顿一股寒气直上脑门“我要你们在香港冇地企,我说到做到”
我手撑在桌子发呆,或许就是她这样的任性,刁蛮,雷厉风行,与众不同深深吸引了我,我正出着神,荷妈就冲了进来一口一个自私自利的骂着红姨,還警告她不要搞自己的孩子,我上前跟荷媽理論兩句,荷媽抬手就是一巴,出乎意料的是紅姨居然替我擋了過去,糾纏之間被推推嚷嚷的撞向桌腳。我一把將她抱在懷裡,暗自祈禱這個孩子絕對不可以出事的。她居然還強忍疼痛的咬住嘴角扯出一絲微笑同我講“阿圓,我沒事,放心”
殷紅。
開會前,秘書就告訴我鐘笑荷在等。我故意延長開會時間慢慢消磨她的耐性,我知道阿祖今天帶那邊的人來參觀公司,一早就同表叔恭打好招呼,那個肥婆一進來鬧,就馬上帶阿祖上來。似乎一切都在我殷紅的計劃之內,除了阿圓。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錯了,居然跑過去護食,明明鐘笑荷才是他的親媽,明明知道我不該再跟阿圓有什麼糾葛,我只能將計就計的假意拿肚子撞上去,我心裡苦笑若孩子知道自己的媽是這樣一個連未曾謀面的骨肉都要加以利用的女人,該多麼不恥啊。看到阿圓慌張無措的神情,我還是不忍的輕輕告訴他,我沒事。
經過上次的事,不止阿中连阿卡他们都对荷妈心生芥蒂,阿祖和嫲嫲也早就站在了我这边,我又这样轻而易举的掰赢了局面,只是这样步步为营步步惊心的婚姻,家庭,我还能维系多久,我和阿祖这样偷来的幸福又能持续到什么时候。
惊蛰。
嫲嫲约了黄太去游船河打牌,阿祖和阿卡上内地谈生意。我难得悠闲自在的拉着表姨婆逛街,走走停停一下午,身上腻得很,回去便冲了个凉。
“啊~~~”我惊呼一声,脚下一划,砰一声就坐到地上,奈何晚晚这个时候都开始抽筋,我动都动不了。阿圆在隔壁房听到声音,便过来瞧瞧,我倒吸一口凉气,用尽量平静的语调说“没事~~”使命咬着下唇替自己揉捏着。他到执著“红姨,既然没事,你打开门”
“我~~”我三缄其口,难不成真要这样坐一个晚上,阿祖明天才回。
“红姨?”砰砰砰他大力敲着门“妈?你别吓我?妈你应下我啦”
啊?”我还没回过神,浴室的们就被撞开,我惊呼一声“你给我转过去”他也赤裸着上半身,底下一个平角短裤,这样子的限制级画面真是。他到听话,转过去就跑走了,没一会又回来,背对着我扔给我一条浴巾,我坐在地上费力的把自己裹好,面红耳赤的低声说“行了”
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七手八脚的把我抱起来,手也没处放,眼睛也不知道看哪里。我暗觉好笑,自己就那么让他害怕?
他把我放到床上,我紧了紧浴巾说“行了,出去”
他也没理我,半蹲在床边,我向后一缩,他拉住我“其实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出去”我看他还不动,有些急了“你看看我们两个现在什么样子,要是让下人看到了,又不知道嚼出什么舌头根子来”
他步步紧逼“如果你心里没鬼,怕什么”
我一手推开他,不停的回避他炽热的眼神,他继续“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不然你那天不会冲到我面前替我挨荷妈一巴,你不是真的跟我生气是不是,你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我”
我无路可退,眼睛一红“阿圆,不可以,不管有什么都不可以,无论你想不想承认,我都是你妈”
他激动着摇着我的肩膀“你不是,你不是我妈,我妈是钟笑荷,不是你殷红”继而整个身子压住我,死死的扣着我的手腕,狠命的吻了上来,我拼命的摇着头可怎么躲都躲不掉。他一把扯掉我的浴巾,头探到了我的下面,我浑身战栗的惊醒过来对着他就是一巴“畜生,我是你妈,我怀着你爸的孩子,你看看你在什么,乱伦?啊?”
我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惊醒过来,走了出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2-9-30 05:02 , Processed in 0.09555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