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2029|回复: 84

[原创] 梦情涵心著作<千王之王重出江湖》同人文-----混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4-7 15: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爱卿用不变 于 2022-4-20 21:10 编辑

这本书作者曾送给松松和米米,但不知道两位本尊有么有抽空瞄一眼

赌侠沈胜天和清华高材生岑小姐的爱情故事

哈哈,先上文吧

小說《混沌》人物介紹:李抑(松哥):原名沈胜天,赌神,后来是四条马路那片儿的探长。

岑小津(米米):黄包车大叔岑安的闺女。

于振海(秋官):黄包车的小子。

顾清华(二小姐):大家闺秀,龙四(谢贤):四爷,不解释。

冯敬尧(潘志文):于老板的老对手。

山本樱子(王祖贤):日本人。

其餘待定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Register

x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5: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Register

x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7: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集
       沈勝天回到家,看見於振海坐在椅子上,望著手裡的一個藍色的蝴蝶胸針發呆。沈勝天笑了笑,躡手躡腳的走過去,搶過胸針:“喲呵,誰的,快說!”於振海站起身,想要搶回胸針:“別鬧,你還給我!”,沈勝天笑著,側著身子:“快說,不說我不給你~”於振海道:“別煩人,弄壞了怎麼辦,快給我!”沈勝天笑了笑,把胸針遞給了於振海:“快和我說說,到底是誰啊?”於振海笑了笑,拿過胸針:“一個女孩子的。”沈勝天撇撇嘴:“廢話,大男人誰戴這個!”於振海笑了笑:“是啊,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沈勝天笑了笑,道:“怎麼認識的?誰家的?住哪兒?叫什麼?”於振海推開沈勝天:“不告訴你!”

     沈勝天笑了笑:“喲呵,這是娶了媳婦忘了兄弟啊?這還沒過門呢,快點兒,說說看,看看我人不認識,隔壁王大媽家的女兒?不對不對,歲數不對,太小了。前街金大叔的閨女?也不對,太胖了,你怎麼可能看的上。我知道了,是不是後街賣油條的柳媽的閨女啊?”說著,湊到於振海面前。於振海推開沈勝天:“你別猜了。你猜不對的。”沈勝天道:“喂,你今兒個不和我說清楚,我絕對不讓你睡覺,你信不信?反正我不用開工。”於振海癟癟嘴:“行,告訴你也行,她呀,是個女的。”沈勝天耷拉著腦袋:“我發現了,我絕對是腦子有問題,不然怎麼能和你住在一起稱兄道弟的!”於振海笑了笑:“其實吧,是我今天拉了兩個客人,那個女孩子掉在這兒的,下車的時候沒發現,等有機會,我會還給她的。”

     沈勝天皺著眉頭:“弄了半天,你這是單相思啊,誰家的閨女?長得漂亮麼?”於振海點點頭:“漂亮,而且,還有一個特別好聽的名字。”沈勝天笑了笑:“叫什麼啊?”於振海清了清嗓子:“顧清華。”沈勝天皺著眉頭想了想:“顧清華,沒聽說過啊,知道住哪兒麼?”於振海道:“前街顧家大院。”沈勝天愣了一下:“顧老闆的女兒?”於振海撅著嘴巴,點點頭。沈勝天搖搖頭:“這,別說兄弟打擊你,顧老闆這個人,脾氣刁鑽,性格暴躁,你要是想追他閨女,有你受的。這門不當戶不對的,玄啊!”於振海看著胸針,歎了一口氣:“我也知道,所以只是想想,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事兒,我才不要做呢。”沈勝天拍拍於振海的肩膀:“別氣餒,咱們呢,現在是窮,萬一有一天咱們富起來了呢?或許比他還有錢呢,知道不?”於振海點點頭,輕輕鑿了沈勝天一下。

       顧清華回家整理好房間,道:“哥啊~我明天就去報到麼?”顧庭寬放好行李,道:“對啊,不然你想幹嘛?還想玩兩天?”顧清華蹦蹦跳跳的走了出來;“是啊,我想熟悉熟悉這個北京城。”顧庭寬笑著搖著頭:“不行,你得趕緊上學去了,都瘋了這麼久了。該收收心了。”顧清華皺著眉頭撒著嬌,搖著顧庭寬的胳膊:“誒呀,好哥哥,親哥哥,你就讓我在玩兒兩天吧,反正爹地不在家,行不行啊?”顧庭寬笑了笑,顧清華充滿著期待的看著顧庭寬,顧庭寬板起臉:“不行~”顧清華甩開顧庭寬的胳膊:“哼,就知道你不讓,大壞蛋!”

        顧庭寬笑了笑:“沒事兒,放心,學校都安排好了,還有,小津陪你一起去。”顧清華想了想:“是岑大叔的女兒?她不是在廣州麼?怎麼來北京了?”顧庭寬笑了笑:“因為爹地想要開闢一個新的行業,需要岑大叔來幫忙。”顧清華想了想:“那小津呢?住在哪兒呢?”顧庭寬道:“不知道,去接的人說,岑大叔想要多了解了解這個行業,就找一個偏僻的地方住了,等熟悉了以後,再搬過來。”顧清華點點頭:“嗯,也挺好,還有陪著我。”顧庭寬笑了笑:“行了,你趕緊休息吧,明天一早我送你去上學。”

       岑小津收拾妥當,走出門,岑安喊道:“小津,我送你去吧。”岑小津笑了笑:“不用了爹,我自己走,熟悉熟悉路,順帶吃個早飯。”岑安道:“人生地不熟的,多麻煩,我送你去吧。”岑小津道:“不用了爹,做了那麼長時間的火車,你也累了,我都長大了,放心,我能應付的,好麼?”岑安笑了笑:“一起走吧,我也得出去看看行情呀。”岑小津點點頭,挽起岑安的手,走出門。

       沈勝天,於振海還有姚萬吉坐在油條鋪前,姚萬吉道:“最近這手氣真是差,天哥,海哥,你倆手裡,有沒有閒錢啊,讓我去翻個身。”於振海道:“喂,你上個月藉的錢還沒還呢,又借!”姚萬吉撓撓頭:“那,我最近運氣不好,我保證,今天我肯定能翻身,海哥,求求你,幫我一次。”於振海吃著油條,搖著頭。姚萬吉又把頭轉向沈勝天:“天哥。”沈勝天歎了一口氣,從口袋裡摸出幾塊錢,姚萬吉雙手接過來,笑著跑開了。

      於振海看著沈勝天:“你就慣他病。十賭九騙,何必呢。”沈勝天笑了笑:“萬吉本質不壞,何況,我單身漢一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要錢也沒什麼用,隨他去吧,不出大亂子就行。”於振海道:“我不同意,你這麼縱容他,總有一天得栽。”沈勝天笑了笑:“你不知道,昨天有人和我說,他欠債了,如果不還,別人會看他一隻手,都是兄弟,我能忍心麼?”於振海搖搖頭:“你這個人啊,什麼都好,就是底線太低。”沈勝天笑了笑:“快點兒吃飯吧,一會兒還得開工呢。”於振海喝了一口豆漿:“對了,你怎麼辦啊?趙老闆那頭兒你不做了,準備做點兒什麼?”沈勝天晃著手裡的油條:“不知道。我又沒你這麼一雙大長腿,不然啊,我也去拉黃包車。”於振海笑了笑,噴了一桌子的豆漿。

     幾個人衝著岑小津和岑安打著口哨:“妹妹,又要去哪兒啊?哥哥送你去呀!”岑小津緊緊的抓著岑安的肩膀,不做聲,低著頭。沈勝天看了看,站起身:“你們幹什麼?”那幾個人看了看沈勝天,坐了下來,不做聲。沈勝天看著岑安:“大叔,沒事兒吧?”岑安笑了笑:“沒事兒,昨晚謝謝你。”沈勝天笑笑:“都是鄰居,何必見外呢。”岑小津抬起頭:“謝謝你天哥。”沈勝天看著岑小津,愣了愣。昨晚燈光太暗,沒有看清面容,今日一見,竟然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於振海推了推沈勝天:“喂,給我介紹介紹啊,別像個木頭一樣。”沈勝天回過神:“哦,這位,是,是~”岑安笑了笑:“我叫岑安,這位是我的女兒,岑小津。”沈勝天和於振海笑了笑:“岑姑娘好。這裡沈勝天,於振海。”岑小津笑了笑,拽拽岑安,道:“爹,快走吧,要遲到了。”於振海道:“去哪裡,我送你去吧。”岑安道:“小津今天要去上學,北京大學。”於振海和沈勝天笑了笑:“高材生呀,難得,佩服~”岑小津紅著臉:“哪有,我先走了。”說著,推著岑安走開了。

      岑小津經過於振海身邊的時候,於振海兜裏的胸針掉了出來,於振海慌忙彎腰撿起來,用衣服擦了擦,又吹了吹。岑小津看了看,搖搖頭,和岑安走出巷子。岑小津道:“爹啊,他們估計也不是什麼好人,那些人一看他就不敢說話,說不定,是這一片兒的賊頭頭呢。”岑安笑了笑:“你怎麼這麼說啊,人家幫了咱們好幾次了,別這樣。”岑小津嘟著嘴巴:“總之,我不太喜歡他們。萬一不是好人呢?你想啊,那些人,吹口哨,攔路,說不定還有什麼打家劫舍的勾當呢~以後啊,你少跟他們接觸,知不知道?”岑安點點頭:“恩恩,我知道了,趕緊去學校吧。”

       顧清華站在門口等著司機,卻遲遲不見司機的影子。顧清華不耐煩的皺著眉頭,攔下一輛黃包車:“去北京大學。”黃包車笑了笑,拉起顧清華就跑。跑了一會兒,卻來到了樹林子裏,顧清華四處看了看:“走錯了吧?”黃包車車夫猛地停了車,顧清華從車子上跌了下來:“誒喲,你幹嘛?”那人笑了笑,道:“這裡就是學校,是你人生之中的另外一所學校!”顧清華握著拳頭,朝後蹭著身子:“你,你要幹嘛?”那人笑了笑,衝著顧清華就跑了過來,顧清華爬將起來,叫著就往外跑,卻被人攔腰抱住:“別叫了,叫了也不會有人來的。”顧清華被按倒在地,閉著眼睛,哭著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身上的人猛地被拽了起來,顧清華睜開眼睛,沈勝天站在一旁,皺著眉頭:“你幹嘛?”那人站起身:“你是誰?”沈勝天道:“我?我是你爺爺~”那人氣不過,抓起一旁的樹枝,衝著沈勝天就沖了過來,顧清華道:“小心啊~”沈勝天笑了笑,一把拽住樹枝,手一抖,抓住那個人,接著一腳踹了出去。那人趴在地上,叫苦不迭。顧清華站起身,躲在沈勝天背後。沈勝天衝著那人吼道:“滾!”那人慢慢的趕忙點點頭,連滾帶爬的逃走了。顧清華道:“為什麼不抓他見官啊?”沈勝天笑了笑:“見官?衙門自古朝南開,有理無錢你莫進來。能自己解決的事情,沒必要去找官。對了,你沒事兒吧?”

        顧清華笑著搖搖頭:“沒事兒,謝謝你。”沈勝天歎了一口氣:“你去哪兒?我送你去。聽口音不是北京人呀?”顧清華笑了笑:“嗯,我是廣州人。”沈勝天拉起黃包車:“坐穩了啊,我第一次拉,摔了你我可不管。”顧清華笑了笑:“你不會拉黃包車?那我們一起走吧?”沈勝天道:“那倒不必,我覺得這玩意兒不難,你去哪裡?”顧清華道:“哦,北京大學。”沈勝天笑了笑:“又是一個大學生呀,其實我挺羨慕你們的,人漂亮不說,讀書也好,有前途。”顧清華笑了笑,看著沈勝天的背影,紅著臉,笑了笑:”你,你叫什麼名字啊?“”我?我叫沈勝天~“

       岑小津站在講臺上,自我介紹道:“大家好,我叫岑小津,來自廣州,希望大家以後多多關照。”“報告!”“請進~”顧清華氣喘籲籲的跑進來:“對不起,我遇到了點兒事兒,我遲到了。”岑小津笑了笑,顧清華走上講臺:“大家,大家好,我叫,我叫顧清華,我也來自廣州,希望,希望大家以後多多關照。”老師點點頭:“你倆,就做前面這張桌子吧。”兩個人點點頭,笑了笑,坐了下來。

      下了課,岑小津道:“你怎麼搞的,還能遲到了。”顧清華四處看看,伏在岑小津的耳邊:“我在路上,被人拉跑了,差點兒就出事兒了,還好遇到了一個人,他救了我,還送我來了學校。”說著,開心的拽著自己的裙子。岑小津笑了笑:“喲,這是少女懷春了啊?”顧清華紅著臉,皺著眉頭:“你別亂說!對了,這個送給你。”說著,拿出一個小盒子:“喏~”岑小津接過來:“謝謝,是什麼呀?”顧清華道:“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岑小津笑著打開盒子,一個藍色的蝴蝶胸針躺在裡面。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7: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集
       岑小津愣了一下,歪著腦袋:“這個,我好像在哪裡見過。”顧清華看了看,道:“是麼?其實這個是一對兒,有兩個的,本來打算你一個,我一個的,不過我的那個在半路好像弄丟了,也沒關係,你比我漂亮,戴著一定比我戴著好看。”岑小津在手裡把玩著胸針:“我真的在哪兒見過,哦,我想起來了,在我鄰居那兒。”顧清華笑了笑:“是嗎?還有誰和我眼光一樣?”岑小津笑著搖搖頭,把胸針放進盒子裡面:“不是女孩子,是個男的,拉黃包車的。今天早上,我出門的時候碰到的,胸針從他衣袖裡掉了出來,他可緊張呢,拿起來又吹又擦的,會不會,就是你的那個啊?”顧清華撅著嘴巴想了想:“長得什麼樣子啊?”岑小津思忖了一下:“嗯,個子很高,很白,腿很長,也很瘦,看起來,挺帥的。”

       顧清華皺著眉頭,搖了搖頭:“沒什麼印象耶~”岑小津收拾好胸針:“其實我也不太喜歡他們,總覺得他們不是好人。”顧清華笑了笑:“對了,我哥說你和岑大叔自己在外面找了個地方住,感覺如何?”岑小津搖搖頭:“才不好呢,其實有點兒後悔,還不如跟著你一起住呢,那兒人多手雜的, 你知不知道,我今早出來的時候,一群人對著我吹口哨,那些小混混,說不准還做什麼勾當呢,每天都這樣,真是煩死了!”顧清華笑了笑:“岑大叔不會保護你嗎?”岑小津道:“我爹都那麼大歲數了,要是真的遇到壞人,肯定沒辦法了。不過有一個人倒是幫了我們不少,雖然我不喜歡他。你想啊,在那個地方,那些混混看見他都不敢出聲,你說,他是不是混混的頭兒?”顧清華搖搖頭:“不知道,不清楚。”

      岑小津歎了一口氣:“有點兒嫌棄那個地方了,不過呢,也比在家裡感覺好,起碼出來,見到了更多的人,學到了更多的知識。”顧清華笑了笑,摸著自己的腿。岑小津道:“怎麼了?”顧清華撅撅嘴巴:“摔傷了,膝蓋好疼。”岑小津掀開顧清華腿上的裙子:“誒呀,都流血了,我們去醫務室吧!”顧清華點點頭,兩個人攙扶著走到醫務室,做了簡單的包紮。

       岑小津道:“你也是,為什麼不讓你哥哥送你來啊?”顧清華摸了摸自己的膝蓋:“誒呀,我都這麼大了,再說了,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啊,總不能一直陪著我跟著我吧,好在今天遇到他,不然~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岑小津笑了笑:“他?哪個他?”顧清華紅了臉:“誒呀,別問。”岑小津道:“快點兒,不然我告訴你哥哥去!”顧清華抓住岑小津得手:“誒呀,好吧,告訴你,有個壞傢夥把我拉到了樹林子裏,想要對我,欲行不軌,我當時都嚇傻了,他出現了,打走了那個壞蛋,還拉著黃包車,送我來學校,他還說,他是第一次拉黃包車呢!”說著,顧清華幸福的笑了起來。岑小津道:“誒呀,真的是看上他啦?知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住在哪兒?”顧清華拍了拍岑小津:“要妳管~”岑小津道:“緣分這個東西嘛,可遇不可求,你可以讓你哥哥幫你找一找,如果真的是個好歸宿,可以考慮啊。”顧清華捏著裙子:“八字還沒有一撇呢,到時候再說好了。”岑小津看著顧清華,開心的笑了笑。

        沈勝天一個人在街上亂逛著,一個碼頭工人跑了過來:“天哥,天哥!”沈勝天愣了一下:“怎麼了?”那人喘著粗氣:“姚萬吉,姚萬吉出事兒了~在碼頭被人打了!”沈勝天推開那個人,朝著碼頭跑了過去。

        姚萬吉趴在地上,看著眾人,一個大漢道:“你真是膽大包天啊,連我們的工錢你都敢克扣,你就是趙老闆手下的一條狗,以前天哥在,你做些小偷小摸的事情,我們也就都忍著了,現在天哥不在,你做了我們的頭兒,你竟然變本加厲,今天不打死你,都對不起兄弟們這麼多年忍氣吞聲!”說著,抬手就要打。姚萬吉抱著自己的腦袋,喊道:“天哥,天哥~救我啊天哥!”沈勝天衝了過來:“住手!”眾人散開,沈勝天拽起姚萬吉,攔在身後:“到底怎麼回事兒?”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做聲。沈勝天衝著那大漢道:“你說~”那大漢道:“天哥,以前兄弟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和這狗屁計較,現在,真的是忍不下去了,我們做了一天的工,這混蛋竟然貪了我們的錢,拿去賭,我老婆就要生了,大海的老媽也生病了,我們現在恨不得一分錢掰開變成兩半花,他做這樣喪心病狂的事兒,天哥,你說,兄弟們怎麼能忍下這口氣。”

      沈勝天轉過身,看著姚萬吉:“是真的麼?”姚萬吉捂著自己的臉,不做聲。那大漢道:“天哥,以前你在的時候,這傢夥小偷小摸的事兒就沒少做,我們看在眼裡,但是礙於你的面子,也就沒說什麼,現在你不在,他做了頭兒,更是猖狂了,兄弟們真的不想再忍了!”沈勝天道:“兄弟們,對不起,是我管教無方,沈勝天,在這裡,給你們賠不是了!”說著,衝著眾人鞠了一躬,重任了冷,不做聲。沈勝天轉過身,道:“把錢拿出來!”姚萬吉面露難色:“我,我都輸光了。”沈勝天皺著眉頭看著姚萬吉:“你,你怎麼這麼不爭氣!”姚萬吉抓著沈勝天的肩膀:“天哥,再幫我一次,就這一次,我以後,以後再也不敢了!”

    沈勝天想了想,道:“各位,你們打算怎麼辦,勝天今天在這裡,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眾人互相看了看,那大漢道:“天哥,你要保他,我們也沒辦法,但是,你得給兄弟們一個交代!”眾人點頭稱是,沈勝天想了想,踢起地上的木棍,抓在手裡,遞給那大漢:“你剛剛不說要打他麼?我替他挨!”那大漢愣了愣,接過棍子:“天哥~”沈勝天推開姚萬吉,站在那大漢面前:“來吧~”那大漢想了想,握緊了木棍,道:“天哥,是你要兄弟下手的!”說著,衝著沈勝天的胸口就是一棍子。沈勝天皺了一下眉頭,咳嗽了一聲。那大漢想了想,撇了棍子:“算了~我不要了~姚萬吉,下次,我們決不饒你,走!”說著,帶著眾人走開了。

     其餘的人圍住沈勝天,沈勝天捂著胸口,慢慢的蹲在地上。姚萬吉抓著沈勝天的肩膀:“天哥,天哥~”一個人推開姚萬吉:“你趕緊滾啊,不是你,天哥也不會挨打了!”“就是,都怪你不爭氣!”沈勝天皺著眉頭:“好了,別再說了,你們好好做事,我先回去了。”眾人攔住沈勝天:“天哥,你留下吧,沒有你,我們經常被人欺負,我們也攔不住活兒,都被人給搶了。”“就是啊,天哥,你在的時候,我們再苦再累,也有個盼頭,可是現在~哎,天哥,求求你,留下來吧。”沈勝天看著眾人,搖了搖頭:“不,我決定的事情,不會改變。”說著,站起身就要走。姚萬吉扶住沈勝天:“天哥~”沈勝天拍拍姚萬吉的手:“好好做事,別讓我操心!”姚萬吉點點頭:“我,我知道了!”

     沈勝天走出碼頭,一輛轎車停了下來:“天哥,趙老闆有請~”沈勝天皺著眉頭:“趙老闆?我已經不在他手下做了,找我做什麼?”車上下來四個人,穿著長袍,戴著帽子:“趙老闆找你,肯定是有原因的,走吧?”沈勝天想了想,跟著四人上了車。趙老闆坐在椅子上,看著沈勝天。沈勝天按住胸口,目不轉睛的盯著趙老闆。趙老闆笑了笑:“天哥,好久不見啊?”沈勝天道:“趙老闆,有事兒說事兒,找人捎個口信不就可以了麼?何必叫我來。”趙老闆站起身:“你知道麼,姚萬吉,欠了我多少錢?”沈勝天一愣,看著趙老闆:“他欠錢,和我有什麼關係?”趙老闆笑了笑:“我知道,你們是好兄弟,你不會見死不救的,對麼?”沈勝天咳嗽了一聲:“要我做什麼?”趙老闆笑了笑:“過兩天,我的死對頭要從法蘭西回來,我要你在火車站,幹掉他!”

     沈勝天皺著眉頭:“誰?吳老闆?”趙老闆笑了笑:“不是,他還沒資格做我的對手,到時候,我會告訴你是誰的,現在需要的就是,你答不答應。”沈勝天看著趙老闆,不做聲,趙老闆笑了笑,站起身,走到沈勝天面前,拍著沈勝天的肩膀:“我知道,你功夫很好,我會給你槍,也會找人幫你,做不做?要知道,不做也可以,但是姚萬吉這條命,我一定不會留下的,知道麼?”沈勝天看著趙老闆,趙老闆笑了一下,擺擺手:“送天哥回去~我給你三天時間,等你消息,回去好好考慮考慮!”

     顧清華和岑小津下了課,顧清華道:“小津,我去你家看看吧,如果環境真的不好,你就來我家,反正我一個人在家也沒什麼意思。”岑小津道:“別去了,你都受傷了,你哥哥會擔心的。”顧清華蹦了兩下:“沒事兒了,你看~”岑小津笑了笑:“那好吧,不過你要做好心裡準備,那兒,可真不是什麼好地方,知道麼?”顧清華點點頭:“知道了,啰嗦,走,我們做黃包車~”岑小津笑著點點頭,兩個人攔下一輛黃包車,朝著岑小津的家奔去。

     沈勝天低著頭,想著趙老闆的話:“究竟是誰,讓他這麼擔心,仔細想想,除了吳老闆之外,他在碼頭上,沒有別的對手啊,難道,是新來的?那就慘了,新來的老闆,沒幾個我認識的。有廣州的,有上海的,有天津的,到底會是誰呢?”正想著,和兩個人撞了個滿懷,沈勝天捂住胸口:“對不起,對不起~”岑小津看著沈勝天,呆在那兒不說話,顧清華抓著岑小津的手,難以掩飾的興奮讓自己紅了臉,輕輕的道了一聲:“天哥~~”

      沈勝天愣了一下:“哦,原來是你啊,你住這兒?我怎麼沒見過你?”顧清華道:“不是,這是我好朋友,小津,她住在這裡~天哥,你在這兒住?”沈勝天點點頭:“是啊,我就和小津住對門。”顧清華興奮的抓著岑小津的肩膀:“太好了!”岑小津扯著顧清華:“快走吧,我爹還在家等著我們呢~”說著,拖著顧清華就進了門。沈勝天看著兩個人,搖了搖頭,轉身去了藥鋪。

       岑小津關上門,道:“你怎麼會認識他啊~?”顧清華擺弄著桌子上的杯子,開心的笑著:“我說的那個人,就是他啊~”岑小津看了看窗外,道:“不行,你不能喜歡他~”顧清華一臉迷茫的看著岑小津:“為什麼啊?”岑小津道:“我說的那個賊偷偷,也是他~”顧清華笑了笑:“瞎說,他肯定不是壞人。”岑小津坐在一旁:“那你說,為什麼那些人都那麼聽他話啊?”顧清華道:“我又不混江湖,我怎麼會知道。或許,或許,嗯~就是因為他為人很好,所以別人才喜歡跟隨他啊?”岑小津道:“清華啊,你聽我說,不是我打擊你,你沒見過什麼世面,你分不清好人壞人的。”顧清華拉下了臉:“誒呀,你又沒和他接觸過,怎麼就知道一定是壞人啊?”岑小津道:“那,你說說,為什麼說他是好人?你看看他剛剛,低著頭,走在那麼寬的街道上都能撞到人,腦子裏肯定在想什麼事情,聽我的清華,別和他接觸,好麼?”顧清華放下杯子,撅著嘴巴:“好好好,隨你~”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7: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集
    沈勝天看著手裡的藥,皺著眉頭,想著趙老闆的話,慢慢的走回家。於振海拉著黃包車慢慢的跑了回來,進了院子。沈勝天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著爐子上的藥罐發呆。於振海跑過去,熄了火:“你怎麼了?發什麼呆啊?”沈勝天回過神:“嗯?哦,沒,沒什麼。”於振海倒好了藥:“怎麼吃藥啊?怎麼了?”沈勝天按住胸口,咳嗽了兩下:“沒什麼。”於振海癟癟嘴:“是不是又去做拳手了?我說過多少次了,那是要命的事情,賺多少錢都沒用!”

       沈勝天拿過藥,吹了吹:“不是,你別亂猜。”於振海道:“你到底拿不拿我當兄弟,什麼事兒都不和我說。”沈勝天喝了一口藥:“你當然是我兄弟,只不過,有些事情,還是別知道的好。”於振海拿著毛巾,拍了拍自己的身上的灰塵:“懶得理你。晚上吃了麼?”沈勝天道:“壞了,忘了做飯了。”於振海道:“算了算了,今天拉了一個大老闆,沒少給打賞,晚上出去吃麵吧。”沈勝天點點頭,端著碗,一飲而盡。

        姚萬吉氣喘籲籲的跑了進來,和於振海撞了個滿懷。於振海皺著眉頭:“慌慌張張的,幹嘛啊?”姚萬吉看著沈勝天,沈勝天別過身子,不說話。姚萬吉低著頭:“天哥~”沈勝天站起身:“走吧,出去吃飯,什麼都別說了~”於振海看了看姚萬吉:“怎麼了?”沈勝天推了推於振海:“沒什麼,走吧!”三個人推推搡搡的走出門,朝著麵攤走去。

        岑小津看了看,道:“時間不早了,今天我爹出去沒回來,我們去外面吃吧?”顧清華撅著嘴巴:“好吧,有什麼好吃的?”岑小津想了想:“嗯,這頭兒的刀削麵不錯,要不要去嘗嘗?”顧清華點點頭,收拾好書本:“快走吧~不過事先聲明,不好吃我不付錢哦!~”岑小津笑了笑,按住顧清華的肩膀:“不好吃啊,我就掐著你的嘴巴倒進去,不可以浪費糧食的!”兩個人手拉著手,說說笑笑的走了出來。

       姚萬吉坐在麵攤前,道:“天哥,今天我~”沈勝天吃了一口面:“過去的就過去了,以後好好做人,知道麼?”姚萬吉點點頭,於振海皺著眉頭:“你這小子又怎麼了?你別老叫勝天給你背黑鍋行不行?”沈勝天拍拍於振海的肩膀:“算了,他知道錯了。”說著,又咳嗽了兩聲,於振海看了看兩個人,搖搖頭,吃了一口面。

       岑小津帶著顧清華來到麵攤:“老闆,來兩碗刀削麵!不要蔥花~”說著,一回身,看見了坐在旁邊的三人,岑小津愣了一下,道:“清華,我們換個地方吃吧?”顧清華看了看沈勝天:“為什麼啊?因為天哥在這兒?”岑小津想了想,坐在了旁邊。於振海看了看顧清華,愣了一下,沈勝天看著岑小津,無奈的搖搖頭,看著於振海,在他面前揮揮手:“怎麼了?發什麼呆啊?”於振海擦了擦嘴巴,走到顧清華面前:“顧小姐~”顧清華抬起頭,愣了一下:“嗯?你是?”

       於振海笑了笑,從口袋裡拿出胸針:“這個,是你的吧?”顧清華雙手接過胸針,開心的笑了起來:“誒呀,我找了好久,謝謝你啊~”於振海笑了笑:“不客氣,你來北平的那天,坐了我的車,是不是忘了?”顧清華想了想,拍拍自己的腦袋:“對對對,我忘了,看我這記性,嗯,我怎麼謝謝你好呢?”於振海笑著撓撓頭:“誒呀,不用啦,應該做的,其實早就應該給你了,但是不知道怎麼還給你,又怕別人說閒話,所以~”顧清華還想說什麼,岑小津拖著顧清華:“吃飯啦,快點兒~”顧清華衝著於振海點點頭,於振海走回桌子,吃著面。

       沈勝天推推於振海:“你說的就是她啊?”於振海喝了一口湯:“是啊。”沈勝天笑了笑:“近水樓臺先得月哦。”於振海看了看沈勝天,哼笑了一下:“你幹嘛啊?”沈勝天道:“不過別說做兄弟的沒提醒你哈,顧家可是大戶人家,我們這樣的人,可高攀不起。”於振海低著頭,吃了一口面:“我也沒有什麼非分之想,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只是想想而已啦。”姚萬吉低頭吃著面,時不時撇撇岑小津和顧清華。

       沈勝天放下碗筷,咳嗽了一聲:“你們慢慢吃,我先回去了。”顧清華看見沈勝天站起身,也趕緊扒了兩口,岑小津道:“幹嘛吃那麼快啊?”顧清華放下錢,拉起岑小津:“走啦~”兩個人跟在沈勝天的身後,朝著家裡走去。岑小津皺著眉頭,拽著顧清華:“你幹嘛呀?”顧清華笑著:“別出聲嘛。”沈勝天轉過身,看著顧清華:“你倆幹嘛跟著我?”岑小津搶先一步,道:“誰跟著你了?你回家,我也回家啊!”沈勝天無奈的癟癟嘴,轉過身去。顧清華扯了扯岑小津,道:“你幹嘛總是針對他啊?”岑小津看著沈勝天的背影:“反正,我就覺得他不是好人。”

       一輛車子橫亙在巷子前面,車燈照在三個人的身上,三個人不禁伸出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沈勝天皺著眉頭,車上下來了四個人:“天哥,想好了麼?”沈勝天道:“關了車燈!”車燈暗了下來,岑小津和顧清華站在一邊,沈勝天道:“我不做,我不想為了我兄弟,去傷害另外一個不相幹的人。”那四個人笑了笑:“老闆可說了,這事兒,由不得你!”沈勝天道:“為什麼?”一個人拿出一份契約:“姚萬吉已經簽了這個,要是你不幫老闆的忙,這張契約可就生效了,到時候,你兄弟死了,你會不會自責啊?”沈勝天看了看那個人,癟癟嘴。那人收拾好了契約:“上車吧天哥。”沈勝天想了想,上了車。顧清華還想說什麼,岑小津攔住她,搖搖頭。沈勝天上了車,車子就緩緩開走了。顧清華抓著岑小津的手:“天哥不會有事兒吧?”岑小津搖搖頭:“不知道,他這樣的人,有問題,自己會解決的,不用你操心啦。”顧清華看著遠方,捏著岑小津的手,點點頭。

       於振海和姚萬吉回到家,看著空無一人的房子,兩個人相視愣了一下:“天哥呢?”於振海道:“勝天,勝天!奇怪了,人去哪兒了?”顧清華跑了進來:“那個,天哥回來了麼?”於振海搖搖頭:“沒有,你知道他去哪裡了麼?”顧清華順了順氣,道:“有人開車,來把他接走了,還說姚萬吉簽了什麼契約,如果他不做什麼,契約就會生效,姚萬吉就會死。”姚萬吉愣了一下,靠在桌子上,於振海回過身:“你這混蛋又做什麼了!?”姚萬吉道:“我,我什麼都沒做,我只是和趙老闆~”說著,聲音越來越小。於振海想了想,抓起衣服:“不行,不能等了,我得去看看去~”說著就要出去。姚萬吉站起身:“我也去,我也去!”

      顧清華跟著兩個人跑出門,岑小津帶著顧庭寬走了過來,顧庭寬道;“清華,爹爹今天從法蘭西回來,我們去火車站接他。”顧清華看了看於振海:“可是哥,我想~”顧庭寬拉住顧清華:“走啦,別人的事情,你何必操心。”顧清華想了想:“小津,天哥要是回來,你記得通知我哦。”岑小津點點頭:“行了,我知道的,等明天,我和我爹去拜訪你和伯父,你放心吧。”顧清華點點頭,衝著於振海道:“那,我走了~有空再見。” 於振海看著顧清華,轉身拖著姚萬吉,兩個人衝著趙老闆的家跑去。姚萬吉皺著眉頭,怯怯的看著於振海。

       沈勝天看著趙老闆:“不是說給我三天時間麼?為什麼又找我來?”趙老闆笑了笑:“我可以等你,但是時間,不肯等我啊,我的死對頭,今晚就要回來了,所以,我要你今晚就去殺了他。”沈勝天道:“我不會,我想的很清楚,我不會為了我的兄弟,去傷害一個和我互不相幹的人。”趙老闆笑了笑:“那姚萬吉呢?你就不管了?”沈勝天道:“我兄弟欠你的,我會幫著一起還,但是我絕對不會拿著別人的生命開玩笑!”趙老闆笑了笑,拿出槍,抵在沈勝天的頭上:“你再說一遍,做,還是不做?”沈勝天毫無懼色,看著趙老闆:“不做~”
     
幾個人推著姚萬吉走了進來,姚萬吉被五花大綁,扔在地上。趙老闆看著姚萬吉:“你的天哥不肯幫你,我也沒有辦法~”說著,把槍抵在姚萬吉的頭上。姚萬吉驚恐的瞪大了雙眼,看著沈勝天,不住的搖著頭:“天哥,天哥!天哥救我,天哥!”沈勝天攔住趙老闆:“趙老闆,你答應過我不傷害他的。”趙老闆笑了笑:“那是你答應幫我做事,你既然什麼都不做,我為什麼要兌現我的諾言?我只會罩著向著我的人,其餘的,我無所謂。”

沈勝天看著姚萬吉,皺著眉頭,姚萬吉道:“天哥,你答應他,你答應他啊天哥~”沈勝天別過身子,不去看,趙老闆揮揮手,兩個人抓住姚萬吉,拿起棍子衝著他的腿狠狠的打了上去。隨著姚萬吉的一聲慘叫,骨頭斷裂的聲音刺痛了沈勝天,沈勝天皺著眉頭,轉過身:“別打了,我,我去~”姚萬吉在地上晃著:“我的腿,我的腿!”趙老闆笑了笑,點點頭,拍拍沈勝天的肩膀:“你說的,可不許出爾反爾。”沈勝天道:“我說到做到,放了他。”趙老闆笑著搖搖頭:“那可不行,這是我的籌碼,等你幹掉了那個人,我就放了他。”

沈勝天道:“究竟是什麼人,和你有什麼深仇大恨,你非要置他於死地?”趙老闆把搶遞給手下,道:“著你不用管,到了火車站,他們自然會告訴你要去殺誰,你聽從指揮就是了,如果你殺不了他,姚萬吉,也活不成!”說著,轉身離開了,沈勝天皺著眉頭,看著姚萬吉,滿心的複雜。姚萬吉被人抬起來帶走了,一個人推了推沈勝天:“走吧天哥!”

顧清華和顧庭寬帶著手下來到火車站,顧庭寬道:“你怎麼跑到小津家了,那片兒多亂,真是的。”顧清華道:“不是啊,那裡也有好人的。”顧庭寬饒有興趣的看著顧清華:“怎麼說?”顧清華想著沈勝天,不禁笑了起來:“嗯,不告訴你!~”顧庭寬笑著搖搖頭:“我聽小津說,你好像喜歡上一個人,是不是真的?”

顧清華紅了臉:“別聽她亂說,哪裡有,我哪裡有喜歡他了。”顧庭寬點點頭:“哦,他?誰啊?我人不認識?”顧清華羞羞答答的打了顧庭寬一下:“大哥~”顧庭寬笑了笑,拍拍顧清華的頭:“傻丫頭,你涉世未深,別被人騙了,有什麼,叫爹和大哥給你把把關,知道了麼?”顧清華笑了笑:“誒呀,我知道了啦,爹地什麼時候能下車啊,好冷啊~”顧庭寬看了看懷錶:“應該快了。”

火車慢慢的停了下來,顧偉慢慢的走下車,顧清華衝著顧偉揮著手臂:“爹地~”顧偉回之關愛的微笑和招手,另一面,在火車站附近的城樓上,趙老闆的手下拿出斧子和刀,蠢蠢欲動,沈勝天也拿出槍,趴在牌匾上,槍口對準了顧偉。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7: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集
       顧清華和顧庭寬迎了上去,一旁跑出來一個人,拿著斧頭衝著顧偉就砍下去。顧偉的管家道了一聲:“小心~”就把顧偉給推了出去,顧庭寬護住顧清華,向旁邊一推,道:“看著小姐~”顧偉和手下急忙走出火車站,顧庭寬帶著手下和趙老闆的手下混戰在一起。顧偉扯住顧清華:“清華,快走~”顧清華抱著腦袋,順從的跟在顧偉的後面。兩個人急急忙忙的鑽進小巷,顧清華道:“爹啊,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殺我們啊?”顧偉道:“肯定又是哪個沒本事的傢夥,在生意上奈何不了我,才走了這條路。”顧清華道:“大哥會不會有危險啊?我不放心。”顧偉看了看,道:“放心吧,你大哥應付的來。”兩個人喘了喘氣,一聲槍響,一旁的一個手下突然倒了下去。顧清華躲在顧偉的後面:“爹~”顧偉道:“什麼人,出來!”又一聲槍響,一個手下倒了下去。

       顧偉抓著顧清華的手:“快跑~”兩個人跑出巷子,又鑽進另外一條路,顧偉道:“你快走。”顧清華搖著頭:“不行,爹,我不放心。”一輛馬車跑了過來,顧清華和顧偉被馬車阻擋開來,顧偉轉身跑開,顧清華在後面追著。顧偉喘著粗氣:“老了,老了,真的跑不動了。”遠處,一個人站在自己的正前方,舉著槍,對著自己。顧偉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殺我?”沈勝天道:“你是什麼人?”顧偉咽了一口吐沫:“我,我叫顧偉,是東海布廠的老闆。”

       沈勝天皺了皺眉頭,他聽說過這個名字,顧偉人很好,經常接濟窮人,甚至在剛來的時候,還修建了一所學校,供窮人的孩子讀書,想到這兒,沈勝天不禁歎了一口氣:“對不起。”顧偉愣了一下:“什麼?”沈勝天皺著眉頭,舉著槍:“是華聯船廠的趙老闆讓我來殺你的~”顧偉笑了笑:“原來是這個龜兒子。”沈勝天走到顧偉身邊,用槍抵著她的頭:“如果我殺了你,你會不會怪我?”顧偉笑了笑:“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也是要聽命與別人,一切,無非是為了生活。”

       顧清華沖了進來:“爹~爹!”顧偉回過身,護住顧清華:“別傷害我女兒,我求求你!”沈勝天看著顧清華,愣愣的叨唸了一聲:“爹?”顧清華看見沈勝天手裡的槍,道:“天哥,你,你要殺我爹?”沈勝天不做聲,顧清華不顧顧偉的阻攔,擋在顧偉中間,用槍指著自己的頭:“你要是想殺我爹,你就先殺我!”顧偉道:“別,別傷害我女兒!”沈勝天皺著眉頭,看著兩個人,咬著牙,不做聲。顧清華含著淚,看著沈勝天:“天哥,我知道你是好人,你不會殺我爹的,對麼?”沈勝天搖搖頭:“不,我不是好人。”顧清華還想說什麼,沈勝天忽然開了一槍,嚇得顧清華保住自己的腦袋,大叫起來。

        一個拿著槍的人從房梁上跌了下來,沈勝天放下槍,轉過身:“我下不了手,你們快走吧,一會兒,會有人來的,自己萬事小心!”顧清華道:“天哥!”沈勝天道:“對不起,快走~”顧偉扯住顧清華:“大俠,大恩大德,顧偉沒齒難忘。”沈勝天笑了笑:“是我欠你的,你們自己小心。”顧清華還想說什麼,顧偉已經扯住她,跑了出去。沈勝天轉過身,看著追上來的人,沈勝天想了想,抬起槍,道:“別追了,再追,我不客氣了!”

        領頭的人道:“沈勝天,別忘了你答應我們老闆什麼~你要是吃裡扒外,我們不會饒了你~”沈勝天道:“他是我朋友的父親,我沒有理由,為了我的一個兄弟,去傷害我另一個朋友!”領頭的人道:“沈勝天,你槍法再好,我們這麼多人呢,你打得過我們麼?!”沈勝天道:“我只是想拖延時間,讓她有足夠的時間離開,我不想和你們作對,我也不想讓我兄弟有事兒!”領頭的人笑了笑,舉起了手裡的刀:“那,你就要為此付出代價!”沈勝天衝著人群開了槍,領頭的倒在地上,沈勝天道:“我不想殺人,你們走吧!”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做聲,沈勝天轉身要離開,顧庭寬帶著人衝進巷子來:“一個都不能放走!”說著,手下開了槍,眾人應聲倒地, 沈勝天快步跑了出去,顧庭寬帶著人在後面追著。

       沈勝天扔了搶,鑽進了一個死胡同,連忙跳上墻,想要翻過去,顧庭寬瞅準時機,一槍打在沈勝天的身上,沈勝天摔過墻去,顧庭寬道:“明天開始,把整個北平給我翻過來,也要找到這個傢夥,知道了麼?”手下點點頭,接過槍。顧庭寬道:“都回去吧!”帶著手下走出巷子。沈勝天靠在墻根兒下,聽著顧庭寬的話,按住自己的胸口,額頭上不斷滴落下汗珠,慢慢爬將起來,衝出巷子。

       於振海回到家,卻發現兄弟們都在往自己家的方向跑著,手裡還拎著水桶,一個人喊道:“海哥,你家裡著火了!”於振海跑過去,看見自己的家在熊熊的大火裏燃燒著。於振海皺著眉頭:“怎麼會這樣的!?”眾人齊心協力救火,岑小津也參與了進來。於振海奪過岑小津手裡的水桶:“我來吧!”岑小津站在門口,看著於振海的房子燒了起來,眾人忙碌著,姚萬吉一切一拐的走了回來,擦著臉上的血跡,啐著吐沫,摸著兜裏的錢:“還好有這三百塊錢,不然還真是白挨打了,天哥也真是,早答應不就好了,害的我還得裝瘸子。”正說著,和岑小津撞了個滿懷,錢都散在地上,姚萬吉連忙撿起錢:“你眼瞎了啊?撞什麼!”岑小津看了看姚萬吉,道:“你家起火了!”姚萬吉看了看房子,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輕輕的“哦”了一聲。岑小津看著姚萬吉,皺著眉頭,轉身回到了家裡。

       岑安回到家:“小津,我們要搬家啦!”岑小津道:“搬家?去哪裡啊?”岑安道:“我在後街找了一個不錯的宅子,環境也不錯,地方也大,而且家具什麼都應有盡有,也挺好的。”岑小津看了看自己的房間:“那,這個房子呢?我們不要了嗎?”岑安想了想:“要麼就賣了,要麼,就送人。對了,我聽說沈勝天他們的房子起火了,他們現在住哪裡啊?”岑小津看著岑安:“爹啊。”岑安道:“出門在外討生活,都不容易,何況人家幫過我們,這屋子我們也沒花多少錢,姑且就讓給他們住吧~”岑小津別過身子:“我就是不喜歡那個賊偷偷,您非要和他有關係,真是的~”岑安笑了笑:“傻丫頭,大家就應該這樣互幫互助的。不是麼?”岑小津歎了一口氣,點點頭。

       於振海看著水桶,擦著臉上的汗水,坐在廢墟邊上。一個兄弟道:“海哥,房子燒了就燒了,想開點兒,去兄弟家住。”於振海搖搖頭,喘著粗氣:“沒事兒,等勝天回來,我們商量商量再說,謝了兄弟。”姚萬吉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海哥~”於振海站起身,扶住姚萬吉:“你怎麼了?”姚萬吉搖著頭:“被人打得,天哥呢?回來了嗎?”於振海搖搖頭:“還沒有,你剛剛去哪兒了?怎麼我一回頭你就不見了?誰打的你?”姚萬吉支吾著:“你別問了。”於振海道:“是不是又賭輸了?我說過多少次了,十賭九騙,你怎麼就不聽話呢?!你還想我和勝天為你背多少的黑鍋啊!”姚萬吉道:“我也是為了大家好~”

       話還沒說完,岑安帶著岑小津走了過來:“振海~”於振海真起身:“岑大叔~”岑安道:“房子燒了,你們也沒有棲身之所,我和小津打算搬走,平時你們也沒少照顧我們,如果不嫌棄,就住我們那兒吧,大家鄰裏鄰居的,也沒啥忌諱的,你看,行不?”於振海想了想:“大叔,您的好意,我們心領了。勝天現在不知道去哪兒了,家裡又發生了這樣的事兒,我現在心裡,真的很亂~”岑安道:“總得有個安身之所啊,別想了,勝天那麼有能力,不會有事兒的,要是有什麼需要的,去後街找我,啊?”於振海接過岑安遞過來的鑰匙:“岑大叔,小津,謝謝~”

        岑小津和岑安收拾好東西,岑安道:“去廚房拿點兒柴火來吧,剛來,爐子還不熱。”岑小津點點頭,轉身走進柴房,搬開柴火的那一刻,一個人倒了下來,岑小津嚇得大叫起來,岑安拿著蠟燭衝進來,照了照。沈勝天滿身是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岑小津看著岑安:“爹啊~”岑安俯下身子:“勝天,勝天?”沈勝天不做聲,岑小津想了想:“爹,我去叫大夫來吧。”岑安輕輕翻了翻沈勝天:“不行,他是受了槍傷,萬一有什麼差錯,他性命不保啊。”岑小津皺著眉頭:“那,那怎麼辦?總不能看著他死吧?”岑安想了想,道:“清華的哥哥是不是學醫的?叫他來吧~”岑小津點點頭:“好,我現在就去找他~”岑安點點頭:“嗯,路上小心。”

       岑小津來到顧清華家,顧清華迎了出來:“小津,你怎麼來了?是不是有天哥的消息了?”岑小津點點頭,悄聲道:“他中了槍,現在昏迷不醒。”顧清華推了推岑小津:“別讓我大哥知道。”岑小津愣了一下:“為什麼?”顧清華皺著眉頭:“我,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和你說,我現在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我們去找醫生好不好?”岑小津道:“我爹說,怕出事兒,才讓我來找你大哥的。”顧清華搖著頭:“不行,我大哥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殺了天哥的~”

       岑小津還想繼續問下去,顧庭寬已經站在了兩人的身後:“他在哪兒?”顧清華緊緊抓著岑小津的胳膊,搖著頭。岑小津看著顧庭寬:“他,他在我家。”顧庭寬笑了笑,吩咐道:“拿好藥箱~”顧清華抓著岑小津的手:“完了,天哥這下死定了!”岑小津道:“到底怎麼了?”顧清華苦著臉:“天哥,天哥刺殺我爹,被我大哥打傷了。”岑小津道:“啊?那,那這下~?”顧清華想了想:“不行,我去找我爹地~”

      顧庭寬帶著手下,來到岑安家,岑安打開門:“在裏屋了。”顧庭寬示意手下看好房門,自己一個人拿著藥箱走了進去。沈勝天昏迷不醒,躺在床上,顧庭寬看了看沈勝天,掏出槍,道:“小子,算你命大,但是,我絕對不能留你!”“不要啊~”顧清華帶著岑小津跑了進來,擋在顧庭寬的槍前:“哥,不要殺他,我求你!”顧庭寬道:“你瘋了,知不知道,就是他刺殺爹的啊!”顧清華道:“不,不是,如果不是他,我和爹地早就死了~是他救了我們~你不可以這麼忘恩負義!”顧偉走了進來:“庭寬,放下槍。”顧庭寬道:“爹!”顧偉看了看沈勝天:“快救人,清華說的對,沒有他,我們都得死。”顧庭寬看了看,點點頭。

      顧清華開心的抓著岑小津的手,顧庭寬扯開沈勝天的衣服,血和衣服夾在在一起,粘在肉上,扯開衣服的時候,沈勝天不知道是因為疼痛還是因為恢復了意識,哼叫了起來,額頭冒出汗,顧清華蹲在一旁,給沈勝天擦著汗。顧庭寬道:“你們出去吧,這裡交給我。”顧清華搖搖頭:“不,我要在這裡守著他~”正說著,顧庭寬舉起了布片,擦了擦沈勝天的傷口,顧清華捂住嘴巴,開始乾嘔。岑小津道:“你出吧,這裡交給我了。”顧清華看了看,點點頭,捂著嘴巴沖了出去。

      不多時,顧庭寬走了出來:“行了,沒事兒了,子彈已經取出來了。但是,爹,您真的不追究了麼?”顧偉看了看沈勝天:“我相信,他有他的理由的,這兩天讓他好好休息,不要打擾他了,等他傷好了,我們在問。別難為他,知道麼?”顧庭寬點點頭:“是,我知道了。”顧清華道:“爹啊,我想留在這兒,照顧天哥~”顧偉笑了笑:“天哥?你們很熟麼?”顧清華道:“去學校報到的那天,我遇到了一個流氓,想,想欺負我,如果不是天哥,恐怕~”顧偉想了想:“也好,你留在這兒有個照應,萬一有什麼事兒,你好及時通知我和你大哥,知道了麼?”顧清華點點頭:“好,我知道了爹~”

      岑小津坐在床邊,看著沈勝天,歪著腦袋想著:“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為什麼那麼多人敬佩你,叫你天哥?你是這片兒的賊偷偷,還是真的德高望重?你到底,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想到這兒,岑小津自嘲的笑了笑:“他是誰真的很重要麼?和我有什麼關係?清華那麼喜歡他,我那麼討厭他,以後,應該怎麼和他相處呢?”正想著,沈勝天輕輕的哼了一聲,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7: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集
       沈勝天看了看岑小津,道:“我這是在哪兒?”岑小津道:“這裡是顧家大宅。”沈勝天皺著眉頭,虛弱的咳了一聲:“顧家大宅?我還是被他們找到了。”岑小津道:“不,是我在我家柴房裡發現你的,我爹見你有槍傷,不知道怎麼辦,只能請清華的大哥給你醫治,她大哥是位醫生。”沈勝天按住傷口,道:“他不殺我?”岑小津搖搖頭,看著沈勝天:“你~”沈勝天還未答話,顧偉帶著顧庭寬走了進來:“你醒了啊?”沈勝天看著二人,並不言語。顧偉慢慢坐在床邊,道:“你放心,我們不會傷害你的,你現在好好養傷,一切,等你好了我們再說。”說著,顧偉就要站起身,沈勝天道:“不用,你想知道什麼,問吧。”

       顧偉笑了笑,顧庭寬道:“你果然不是一般人。”沈勝天道:“為什麼不殺我?”顧庭寬道:“我想殺你,但是,我妹妹攔著我,我不想讓我妹妹傷心。”沈勝天咳嗽了一聲,道:“想問什麼,說吧。”顧偉道:“你為什麼要殺我?我記得你說過,不會為了一個兄弟,去傷害我。是不是姓趙的威脅你?”說道這兒,沈勝天愣了一下,道:“有沒有人找我?我,我應該回去。”顧偉按住沈勝天,道:“你的房子被人燒了。”沈勝天皺著眉頭:“什麼?”岑小津道:“我剛剛來的時候,你家起火了,雖然大家都在盡力撲救,但是,已經太晚了。我和我爹搬走了,我們以前的房子,正好可以給你們住。”沈勝天道:“那,振海和萬吉有沒有事兒?”岑小津搖搖頭:“沒事兒,不過~”“不過什麼?”“不過,姚萬吉好像受傷了,一瘸一拐的。”沈勝天長舒一口氣。

       顧偉道:“你現在沒有後顧之憂了吧?因為,我放出消息,你殺了我。”沈勝天愣在那兒:“為,為什麼?”顧偉笑了笑,站起身,道:“我不能忘恩負義,總要想辦法,還你的不殺之恩吧?”沈勝天皺著眉頭:“可是這樣一來,我~”顧偉笑了笑:“放心,只要你幫我一個忙,我保證不會有任何差錯和流言蜚語。”沈勝天想了想:“你想讓我幫你做掉趙健?”顧偉笑了笑:“聰明人就是聰明人,一說就懂。”沈勝天道:“我不想成為你們的殺人工具,你們之間的爭鬥,與我無關。”顧偉道:“你應該知道,跟誰做對,你都不會有好下場。”沈勝天道:“我不想參與。”顧偉笑了笑:“可是,你已經參與進來了。我答應你,做掉趙健,他的地盤和生意,就全是你的了~”沈勝天看著顧偉,搖搖頭:“對不起,我不答應!”顧偉收住笑,拿起槍,抵在沈勝天的頭上“我給你一次機會,再說一遍。”沈勝天毫無懼色,道:“我說,我不會答應你~”

       岑小津捂著自己的嘴巴,瞪大了眼睛不做聲,顧偉笑了笑,收了槍;“果然是條漢子,剛剛得罪了。”沈勝天皺著眉頭:“什麼意思?”顧偉道:“我在想,你是不是一個見利忘義,隨隨便便就可以改變初衷的人。看來,你不是,很高興認識你,不知道,能不能做朋友?”說著,伸出手,衝著沈勝天,沈勝天想了想,伸出手,握了上去。顧偉笑了笑,道:“你安心在這裡養傷,一切有我照看,放心,你朋友那頭兒也不會有事兒。”沈勝天點點頭:“那,多謝顧老闆了~”顧偉笑了笑:“這是犬子,顧庭寬,打傷了你,真不好意思!”

      沈勝天和顧庭寬握過手:“沒什麼,換成我,我也會開槍的。很謝謝你,沒殺了我。”顧庭寬笑了笑:“是你命大,或者,是我槍法臭~”沈勝天笑了笑。顧偉道:“你早點兒休息吧,我們先走了。”沈勝天點點頭,目送二人走出去。沈勝天看看坐在一旁的岑小津:“你回家吧。”岑小津搖搖頭:“我過一會兒再走,在這兒看著你。”沈勝天笑了笑:“看著我,怕我跑了?”岑小津搖搖頭:“不是,我答應清華要照顧你的。”沈勝天愣了一下,不做聲。岑小津道:“你,是不是為了姚萬吉才出事兒的?”沈勝天不做聲,閉著眼,岑小津繼續說道:“不是我挑撥你們兄弟之間的關係,我總覺得,他不是什麼好人。雖然在我心裡,你也~”說到這兒,岑小津自覺地說錯了話,打住了,沈勝天看著岑小津,道:“說完它。”岑小津道:“我~我的意思是~”

      顧清華掀開門簾走了進來:“天哥~”岑小津舒了一口氣:“清華。”顧清華坐在床邊:“你怎麼樣了?”沈勝天搖搖頭:“沒事兒,死不了。”顧清華皺著眉頭:“呸呸呸,不要亂說話~你才不會死呢。覺得怎麼樣了?”沈勝天咳嗽了兩聲:“還是有點兒虛,我想休息一會兒,你們回去吧。對了,幫我給振海還有萬吉帶個話~”岑小津道:“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沈勝天皺著眉頭:“為什麼?”

       岑小津道:“救火的時候我看見,我看見姚萬吉拿了好多錢,藏在衣服裏,慌慌張張的。他哪來的那麼多錢?”沈勝天思考了一會兒,搖搖頭。顧清華道:“會不會,是趙健~”沈勝天閉上眼睛,歎了一口氣:“算了,等我養好傷再說吧。你們回去休息吧,我不用你們照顧了。”顧清華笑了笑:“我們放假了,不用去上學,所以,我有時間,讓我照顧你,好麼?”岑小津站起身:“那,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聊。”沈勝天衝著岑小津點點頭:“謝謝你。”岑小津笑了笑:“沒什麼。”顧清華站起身:“我送你~”岑小津點點頭,兩個人肩並肩走出門去。

       岑小津扯住顧清華:“你找下人來照顧他吧。”顧清華笑著,晃著兩個辮子:“為什麼啊?”岑小津道:“因為我了解你啊,我怕你日久生情,以後不能自拔。”顧清華紅著臉,笑了笑:“不能自拔就算了唄,天哥是個好男人,不是麼?”岑小津道:“你瘋了呀?別忘了,他想殺你爹的~”顧清華道:“那最後他不是沒下手麼,何況,我爹剛剛和我大哥說,天哥很有擔當,很有義氣。”岑小津道:“別傻了,講義氣的男人,是不在意愛情的。”顧清華撅著嘴巴:“你怎麼知道的?”岑小津道:“清華啊~”顧清華不耐煩的擺擺手:“好了,你就別瞎操心了好麼?”岑小津癟癟嘴:“算了,隨你去吧,不過我告訴你,千萬別對他動心,知道麼?”顧清華點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顧立走進門:“大哥~”顧偉道:“怎麼才來?”顧立笑了笑:“這不是場子忙嘛?我剛打理好。”顧偉道:“最近生意如何?”顧立坐在一旁:“還好,老樣子,大哥去法蘭西感覺如何?”顧偉笑了笑:“還好,看了不少貨。”顧立道:“對了,我聽說,有人刺殺大哥,真有此事?”顧偉道:“你聽誰說的?”顧立道:“外面有人在傳消息,說大哥你遇刺身亡了,所以,我才會連夜來看看的。”顧偉道:“你出去就說我已經死了。”顧立皺著眉頭:“為什麼?”顧偉道:“我想幫一個朋友的忙。”顧立想了想,問道:“哦?誰?”顧偉笑了笑:“有機會介紹你們認識一下,早點兒回去休息吧。”顧立點點頭:“那,大哥,我走了。”

       顧庭寬看著顧立的背影:“爹,二叔他會不會?”顧偉擺擺手:“隨他去吧。事已至此,大家彼此心照不宣。”顧庭寬道:“爹,用不用我找人~”顧偉擺擺手,道:“算了,饒他這一次,相信他知道的。”顧庭寬道:“可是放虎歸山,後患無窮啊。”顧偉道:“怎麼說,我們都是親兄弟,總不能公然翻臉吧,想辦法把他調走好了。”顧庭寬點點頭:“我知道了爹。”顧偉道:“你覺得沈勝天這個人如何?”顧庭寬皺著眉頭思考了一下:“還好,給我的感覺,不是一般人。”顧偉點點頭:“我知道。”顧庭寬笑了笑,道:“有傳聞,說清華喜歡他。”顧偉笑了笑,道:“哦,是麼?那,你覺得如何?”顧庭寬搖搖頭:“他配不上清華。”顧偉無奈的搖搖頭,道:“你這妹妹啊,從小就獨樹一幟,我還真的挺擔心。”顧庭寬道:“放心吧爹,我會注意的。”顧偉點點頭:“行了,不早了,早點兒休息吧。”

      顧立來到趙健的家,趙健坐在一旁喝著茶:“這麼晚了,是來給我報喜的麼?”顧立冷笑了一下,坐在一旁:“他沒死。”趙健愣了一下,放下茶杯:“你說什麼?”顧立道:“我剛從他那兒回來,毫髮無傷!”趙健摔了茶杯:“混蛋!”顧立道:“你到底派誰去了?靠的住麼?”趙健皺著眉頭:“沒理由啊,沈勝天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到底跑到哪兒去了?!”顧立道:“什麼沈勝天,誰?”趙健撓著自己的頭:“真有意思,人去哪兒了?”顧立道:“他說,想幫一個朋友的忙,你找的那個人,會不會出賣你了?”趙健想了想:“不會,他不是那樣的人。不過,得做兩手準備,萬一他真的倒戈相向,我還真的怕對付不來呢~”顧立道:“這事兒慢慢再說吧,現在他戒心很重,我們根本沒法下手。你自己多加小心好了。”趙健點點頭:“我明白,不過,他知道是你麼?”顧立笑了笑:“知不知道,彼此心裡都明白。既然他肯給我這次機會,我就要好好珍惜,東山再起!”趙健看著顧立,點點頭。

       岑小津回到住處,於振海和姚萬吉收拾著家,岑小津走過去:“用我幫忙麼?”於振海擦擦汗水:“不用。有勝天的消息麼?”岑小津看了看一旁的姚萬吉,搖搖頭。於振海歎了一口氣:“到底去哪兒了。”岑小津看著姚萬吉:“你不知道?”姚萬吉躲閃著岑小津的眼睛:“我怎麼會知道天哥去了哪裡。”岑小津想說什麼,但最終依舊沒有說出口。於振海道:“我們出去找找吧。”姚萬吉點點頭,一瘸一拐的站起身。於振海想了想,擺擺手:“算了,你在家呆著吧,我自己出去,用不用給你找個大夫?”姚萬吉搖搖頭:“不用,已經殘廢了,還找大夫幹嘛?”於振海道:“到底怎麼回事兒?”姚萬吉鬧著頭,不說話。於振海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轉身走出門去。

       姚萬吉看著於振海的背影,站起身,笑了笑:“這兩個大傻蛋,哈哈,出去吃好吃的嘍。”說著,揣著錢,一個人搖搖晃晃的走出巷子,迎面一輛車開了過來,姚萬吉數著錢,沒有看路,車燈照在姚萬吉的身上,姚萬吉猛地抬起頭,想閃開,車子飛奔而來,姚萬吉趴在地上,車子從他身上碾過,姚萬吉聽見腿骨斷裂的聲音:“我的腿,我的腿!”

       岑小津回到家,岑安道:“怎麼去了這麼久啊,他怎麼樣?”岑小津道:“沒事兒了,顧大哥給他做了手術,現在應該休息了。”岑安道:“沒事兒就好。”岑小津道:“爹啊,你知道麼?他是想刺殺清華的父親才被顧大哥打傷的。”岑安驚恐的瞪大了雙眼:“什麼?那我們豈不是害了他?”岑小津搖搖頭:“沒有,顧伯伯沒殺他,反而和他做了朋友。他這個人,真的好怪,好像,好像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岑安笑了笑:“他?以前不都是賊頭頭麼?怎麼變成他了?”岑小津愣了一下:“爹啊。”岑安笑了笑:“開玩笑的,認真幹嘛?”岑小津道:“清華啊~現在對他都著迷了,也不知道是好事兒還是壞事兒,我總怕清華受傷害。”岑安笑了笑,拍拍岑小津的肩膀:“趕緊休息吧。別人的未來如何,是別人自己掌握的,你又沒法改變,是不是?”岑小津點點頭:“我知道了爹,早點兒休息吧。”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7: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集
        顧清華坐在沈勝天的床頭:“渴不渴,給你倒水喝?”沈勝天搖搖頭:“不用了,謝謝。你去休息吧,不早了。”顧清華搖搖頭:“你累不累?不累的話,我們聊聊天好麼?”沈勝天笑了笑:“不累,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可能,你大哥已經殺了我了。”顧清華紅了臉:“我們是朋友嘛,說什麼謝謝。”沈勝天笑了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真的不知道。”顧清華笑了笑,道:“我們說說你好麼?”沈勝天皺著眉頭:“我?我有什麼可說的?”顧清華道:“嗯,我們從頭說吧,說說你小時候。”沈勝天陷入沉思:“小時候?”

     “勝天,快點兒,老師來了,今天不許在淘氣了,要好好學習,知道麼?”“知道了爹,放心吧,這次我還會考第一的。”“乖兒子,將來爹的生意都是你的,你要好好珍惜啊,跟著老師好好學知識,學功夫,將來做個有用的人。”“嗯,爹,我一定會,要麼,我就做大商人,要麼,我就做大俠。”“傻孩子,做什麼大俠啊,好好讀書,只要你平平安安的,爹就心滿意足了。”“爹啊,你要去哪裡啊?”“爹爹,要去見一個老朋友,你也去?爹帶你去見見世面。”“好哇,我要吃糖人~”“嗯,你聽話,爹爹回來就給你買。”“爹爹最好了!”

     “你出老千?”“呵呵,無毒不丈夫,是你太傻,這麼相信我!”“你到底想怎麼樣?”“我?我要拿走屬於你的一切,這些,都是我的了~包括你們的命!”“不,勝天,快跑~”“爹,我,我要和你在一起,爹~你不要殺我爹,不要殺我爹!”“滾開!”“顧立,別傷害我兒子,我願賭服輸!你放我兒子走!”“給我去死吧!”“勝天快跑~”一聲槍響:“爹,爹!”管家帶著沈勝天逃出去。一陣混亂之後,沈勝天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船上,漂在海面上,不知去向何方,呆呆得想著發生的一切,不禁捏住了拳頭:“顧立,我不會放過你。”

     “天哥,天哥?”顧清華輕輕的拍了拍沈勝天:“你怎麼了?”沈勝天回過神:“哦,我,我,我有點兒累了,我想休息。”顧清華點點頭:“那好,你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有什麼事兒,記得喊下人,我明早再來看你,對了,明天想吃點兒什麼?”沈勝天道:“隨便,粗人一個,沒什麼喜好,吃的飽就好。”顧清華點點頭,給沈勝天蓋了一下被子:“那,你好好休息,晚安。”沈勝天點點頭:“晚安。”

      於振海垂頭喪氣的回到家:“這個混蛋,到底跑到哪兒去了?!”正想著,一群人抬著姚萬吉就沖了過來:“海哥,海哥~”於振海迎上去:“怎麼了?”一個人道:“他在街上被車子壓上了,腿,斷了。”於振海看著姚萬吉:“萬吉,萬吉~?”姚萬吉昏迷不醒,於振海皺著眉頭:“這都是得罪哪路神仙了,一個不見人影,一個就總是出事兒。哎,真是~快,把他抬進去。”岑小津慢慢的走過來:“海哥,怎麼了?”於振海回過身:“萬吉出車禍了,對了,你有沒有看見勝天?”岑小津想了想,搖搖頭。於振海歎了一口氣,掐著腰,皺著眉頭:“這個混蛋,到底跑到哪兒去了!”岑小津道:“姚萬吉不知道?”於振海看著岑小津:“什麼意思?”岑小津搖搖頭:“沒,沒什麼,我回家了。”

       於振海走進家門,看著床上躺著的姚萬吉,歎了一口氣:“你倆,沒有一個叫人省心的。”說著,輕輕的給姚萬吉蓋了蓋被子,於振海摸到姚萬吉的上衣兜,看見裡面鼓鼓的,於振海皺著眉頭掀開被子,發現姚萬吉兜裏揣了五十塊,姚萬吉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按住於振海的手:“你幹嘛?!”於振海道:“你哪來兒的錢?”姚萬吉看了看:“怎麼就這麼多了?~我的錢呢?我的錢呢!?”於振海道:“誰給你的,說!”

       姚萬吉道:“我,我被車子壓斷了腿,那個人給我的啊!”於振海道:“你腿本來就斷了,你幹嘛要訛人?!”姚萬吉看著自己的腿:“喂,你夠了,我已經殘疾了,你還想我怎麼樣啊?啊?!是不是我被車撞了就活該倒黴啊,我的後半輩子,就值這幾百~五十塊?”於振海看著姚萬吉的腿,把錢放進他的口袋:“總之,作為兄弟,我奉勸你,萬事自己小心,人在做,天在看!”姚萬吉撇撇嘴:“對了,天哥呢?回來了麼?”於振海坐在一旁,搖著頭:“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我真擔心他會出事兒。”姚萬吉看了看外面的月亮:“放心吧,天哥吉人天相,不會有事兒的。”

       次日,於振海信步走出家門,遠遠看見岑小津坐在門口上發呆。於振海走過去,道:“小津,你怎麼了?”岑小津回過神:“哦,海哥,沒,沒什麼。”於振海皺著眉頭:“是不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岑小津笑了笑:“嗯,或許是吧~”於振海歎了一口氣,踢著一旁的石頭。岑小津看了看,道:“你今天不用開工?”於振海笑了笑:“房子都沒了,車也沒了,還開什麼工啊。等做些靈活,買了車子再說吧。”岑小津想了想,忽然道了一句:“你是不是喜歡清華?”於振海愣了一下:“啊?你,你說什麼呢!”

      岑小津心裡明白了三分,道:“清華雖然是大家閨秀,但是,不喜歡那種高檔的生活,她很喜歡做黃包車,最近顧伯伯正在找人手,要辦黃包車公司,不如,你去試試看,或許,你可以做顧家的車夫呢?”於振海看了看岑小津:“真的?”岑小津點點頭:“是啊,而且,你要是真的做了車夫,每天送清華上學放學,感情也可以增加一步啊~”說到這兒,於振海紅了臉,不自覺的撓撓頭:“那,那感情好。”岑小津看著於振海,心道:“你和沈勝天是好朋友,必定也不是什麼好人,既然你喜歡清華,那就正好把清華安排在你的身邊,你們兩兄弟互相牽制,最好是能大打出手,這樣,一定能讓清華走出迷途。嗯,這個辦法,一定沒錯。”於振海想了想:“只是,顧老闆,能接受我麼?”岑小津笑了笑:“你是指什麼?做車夫還是做女婿?”於振海笑了笑,不做聲,紅了臉,岑小津道:“正好,我也要去,你同我一起去吧。”於振海點點頭:“好,那,我先回去換身衣服~”岑小津點點頭,於振海笑著轉身跑開了。
  
       顧立走進門,道:“庭寬~”顧庭寬迎了上去:“二叔,怎麼了?”顧立道:“沒什麼,你爹呢?”顧庭寬道:“爹出去和方老闆談生意去了。有什麼,和我說也可以的。”顧立笑了笑:“也好,我聽說,最近,大哥收留了一個外人在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顧庭寬笑著搖搖頭:“二叔,你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不是很明白。”顧立笑了笑:“哦,我聽說,那個人,被人偷偷收留在顧家,而那個人,正是刺殺你爹的人,我說的,沒錯吧?”顧庭寬搖搖頭:“二叔,你這道聽途說,可不是什麼好事兒啊。”顧立道:“為了大哥的安全,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我帶了一些手下來,想要搜尋一下整個宅子,你意下如何啊?”顧庭寬聳聳肩:“好啊,您隨意~”顧立笑了笑:“給我搜~”

       顧庭寬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喝著茶,顧立的手下四處找了找:“爺,沒有。”顧立看著顧庭寬,皺著眉頭。顧庭寬笑了笑,放下茶杯:“二叔,還有什麼要指示的?”顧立笑著搖搖頭:“沒有,恐怕,我真的是被人騙了吧。”正說著,顧清華拿著藥箱走了過來:“大哥啊,你快帶我去看天哥~”顧立回過身,笑道:“你說什麼?”顧清華愣了一下:“二叔?”顧庭寬衝著顧清華搖著頭,顧清華把藥箱放在身後:“二叔~”顧立走過去:“天哥?誰?”顧清華看著顧庭寬,道:“是,是我的一個朋友,因為救我收了傷。”顧立笑了笑,看看顧庭寬:“受了傷?是什麼傷?刀傷,還是槍傷?”顧清華怯怯的看著顧立,不知道怎麼回答。

      岑小津拖著於振海走了進來:“清華~”看見眾人的架勢,愣在那兒。顧清華道:“二叔,天哥他~”顧庭寬笑了笑,扯過於振海:“哎,天哥,你沒事兒啦?”於振海一頭霧水:“什麼?”顧庭寬推了推於振海:“清華剛剛還說想去看你呢,想不到你這麼快就康復了啊。清華,藥箱放下吧,不用去了。”顧清華心領神會,放下藥箱:“天哥,你怎麼起來了?”於振海看著岑小津,岑小津想了想,道:“是啊,天哥,我就是看你傷好了,才帶你來這兒的,讓你知道,清華照顧你是多麼的辛苦,你應該好好歇歇她,是嗎?天哥!”說著,衝著於振海點點頭。

       於振海雖然是拉黃包車的,但跟著沈勝天他們在一起久了,經歷過很多江湖上的事情,倒也是猜出了八九分,連忙話鋒一轉:“哦,是啊,想不到今天這麼多人,打擾了,你們要是又要是商量,我就先走了~小津,走吧~”岑小津點點頭,兩個人轉身就要走,顧立道:“慢著!”於振海站在那兒,和岑小津慢慢的轉過身:“請問,還有什麼指教?”顧立笑了笑:“你就是天哥?”於振海點點頭:“是~”顧立走到於振海身邊,上下打量了一下於振海:“你受傷了?怎麼受傷的?”於振海還未說話,顧清華跑過去,道:“有人在上學的路上要調戲我,天哥看見了,就幫我把那些人趕走了。後來,又拉著我回學校,手掌還有腳底板都受傷了。”顧立笑了笑,看了看於振海的手,寬大的手掌上面,因為拉黃包車的緣故,滿是老繭。顧立皺著眉頭:“這是怎麼回事兒?”於振海笑了笑:“因為我是做這行的,所以,傷口愈合的特別快,而且都是小傷,不打緊。”顧立看了看,笑了笑,擺擺手:“那好,不耽誤你們敘舊了,我先走了~告辭!”顧庭寬迎出去:“二叔,慢走。”

       眾人送走顧立,鬆了一口氣。於振海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顧庭寬看了看岑小津,岑小津道:“哦,這位,是沈勝天的好兄弟,於振海。”顧庭寬點點頭:“沈勝天受傷了,在我的別院養傷。我們懷疑,這次的刺殺行動,就是我二叔搞的鬼。”於振海皺著眉頭:“刺殺?受傷?和勝天有什麼關係?!”顧清華道:“天哥,就是刺殺我爹的殺手。他是被我大哥打傷的。”於振海搖搖頭:“你們胡說,勝天是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顧庭寬道:“具體的事情,我們也不了解,只是,他最後懸崖勒馬,救了我爹,我爹為了感謝他,才會放出消息,說他已經死了,讓他在這兒秘密的養傷。”於振海道:“那,我能不能見見他?”顧庭寬看了看岑小津,岑小津點點頭,顧庭寬道:“好,請。”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7: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集
       於振海跟著顧清華和顧庭寬還有岑小津來到別院,沈勝天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不動彈。於振海走過去,道:“勝天,勝天!?”沈勝天慢慢睜開眼睛:“振海?你怎麼來了!?”於振海道:“你怎麼搞得,為什麼要去殺人?”沈勝天不做聲,於振海道:“是為了萬吉?”沈勝天看著岑小津,岑小津別過身子,於振海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你跟我說啊!”沈勝天不做聲,道:“萬吉呢?”於振海搖搖頭:“腿被人打殘了,問他怎麼回事兒也不說。”沈勝天皺著眉頭,憋著嘴,不做聲。

       於振海道:“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殺顧老闆?”沈勝天側過身子,於振海一把掀開沈勝天的被子,按住沈勝天的胸口,舉起拳頭:“你到底說不說?!”顧清華和岑小津攔住於振海:“你幹嘛啊?”於振海道:“你們到底有沒有把我當兄弟?你們為什麼每次有事兒都不和我說!?”顧庭寬按住於振海的手,道:“他需要休息。”於振海皺著眉頭,看著沈勝天,氣呼呼的坐在一旁。

       岑小津道:“我想,他有他的原則和道理的,他就是這樣的脾氣,不是麼?”沈勝天看了看岑小津,岑小津笑了笑,拽過顧清華:“清華,你不是想找一個黃包車夫麼?你看看海哥行不?”顧清華看了看岑小津:“為什麼啊?”岑小津道:“因為他就是拉黃包車的啊,而且家裡起火了,車子被燒了,他現在沒有工作,他又是天哥的朋友,這不是很好麼?”顧清華看了看沈勝天,沈勝天笑了笑,顧清華想了想,看看顧庭寬,顧庭寬不做聲,顧清華點點頭:“好啊,就這樣。等爹爹回來,再彈僱工條件。”顧庭寬道:“不用,我說也是一樣,海哥是吧?有什麼條件?”

       於振海站起身:“沒什麼條件,只要有份工,能養活起自己,就可以了。”顧庭寬點點頭:“那好,包吃不包住,一個月十塊,你就負責拉著清華到處走,成麼?”於振海笑了笑,點點頭:“成,忒成了!”顧庭寬笑了笑:“那好,明天就開始上班吧,清華,我先走了哦~”顧清華笑了笑:“嗯,大哥慢走~”

        岑小津拖著顧清華走出門:“怎麼樣?”顧清華一頭霧水:“什麼怎麼樣啊?”岑小津笑了笑:“於振海啊。”岑小津皺著眉頭:“就是個拉黃包車的,能怎麼樣?”岑小津道:“你看沒看出來,他喜歡你啊?”顧清華瞪大了雙眼:“什麼?他喜歡我?”岑小津捂住顧清華的嘴巴:“你小點兒聲。”顧清華道:“誒呀,你,你怎麼這樣啊,你明明知道我~你太討厭了!”岑小津道:“怎麼了嘛?”顧清華道:“他要是經常跟我在一起,天哥誤會了怎麼辦啊,你呀,辦事兒太不地道了~”岑小津道:“誒,可別讓我好心做好事兒啊,我是覺得他比那些人可靠,我才介紹來你這兒做車夫的,你要是不喜歡,叫你大哥趕他走好了。”顧清華搖搖頭:“不行,天哥都答應了,看在天哥的面子上,我也應該讓他留在這兒啊。”岑小津撅著嘴巴:“天哥天哥,你就知道你的天哥~”顧清華笑了笑:“怎麼啦,你吃醋啊?”岑小津道:“別忘了我和你說過什麼,小心駛得萬年船。”顧清華笑了笑:“我知道了,走吧,去拿些水果來吃。”

       於振海道:“喂,你到底怎麼了,和我說說。”沈勝天道:“你別問了。”於振海道:“昨晚,我出去找你,萬吉出去溜達,被車撞了,本來腿已經斷了,問他他也不告訴我為什麼,還訛了人家五十塊,真不知道應該拿他怎麼辦。”沈勝天歎了一口氣:“房子是怎麼回事兒?”於振海搖搖頭:“我不知道,我回家的時候就看見大家在救火,燒的什麼都不剩了。”沈勝天道:“恐怕,我知道是誰做的。”於振海愣了一下:“什麼意思?”沈勝天道:“你別管了,總之,你萬事小心,如果有可能,你以後就在顧家住著好了。”於振海道:“你什麼意思?”

       沈勝天不做聲,於振海繼續說道:“你從來就沒把我當兄弟。”沈勝天看著於振海,於振海道:“你總是保護我,遷就萬吉,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沈勝天!我們從十三歲那年就在一起生活了,你從來都不為自己考慮,你以為你是誰,你是大俠麼?你是救世主?我告訴你,你不是,你什麼都不是!你是我兄弟,我們說過,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可是你做到了麼?你說!”沈勝天拉了拉被子:“我不和你吵。”於振海道:“我也告訴你,這次別想把我踢開,我一定會弄清楚的。”

        顧清華和岑小津拿著水果,笑著說著笑話就要往屋裡走,顧立帶著人,站在門口,衝著兩個人笑著。顧清華愣了一下:“二,二叔?!”顧立笑了笑:“怎麼,來大宅做什麼啊?”顧清華皺著眉頭,看著岑小津,岑小津低著頭,快步走開。顧立走過去,拿起籃子裏的水果:“給誰吃啊?”顧清華道:“二叔,你來做什麼?”顧立收住笑,道:“給我搜!”手下奪門而進,顧清華人了水果,朝相反的方向跑去,邊跑邊喊道:“天哥,快走啊!”

        於振海坐在床邊,擺弄著手裡的茶杯,聽見顧清華的喊聲,愣了一下:“勝天~”沈勝天皺著眉頭:“壞了,你趕緊帶她們走!”說著,掀開被子就要起來。於振海攔住沈勝天:“你受傷了,不能和他們硬碰硬,你到底得罪誰了?”沈勝天面露難色:“如果這次我能活著回家,我就告訴你。”岑小津推開門:“快走~”於振海扶著沈勝天,沈勝天抓起衣服,推開於振海:“你帶小津和清華走。”岑小津道:“你瘋了?外面好多人呢,我帶你從後門走!”沈勝天笑了笑:“你知道有後門,別人不知道有後門麼?”岑小津愣了一下,顧清華跑了過來:“天哥,快走~”沈勝天披著衣服,站起身,道:“謝謝你們,不用保護我了,我自己犯的錯誤,我自己承擔。”顧清華抓著沈勝天的胳膊,道:“天哥,你別傻了,他們會殺了你的,聽我的,快走~”沈勝天笑了笑:“清華,謝謝你~”說著,推開顧清華走出門去。

        顧清華還想追出去,岑小津攔住顧清華:“清華,別去啊,危險啊~”顧清華道;“要是大哥和爹說的都是真的,天哥一定會死的,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天哥去死啊!”於振海道:“你倆留在這兒,我出去!~”說著,跑了出去,顧清華道:“小津,我拖住我二叔,你快去找我大哥,只有我大哥能救天哥了,快去~”岑小津看著顧清華,點點頭。顧清華和岑小津跑出門,被手下攔個正著,兩個人被帶到前廳,發現沈勝天和於振海被繩子綁了個結結實實,顧清華道:“二叔,你要幹嘛?”顧立笑了笑:“我?我說過,有人要殺你爹,而有人,窩藏了殺手,這個人,就是那個殺手!”顧清華道:“才不是,他是我的好朋友,是我的救命恩人!”顧立道:“救命恩人?那為什麼一開始不告訴我?要藏著掖著!?”顧清華支吾著,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顧立笑了笑,走到沈勝天跟前,道:“你就是沈勝天?”沈勝天看著顧立,點點頭。顧立笑了笑:“說,是誰指使你殺我大哥的?”沈勝天道:“你不知道?”顧立笑了笑:“我怎麼會知道?”沈勝天笑了笑:“你不知道的話,又怎麼會知道我是殺手。”顧立一愣,顧清華道:“對啊,二叔,你是怎麼知道的?這事兒除了我和爹爹,大哥,沒人知道的,除非~”岑小津道:“除非,僱兇殺人的那個人就是~”顧立吼道:“閉嘴!”岑小津和顧清華抱在一起,怯怯的看著顧立。

       顧立拿著刀子,慢慢的蹲下身子,道:“你別管我怎麼知道的,我就想知道,你是不是要殺我大哥?”沈勝天點點頭:“是~”顧清華道:“二叔,你別傷害天哥,我爹已經原諒天哥了!”顧立笑了笑,用刀子抹著沈勝天的臉:“你怕麼?”沈勝天看著顧立,笑了笑:“我怕什麼?”顧立笑了笑:“怕死~”沈勝天道:“我早就死過了,大火沒燒死我,這一次,你照樣殺不死我。”顧立皺著眉頭,靠在沈勝天的耳邊:“你好像什麼都知道。”沈勝天笑了笑:“我不傻。”顧立道:“你辦不成事兒,我不能留你,要怪,只能怪你技不如人。”沈勝天道:“看來,我真的猜對了,那個大老闆,就是你?”顧立笑了笑,站起身:“給我拖出去~”

    “住手!”顧偉和顧庭寬走了進來:“誰敢動?”顧立撇了刀子:“大哥,我找到那個要刺殺你的臭小子了!”顧偉道:“二弟,你夠了~這件事我已經不追究了,你何必來插一刀?”顧立道:“大哥,放虎歸山,後患無窮啊!”顧偉道:“我辦事自由分寸,用不著你來教。你從我大宅鬧到別院,有沒有把我這個兄長放在眼裡?”顧立道:“大哥!”顧偉擺擺手:“好了,都給我滾出去!”顧立看著沈勝天,衝著手下擺擺手:“走!”帶著人走了出去。


      岑小津和顧清華幫沈勝天和於振海解開繩子,沈勝天身子搖搖晃晃的,於振海扶住他:“沒事兒吧?”沈勝天搖了搖頭,血順著傷口慢慢的流了出來,顧清華道:“快扶天哥回去吧。”眾人點點頭,進了屋子。沈勝天躺在炕上,道:“顧老闆,謝謝你。”顧偉道:“要不是廳寬回去找我,我還真沒想到二弟會來這兒找你。”於振海道:“不過,現在看來,那個人,和這件事有莫大的關聯。”岑小津點點頭,看著顧清華,顧清華道:“爹啊,難道,二叔真的是幕後黑手?”顧偉笑了笑:“女孩子,不要管那麼多的事情,知道了麼?”顧清華道:“可是,二叔要是總抓著天哥不放,天哥以後怎麼辦啊?”顧庭寬道:“不會的,這一次,我相信二叔不會再動勝天了。”沈勝天點點頭:“只怕,給你們帶來了麻煩。”顧偉笑了笑:“有沒有興趣來我的鋪子做事?”沈勝天愣了一下:“我?”顧偉笑了笑:“嗯,我很欣賞你~”沈勝天想了想:“我~”顧偉道:“不用勉強,慢慢考慮。我還有事兒,先走了~”

      顧清華陪著顧庭寬和顧偉走出門,道:“爹啊,你真的打算讓天哥在鋪子裡面做事?”顧偉笑了笑:“你覺得怎麼樣?”顧清華捏著裙子,笑著:“一切聽爹的安排啊。”顧偉道:“清華,有件事兒爹要和你說清楚,爹雖然欣賞他的為人,但是,從心理來說,爹只希望他做我的助手,而不是女婿,你懂麼?”顧清華愣了一下:“為什麼?”顧偉道;“我看的出來,這小子,絕對不是池中物,你沒辦法去駕馭他。”顧清華低著頭:“我~”顧偉笑了笑:“好了,做朋友就好,千萬別再往下發展了,知道麼?”顧清華點點頭:“哦,我知道了。”顧庭寬道:“爹,還有一個於振海,想來咱家做車夫,是沈勝天的好兄弟。”顧偉想了想:“就是旁邊那個高高瘦瘦的?”顧庭寬點點頭,顧偉想了想:“也罷,你安排就好了。”顧庭寬點點頭,顧清華跟著兩個人,一起走了出去。

       岑小津看著於振海,道:“怎麼樣?開心麼?”於振海笑了笑:“勝天沒事兒,我自然開心啊。”岑小津笑著搖搖頭:“不,我是說,來顧家做車夫。”於振海笑了笑:“開心啊,有工作,當然開心了。”說著,端起茶杯就喝了一口茶。沈勝天道:“以後你得加油啊,小津可是幫了你大忙了。”於振海笑了笑:“希望,一切順利才好,不是麼?”沈勝天道:“別忘了,你這條大長腿還有這臉蛋兒,多少人都想要呢,肯定可以的,相信我~”於振海道:“你安心養傷吧,一切都有我呢。”沈勝天點點頭,於振海道:“我先回去收拾收拾,小津,你幫我照看勝天可以麼?”岑小津看了看沈勝天:“哦,好的~”於振海衝著沈勝天點點頭,走出門去。

       沈勝天看著天棚,皺著眉頭,岑小津道:“你怎麼了?”沈勝天道:“那個人,你知道叫什麼麼?”岑小津道:“你說清華的二叔?”沈勝天“嗯”了一聲,岑小津道:“好像,好像是叫顧立。”沈勝天笑了笑:“果然是他。”岑小津道:“怎麼,你認識?”沈勝天搖搖頭:“沒,沒有。”岑小津道:“聽清華說,她二叔一直就覬覦她爹的財產,或許,這次刺殺,就是他二叔搞得鬼。不過,你倆也沒有什麼交集,以後,應該不會有事兒了。”沈勝天看著天棚,自言自語道:“交集?總有一天,所有的事情,都要算清楚。”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7: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集
        於振海溜溜達達的回了家,姚萬吉道:“海哥,你去哪裡了?我都要餓死了,快做飯啊!”於振海道:“不做了,出去吃。”姚萬吉慢慢坐起身子:“我這腿~”於振海道:“你和我說實話,勝天是不是為了你出去殺顧偉的?”姚萬吉不做聲,於振海道:“看來是這樣了,你倆啊,什麼都不和我說~這是服了你們了。”姚萬吉道:“天哥現在怎麼樣了啊?”於振海道:“受了很重的傷,不過沒什麼大礙,你放心好了。”姚萬吉點點頭:“你去哪兒了?”於振海想了想,道:“哦,出去找工作了。”姚萬吉道:“結果如何啊?”於振海笑了笑:“成功了,以後,可以老老實實的拉車了。”姚萬吉撇撇嘴:“哦,天哥呢?”於振海道:“你幹嘛老提勝天啊,你真的那麼擔心他?”姚萬吉目光躲閃著,道:“我,我只是擔心天哥而已。”於振海道:“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好了,其餘的,你少管。”姚萬吉轉著眼珠子,點點頭。

        岑小津擦著沈勝天額頭上的汗珠,道:“你剛剛為什麼不逃走?”沈勝天笑了笑:“我這個樣子,又能逃到哪兒去?扶我起來,我想坐一會兒。”岑小津慢慢的扶起沈勝天,沈勝天咳嗽了兩聲,道:“這幾天,麻煩你了。”岑小津笑著搖搖頭:“問你個問題,如實回答我,好麼?”沈勝天點點頭:“你問吧。”岑小津道:“你喜歡清華麼?”沈勝天皺著眉頭:“為什麼要這麼問?”岑小津道:“回答我,喜歡,還是不喜歡?”

       沈勝天笑著搖搖頭:“真搞不懂你們女兒家的心思。”岑小津道:“那就是喜歡嘍?”沈勝天搖搖頭:“我怎麼可能會喜歡清華呢,我喜歡~”說到這兒,沈勝天不自覺的看了看岑小津,又自嘲的笑了笑,目光轉到別處,道:“我喜歡的,不是那個類型。”岑小津靠在一旁的椅子上:“可是清華喜歡你,你看不出來?”沈勝天道:“這我可沒辦法,我阻止不了別人喜歡我,就像,別人不能阻止我喜歡她一樣。”岑小津道:“可是,如果你不喜歡清華,你就應該和清華說清楚,免得清華錯付真心。”沈勝天點點頭:“也對,感情這個東西,可不能隨隨便便的開玩笑,謝謝你的提醒。”岑小津道:“我只是在意清華,我不想讓她受傷而已。”沈勝天點點頭:“清華有你這麼好的姐妹,很幸福。”岑小津道:“於振海和姚萬吉有你這樣的兄弟,也很開心,不是麼?”沈勝天笑了笑,點點頭。

       顧立找到趙健:“這下可慘了。”趙健道:“怎麼了?”顧立道:“我大哥現在護著那個小子,怕是再也奈何不了他了。”趙健道:“這小子命真大,槍打不死,火也燒不死他~我們下步怎麼辦?”顧立道:“我總覺得,這個沈勝天,似曾相識,那種眼神,真的好熟悉,可是在哪兒見過,我又想不起來。”趙健笑了笑:“沈勝天?只不過是碼頭的一個工人而已,你怎麼會見過。”顧立皺著眉頭,搖著頭:“不,那雙眼睛,我真的很熟悉,充滿了仇恨,充滿了憤怒。可究竟在哪裡呢?”趙健拍了拍顧立的肩膀:“既然想不起來,就算了,你大哥如果有了戒心,我們以後,可就不好辦了。”顧立捏了捏拳頭:“軟的不行,就來硬的,我就不信這個老不死的,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趙健點燃一顆煙:“對了,四爺就要到了。”顧立回過身:“哪個四爺?”趙健笑了笑:“龍四。”顧立坐在一旁,拿起茶杯:“哦?賭神龍四?他來做什麼~”趙健道:“你不知道?東北賭王高進同他下了戰書,我們都收到請貼了,要見證兩大賭王的對決,有興趣沒有?”顧立慢慢的喝了一口茶:“聽起來不錯,什麼時候?”趙健想了想:“嗯,一個星期以後吧。”顧立慢慢的放下茶杯,道:“我聽說,他手下有個殺手,很厲害,叫藍鷹,是麼?”趙健想了想:“似乎有這麼一碼子事兒。”顧立想了想:“不錯,等他來了,我們見一面,你意下如何?”趙健笑了笑:“你又開始想做壞事了~”顧立笑了笑,點燃一顆煙。

       顧清華掀開門簾:“天哥,覺得怎麼樣?”沈勝天道:“清華,來了啊,坐~”顧清華在旁邊撿了一張凳子坐下:“我給你帶了一些吃的來。我親手做的,嘗一嘗?”沈勝天道:“清華,我有話想和你說。”顧清華笑了笑:“好啊,說吧。”沈勝天道:“你,你喜歡我?”顧清華紅了臉,雙手放在胸口搓著:“你聽小津說的?好羞~”沈勝天道:“我,我很謝謝你這麼長時間以來對我的照顧,但是,但是我不是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人,我什麼都沒有,我連自己都養不好,又怎麼能去給你幸福呢?”顧清華道:“我喜歡你,並不是想什麼大富大貴,我只是~·”沈勝天道:“只是因為我救過你?換成誰都會那樣做的,你不用因為這件事就怎麼樣的。我們真的不合適。”

       顧清華道:“是不是,小津和你說了什麼?”沈勝天道:“你不要誤會,她什麼都沒說。我不是瞎子,我看的出來你喜歡我。但是,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你救回來的人,我應該對你說實話。我們真的不合適,你,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顧清華站起身,看著沈勝天:“你是什麼意思?”沈勝天道:“我,我只是說實話,我不想騙你。”顧清華道:“你說我配不上你?”沈勝天擺著手:“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是我配不上你。”顧清華捏著拳頭,咬著嘴唇:“我把東西放這兒了,你自己拿。”說著,轉身跑了出去。岑小津端著面盆,看見顧清華:“清華~”顧清華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於振海在門口,剛停好車子,顧清華沖了出來:“走~”於振海道:“怎麼剛來就走啊?”顧清華跳上車:“叫你走就走啊~哪兒來這麼多廢話!”於振海一頭霧水的拉起車子,跑了起來。

       岑小津走進門:“怎麼搞得,你和清華說什麼了?哭著就出去了。”沈勝天靠在床上:“我只是,我只是說我們不合適。”岑小津把面盆摔在桌子上:“喂,你有沒有搞錯啊,你幹嘛說得那麼直接,清華是女孩子,你總得給人家留點餘地吧?”沈勝天道:“我不想騙她,我不希望拿感情來開玩笑,你懂麼?”岑小津道:“我不懂,我只知道,長這麼大,你是清華喜歡的第一個男人,你就算拒絕,也要一點點兒來啊,你說的這麼直接,清華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和你沒完!”沈勝天道:“我要是總是跟她糾纏不清,你才應該和我沒完,那樣是在害她!”岑小津道:“我,我才不和你說了呢!你,你就是個賊頭頭,你自己照顧自己吧!”說著,頭也不回的轉身出去了。沈勝天靠在床上,自言自語道:“賊頭頭?我是賊頭頭?有意思~呵呵!”

       於振海拉著顧清華,來到護城河,顧清華坐在車上,不斷的哭著,於振海停了車,呆呆的看著顧清華:“清華,別哭了。”說著,遞上了自己的手帕。顧清華接過手帕:“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麼對我,我究竟哪裡不好了!你說,我究竟哪裡不好?”於振海撓撓頭:“這,這我怎麼知道。”顧清華道:“我喜歡他,沒錯啊,他為什麼不喜歡我,我照顧他這麼久,我對他是怎麼想的,他應該知道的~”於振海道:“或許,你倆真的不合適呢?”顧清華站起身:“我倆為什麼不合適,你說啊,你說啊!”於振海道:“你倆,你倆身份相差太大,你是大小姐,他,他只是個窮小子,他配不上你~”

        顧清華道:“胡說,我爹都說了,他絕對會有一番作為的,再說了,我又不是什麼見錢眼開的人,我只是想和天哥在一起,這樣也有錯麼?”於振海道:“你沒錯,勝天也沒錯,只是,他不接受你,你付出再多也是徒勞的~你為什麼不能珍惜一下你身邊的人呢?”說道這兒,於振海低下了頭:“也不是所有的窮小子,都不會對你動心的。他不喜歡你,不代表別人不喜歡你。”顧清華看了看於振海,道:“你,什麼意思?”於振海道:“我~沒什麼,我只是想說,你真的很優秀,你會有更好的未來和選擇的,你的未來,一定會很幸福,你相信我。”顧清華看了看於振海,擦擦眼睛,笑了笑。

       高進慢慢的走下火車,衝著手下道:“顧老闆呢?”手下看了看四周:“應該來了,等我去問問。”高天點點頭,顧庭寬迎了上去:“高老闆!”高進笑了笑:“庭寬。”顧庭寬道:“坐了那麼久的火車,累了吧?”高進笑了笑:“還好。”顧庭寬的手下接過行李:“已經安排好了房間,我爹說了,讓我帶高老闆四處走走,安全什麼的,您放心好了。”高進點點頭:“這次應邀來參加比賽,確實很難得,龍四來了麼?”顧庭寬搖搖頭:“還沒接到消息,相信過兩天也會來的。”高進點點頭:“其實,我心裡還真是沒有什麼把握。龍四一直都被人當成神,我們的第一次對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顧庭寬道:“只是互相切磋一下,何必這麼認真呢?”高進笑了笑:“這你就說錯了,對於我們來說,一次,有可能就是一生。”顧庭寬笑了笑:“我不懂,對不起。”高進道:“你也說了,何必這麼認真呢?早就聽聞北平城非比尋常,我可要好好溜達溜達了。”顧庭寬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高老闆,請~”

        沈勝天收拾好東西,掀開門簾,顧清華和岑小津一起走了進來:“天哥,你要去哪兒?”沈勝天道:“我已經打擾多時了,身子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我應該回家了。”顧清華道:“你是想躲著我?”沈勝天笑了笑:“怎麼會,昨天,真是對不起,我沒有而已的。不過,我也真的應該回去了,打擾你好久了。嗯,謝謝你們的照顧,以後有機會,我再報恩。”顧清華道:“那,我爹說,找你來鋪子做事,你考慮好了麼?”沈勝天道:“我覺得,還是自由自在一點兒好,我不想受到約束,替我轉告顧老闆,這份情誼,心領了。”顧清華還想說什麼,岑小津道:“那,你以後怎麼打算的?”沈勝天搖搖頭:“我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唄,謝謝了~告辭!”說著,拎著包裹就走了。顧清華看著沈勝天的背影,默默的歎了一口氣。

       火車慢慢的停了下來,龍四帶著藍鷹下了火車。藍鷹四處看了看:“四哥~”龍四叼著雪茄,示意藍鷹不要說話,趙健和顧立迎了上來,趙健笑著道:“四哥~”龍四笑了笑:“好久不見~”趙健道:“大駕光臨,小弟有失遠迎啊。”龍四道:“只是來切磋一下,以武會友,何必搞得這麼大排場。”趙健道:“這位,是我的好朋友,顧立~這位,就是四哥~”顧立伸出手:“早就聽聞龍四爺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氣度不凡啊~”龍四道:“別給我戴高帽子了,這是我兄弟藍鷹,這一個多星期,恐怕還得二位多多照顧了。”趙健道:“那是自然,已經安排好了住處,四哥,請吧~”龍四衝著藍鷹點點頭,藍鷹拿著行李,趙健的手下走過去,藍鷹警惕的看了看,龍四笑了笑,藍鷹把行李遞給下人,跟在龍四的身後。

        顧立道:“你倆怎麼認識的?”趙健笑了笑:“戰場上的生死之交。”顧立笑了笑:“那,確實可以幫我不少的忙了。顧偉,這次你還不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2-9-30 05:36 , Processed in 0.12115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