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爱卿用不变

[原创] 梦情涵心著作<千王之王重出江湖》同人文-----混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7: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
       顧偉和顧庭寬帶著高進來到全聚德,顧偉道:“高老闆,初來北平,感覺還習慣麼?”高進笑了笑:“在東三省呆慣了,來到這兩朝古都,著實有些招架不住啊。”顧偉笑了笑:“比賽時間還早,讓庭寬帶著你多走走,看看這北平城。”高進道:“我看著賭業,在北平城,似乎不是怎麼發達啊。”顧庭寬笑了笑:“高老闆,您剛下火車,還沒走過這北平城,怎麼知道不發達呢?現在,動蕩不安,倒是有更多的人,願意把身家性命放在這賭桌上,每天因為賭,家破人亡的不知道有多少人。”高進看著樓下來來往往的車輛,道:“哎,賭,未必是個好東西啊。”顧偉笑了笑,給高進斟了一杯茶:“高老闆,不知道對這次的比賽,有沒有把握啊?”高進接過茶杯,道:“我從未見過龍四,不太了解他,不過聽人說,他就是一個神,能夠有機會和他切磋一下,倒是不錯的選擇。”顧庭寬在一旁,安靜的聽著,不做聲。

       不多時,顧清華走了上來:“爹,大哥,高老闆。”顧偉站起身:“我來介紹,這是小女,清華,這位是高進,高老闆。”高進笑了笑,一抱拳:“顧小姐好。”顧清華慢慢的走過去,在顧偉身邊坐下:“早就知道高老闆的大名了,今日一見,果然氣度不凡~”高進笑了笑:“顧老闆,你這丫頭,可不像丫頭啊。”顧偉笑了笑,道:“這孩子,從小就被我慣壞了,俠義大過天,可惜不是男兒身啊。”高進笑了笑,道:“庭寬最近忙什麼?”顧庭寬道:“幫爹打理生意,練練槍法和拳腳,不過,我還是喜歡做我的醫生。”高進點點頭:“醫生好,救死扶傷,這才是俠之大者啊。”

       顧清華衝著顧偉道:“爹啊,天哥走了。”顧偉愣了一下:“走了?傷好了麼?”顧清華搖搖頭:“今天啊,說什麼都攔不住他,他非要走,還說,不想給您添麻煩,不去鋪子裏開工。”顧偉笑了笑:“好小子,我沒看錯人。”高進饒有興趣的問道:“哪個小子?”顧偉笑了笑:“一個很不錯的年輕人,有機會,讓你見見。”高進點點頭。顧清華拿起一盤吃的,轉身就要出去,顧庭寬道:“你幹嘛?”顧清華道:“海哥在下面等著呢,一天沒吃東西了,我拿點兒東西給他吃。”顧庭寬點點頭:“叫他上來吃吧,也不差這雙筷子,高老闆這個人,不計較這些的。”高進點點頭:“多認識個朋友也挺好。”顧清華點點頭,下去叫於振海。顧偉道:“這小子我不是很了解,剛做了我家的車夫,可以讓他帶你到處轉轉。”高進笑了笑:“那,麻煩了。”

       於振海跟著顧清華上了樓:“老闆,少爺。”顧偉道:“這位是高老闆,這段時間,你帶著高老闆到處走走,介紹一下,好好照顧高老闆。”於振海看了看高進,點點頭:“是,知道了老闆。”高進看了看於振海,道:“你是做什麼的?”於振海道:“我?我是顧老闆家的車夫。”高進笑著搖搖頭:“不,我是問你以前。”於振海愣了愣:“以前?還是車夫。”高進皺著眉頭,看著於振海,顧偉道:“高老闆,怎麼了?”高進笑著搖搖頭:“沒,沒什麼。小哥,以後,多多指教。”於振海受寵若驚,立正之後點了兩下頭。顧清華扯過於振海:“餓了吧?快吃吧。”於振海笑了笑,在旁邊的桌子坐了下來,上了菜以後,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龍四帶著藍鷹,在巷子口溜達著,看見巷子口聚集了很多人在擲骰子。藍鷹笑了笑:“一群廢物,太可笑了。”龍四點燃一顆雪茄,道:“話可不能這麼說。魚龍混雜的地方,保不齊會有什麼高手的。想不到,北平城裏,巷子深處才是賭業發展最繁華的地帶啊。”藍鷹道;“四哥,別在這兒浪費時間了。倒不如到處走走看看。”龍四笑了笑:“我更喜歡貼近大眾的生活方式,不是麼?”藍鷹道:“可是,老千出的那麼明顯,這些人還不知道,還不如耍猴子呢。”龍四道:“以小見大,要熟悉這北平城,就得從小處看起。”藍鷹點點頭,順從的站在龍四身後。檔口的人搖著手裡的骰盅,道:“買大開大,買小開小,想啥得啥,只要你討咧~來,買好離手啊!開,一二三,小!”眾人哄然開來,龍四笑著,看著這滑稽的鬧劇,不做聲。另一面,一個人在玩猜謎遊戲,用著仙人摘桃的戲法,不斷變換著三個碗的位置,讓人猜哪只碗裡面有小球。藍鷹猜了好幾次也沒有猜對,龍四看著藍鷹,無奈的笑著搖搖頭。
   
         一個人垂頭喪氣的從人群中擠了出來,碰了藍鷹一下,拿走了藍鷹的純金懷錶,藍鷹看的入迷,沒有注意。沈勝天背著包裹慢慢的朝家裡走著,走到巷子口,看見一群人圍在一起,無奈的搖搖頭:“天天聚眾賭博,烏煙瘴氣的,像什麼話。”正想著,一個人擠出人群,偷了另一個看客的懷錶,沈勝天走過去,按住那個人:“你幹什麼呢?” 那個人愣了一下,沈勝天伸出手:“拿出來~”那個人無奈的掏出懷錶,沈勝天看了看:“沒有了?”那人搖搖頭:“沒有了~”沈勝天點點頭:“得了,你走吧!”沈勝天拍拍藍鷹的肩膀,藍鷹轉過身:“幹嘛?”沈勝天拎著懷錶:“你的嗎?”藍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你偷我的東西?”沈勝天道:“是別人拿的,我還給你而已。”龍四笑著看著沈勝天:“為什麼?”沈勝天道:“不為什麼,我不想出事兒。”正說著,沈勝天看見了人群中咋咋呼呼的姚萬吉。

        沈勝天拽起了姚萬吉:“你怎麼又賭?!”姚萬吉道:“天哥,開了這把,我就贏了,你信我一次,你信我一次啊!”沈勝天拉起姚萬吉:“跟我走~”姚萬吉道:“你夠了~為了你我腿已經殘了,你還要限制我的愛好麼?”說到這兒,沈勝天愣了一下,檔口的人道了一句:“買好離手,開~豹子,莊家通吃!”沈勝天看了一眼,道:“你出老千~”檔口人道:“兄弟,這話可不能亂說啊。”沈勝天笑了笑,拿起骰子,放在手裡一捏,骰子應聲而碎,裡面慢慢流出了水銀。沈勝天舉著骰子:“這是什麼?”眾人一擁而上,攔住檔口的人:“你出千?竟然敢在這裡出千?把我們的錢拿出來~打死你,打死你!”沈勝天拖著姚萬吉就走:“和你說了多少次了,十賭九騙。”
   
       龍四喊住沈勝天:“等等~”沈勝天站住腳:“怎麼了?”龍四笑了笑;“你很特別。”沈勝天看了看龍四,道了句:“不知所謂。”轉身就要走。“站住!”藍鷹掏出刀子:“你要是再走,我就動手了。”姚萬吉哆哆嗦嗦看著沈勝天:“天哥。”沈勝天皺著眉頭:“最近真是晦氣不斷,你先走。”姚萬吉一瘸一拐的跑開了。沈勝天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想幹嘛?”龍四笑了笑:“我很欣賞你。”沈勝天皺著眉頭,看著龍四:“欣賞我?”龍四笑著點點頭,走到沈勝天面前:“不過,我更喜歡尊敬我的人。”沈勝天笑了笑:“你憑什麼獲得我的尊重?”龍四笑了笑,變戲法似的從手裡拿出一個骰子,一甩,一兜,骰子又回到了自己的手裡,沈勝天皺著眉頭,看著龍四。龍四道:“猜猜,骰子在我哪隻手裡?”沈勝天想了想,道:“都不在。”龍四愣了一下,笑了笑:“好小子。”說著,伸開手,手中空無一物。

       沈勝天道:“你想幹嘛?”龍四道:“我果然沒看錯,你眼力過人,是塊好料。”沈勝天轉過身:“我不喜歡賭,我更討厭以賭為生的人!”龍四道:“賭可以害人,也可以救人。”沈勝天道:“胡說,在我眼裡,賭都是騙人的,都是害人的。你也不是什麼好人,別想獲得我的尊重。”藍鷹拿著刀子:“你再說一遍。”沈勝天道:“我發現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了麼?你要殺我?”龍四笑著擺擺手,藍鷹收了刀子,龍四道:“不,只是很欣賞你,想和你交個朋友。”說著,伸出手來。沈勝天打開龍四的手:“對不起,不感興趣。”龍四道:“你叫什麼?”沈勝天看了看龍四,道:“沈勝天~”龍四點點頭:“我記住你了,後會有期。”沈勝天看著龍四和藍鷹的背影,癟癟嘴,轉身走回家。

       於振海拉著顧清華,道:“清華,那個高老闆是什麼人啊?看起來怪怪的。”顧清華道:“哦,聽爹說,是東北的賭王。”於振海愣了一下:“啊?賭王?你爹怎麼還認識這樣的人啊?”顧清華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做生意嘛,大江南北,黑白兩道,都要有認識的人的,很正常。對了,這兩天你就不用管我了,好好照顧高老闆,知道嗎?”於振海點點頭:“知道的,放心吧。”顧清華道:“那個,天哥回家了麼?”於振海道:“不知道啊,我還沒回家呢。”顧清華點點頭:“對哦,你還沒收工,我忘了。”於振海道:“怎麼,勝天回家了?”顧清華點點頭:“嗯,天哥說不願意在鋪子裏做事,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還有沒有機會見面。”於振海心裡一陣酸,嘴上卻說道:“這有什麼的,你要是想見他,就來我家啊。”顧清華歎了一口氣:“都拒絕的那麼徹底了,我又何必咄咄相逼呢?誒呀,不想了,回家吧。”

        藍鷹回到住處,閒著無聊。龍四早早就休息了,藍鷹在顧立的帶領下,信步開來,在街上溜達著。岑小津拿著藥,從藍鷹身邊走過,藍鷹看著岑小津,直了雙眼。顧立笑了笑:“怎麼,看上了?”藍鷹笑了笑:“你認識?”顧立笑了笑,看著岑小津的背影:“我姪女的好朋友,一個女學生,清純的很。藍鷹兄弟喜歡?”藍鷹笑了笑,道:“只是隨便看看,我和四哥是出來辦事的,不是來找女孩子的。”顧立道:“要是兄弟真的喜歡,就讓你帶回去。世界上,沒有錢辦不到的事情,對吧?”藍鷹笑了笑:“有心了。”顧立道:“那,我們先回去?一會兒,我找人把她送去,意下如何?”藍鷹笑著點點頭:“嗯,這份情,兄弟記著了。”顧立笑了笑,目送著藍鷹轉身離開。顧立點燃一顆煙,看著岑小津的背影,皺著眉頭:“岑小津,替叔叔做點兒事兒,叔叔,謝謝你了。”

       岑小津拿著藥,進了門:“爹啊,我回來了。”岑安道:“去哪兒了?”岑小津道:“哦,清華說她那兒還有沈勝天的藥,叫我拿回來給他。”岑安道:“怎麼,勝天回來了?”岑小津點點頭:“嗯,早就出來了,應該已經到了吧。先不說了,我去送藥了哈。”岑安點點頭:“路上小心點兒啊。”岑小津笑著打開門:“爹啊,就一條街的路,能有什麼危險啊?轉個彎就到了。”岑安笑了笑:“速去速回。”

       岑小津笑著關上門,轉了個彎,姚萬吉坐在一旁的石階上,看著星星:“誒,小津~”岑小津道:“沈勝天呢?”姚萬吉道:“哦,在裡面擦身子呢。”岑小津看了看手裡的藥:“喏,這是他的藥,你幫我帶給他。”姚萬吉點點頭:“謝謝啊~”岑小津笑著搖搖頭:“不客氣,我先走了~”姚萬吉拿著藥,轉身進了門。

       岑小津轉過身子往回走,總覺得有人在跟著自己,於是加快了腳步,沈勝天在後面喊道:“小津,小津!”岑小津站住腳,鬆了一口氣:“是你啊~嚇死我了。”沈勝天快跑幾步,來到岑小津面前;“我是來謝謝你的,還麻煩你親自來送一趟~我心裡,過意不去。”岑小津道:“沒什麼。只不過,清華她~”沈勝天道:“清華那頭兒,還得麻煩你多說說好話了。”岑小津道:“我真搞不懂你。”沈勝天笑了笑:“不懂就不懂吧,懂我又沒什麼好處,是不是?”岑小津道:“輕浮~”轉身就要走。

        四個人攔住岑小津:“岑小津~跟我們走一趟吧。”岑小津後退了幾步,靠在沈勝天身邊,沈勝天扯過岑小津,攔在身後:“你們是誰,要幹嘛?”那四人道:“有人要見你。”岑小津道:“誰?”那人道:“去了就知道了,少囉嗦。”沈勝天護住岑小津:“誰敢動她!”那人道:“沈勝天,別多管閒事,滾開!”沈勝天皺著眉頭:“你認識我?”那人道:“動手!”四個人衝著岑小津和沈勝天就沖了過來。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17: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集
        岑小津躲在沈勝天的後面,死死的抓著沈勝天的肩膀。沈勝天悄聲道:“你快跑~”岑小津看著沈勝天,搖著頭。四個人沖了上來,沈勝天護住岑小津,和四個人打成一團。不多時,四個人趴在地上,沈勝天捏了捏拳頭,道:“誰派你們來的?”四個人不做聲,沈勝天道:“回去告訴你們的主子,有我在,別想傷害她。”岑小津看著沈勝天,突然覺得,這個賊頭頭並不是心裡想的那麼壞,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變成了她心中的大俠。四個人互相看了看,踉踉蹌蹌的爬將起來,道:“沈勝天,你等著!”說著,四個人就跑開了。沈勝天按住自己的胸口,咳嗽了兩聲,岑小津道:“沒事兒吧?”沈勝天搖搖頭:“沒事兒,我送你回家。”

       岑小津低著頭,在前面走著,沈勝天關切的問道:“你得罪誰了?”岑小津搖搖頭:“我不知道,我誰都沒得罪過啊。”沈勝天搖搖頭:“那就奇怪了,沒有道理啊。”岑小津站住腳:“說,是不是你?!”沈勝天愣了一下:“什麼?”岑小津道:“你就是個賊頭頭~”說著,轉身就要走,沈勝天一把扯過岑小津,按在墻上,不由分說的吻了上去。岑小津瞪大了雙眼,看著沈勝天,雙手不自覺的抱住沈勝天,又使勁推開他。沈勝天看著岑小津道:“我不管你怎麼想,我沒做過任何的壞事,我更不會找人來傷害你。要知道,我喜歡你,所以,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你,包括我自己。以後,記著,不許叫我賊頭頭,叫我勝天,或者天哥~我要保護你,保護你一輩子!”岑小津看著沈勝天,又羞又氣:“你,流氓!”說著,抽出手,狠狠的扇了沈勝天一個耳光。沈勝天目送著岑小津跑進門,摸著自己的臉。

      岑小津跑回家,岑安一頭霧水:“小津?”岑小津不言語,跑進房間,關上門,又羞又氣,覺得自己的臉頰發燙,心在撲通撲通的直跳。說來也奇怪,這個賊頭頭,在接觸的這幾天裏,給了她很多不一樣的感覺,最起碼,一開始的討厭和不安,甚至是厭惡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言說的情感。“我不會真的是喜歡上他了吧?”想到這兒,岑小津晃著腦袋:“不行,我怎麼可以喜歡他呢?他是個賊頭頭~可是,可是他親我的時候,我,我為什麼不想著躲開呢?”腦子裡仿佛有兩個小人兒,在爭吵著,一個在說:“那是個賊頭頭,不要對他動心。”另一個說:“他是個好人,和他在一起,沒有什麼錯。”岑小津慢慢的伏在床上:“我到底是怎麼了?”說著,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眼前又浮現出沈勝天的樣子。

       沈勝天摸著臉走回家,於振海拉著車子站在門口:“喂,你想什麼呢?”沈勝天搖搖頭:“沒什麼,你怎麼才回來?”於振海道:“哦,今天和清華去全聚德吃好吃的了。”沈勝天笑了笑:“喲呵,這是有發展啦?”於振海笑了笑:“不是,來了一個高老闆,是個大人物,顧老闆讓我這兩天帶他到處看一看,逛一逛。”沈勝天道:“高老闆,什麼高老闆?”於振海拉著車子進了院子:“聽說是東北的賭王,這次要來北平參加一個賭局。具體的,我也不是很了解。”沈勝天道:“又是一個賭徒。”於振海抬起頭:“又?”沈勝天道:“剛回來的時候,在巷子口遇見兩個黑衣人,也是賭家,不知道是好還是壞。”於振海笑了笑:“我看過高老闆的手法,又快又準,挺好的。”沈勝天道;“我和你說,十賭九騙,你不是討厭賭博麼?可別沾上了。”於振海道:“我知道的,放心吧,我不會變成一個賭徒的。”沈勝天道:“你知道就好。”

      於振海看了看沈勝天的臉:“你臉怎麼了?這麼紅!”沈勝天目光躲閃了一下:“沒什麼,這兩天風大,過敏了,我先休息去了啊。晚安~”於振海點點頭:“晚安~”沈勝天回了房間,關上門,摸著自己的臉,腦子裏迴響著岑小津的話:“你就是個賊頭頭。”沈勝天無奈的笑了笑,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衝動,“我是不是嚇到她了?”想到這兒,沈勝天不由自主的歎了一口氣,撓著自己的頭:“會不會過分了點兒?到底會是什麼人找她的麻煩呢?她那麼單純,那麼可愛,又會是誰對她不利呢?”沈勝天無奈的搖搖頭,躺在床上,看著枕頭:“你真的不喜歡我麼?”

      次日,岑小津為了躲沈勝天,一天都沒有出門,晚上,岑小津想出來買點兒日用品,慢慢的打開門,看了看,確定沈勝天不在,鬆了一口氣,慢慢的打開門,又關上,四下看了看,緊了緊衣服,快走了幾步。剛轉出巷子,四個人又站在岑小津面前,道:“走吧~”岑小津靠在墻上:“你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那四個人笑了笑:“都說了,你去了就知道了。”岑小津道:“我,我要喊人了~別忘了,昨天你們已經輸給天哥了~”那四人笑了笑:“沈勝天早就出去了,今天,你逃不掉了。”岑小津護著自己,道:“救命啊,救命啊!”四個人上來就要扯岑小津,岑小津哭著喊著救命。

       沈勝天沖了過來,拽開四個人:“你們幹嘛?有完沒完!”四個人看了看沈勝天,道:“走!”轉身跑開了。岑小津靠在墻上,不住的發抖,沈勝天護住岑小津:“小津,怎麼樣?”岑小津身子一癱,倒在沈勝天的懷裡,沈勝天扶住岑小津:“你怎麼了?”岑小津額頭滲出冷汗:“我,我好累~肚子好疼~”說著,按住自己的肚子。沈勝天一臉焦急,抱起岑小津,發現岑小津的衣服紅了一大片,沈勝天道:“小津,你堅持住,我現在送你回家,我去給你找大夫,你堅持住啊!”岑小津緊緊的抓住沈勝天的胳膊:“我,我好難受~”沈勝天抱著岑小津回了她家,岑安迎出來:“這是怎麼了?”沈勝天道:“小津在巷子口被人調戲,嚇到了,我現在去找大夫。”說著,放好了岑小津,轉身就跑了出去。

       不多時,大夫跟著沈勝天來到岑安的家,大夫示意岑安和沈勝天出去,兩個人等在門外。沈勝天想了想,走出門去,買了一些補品和刀傷藥,回來時,大夫已經離開了。沈勝天站在門口,想了想,看著岑安,道:“岑大叔,小津怎麼樣了?”岑安笑了笑:“沒事兒,受了點兒驚嚇,休息休息就好了,謝謝你啊。”沈勝天看了看手裡的補品,道:“我不知道小津怎麼了,買了點兒補品,流了那麼多的血,是不是受了刀傷?我還買了一些刀傷藥。”岑安笑了笑:“傻孩子,不是~小津沒事兒,你放心吧。”沈勝天傻了吧唧的問道:“那,那血?”岑安道:“女孩子家的事兒,別問那麼多了,啊?”沈勝天愣了一下,臊紅了臉:“那,我不打攪了,好好休息,這刀傷藥~”岑安笑著接了過來:“平時煮飯修理東西什麼的,也經常會受傷的,我收下啦。”沈勝天點點頭:“嗯,那,我告辭了,改天再來看小津。告辭了~”岑安點點頭,目送沈勝天走出門,岑安望著沈勝天,笑了笑:“這傻小子。”岑小津躺在床上,緊緊捏著被子,額頭慢慢滲出汗水。

      沈勝天回到家,看著桌子上的茶杯不做聲,於振海碰了碰沈勝天:“想什麼呢你?”沈勝天道:“要是,一個女孩子在你身邊展現了最弱的一面,是不是代表她喜歡你?”於振海皺著眉頭想了想:“反過來我倒是覺得有可能。”沈勝天看了看於振海:“嗯?”於振海道:“要是一個男人在一個女人面前展示出最脆弱的一面,這個男人八成是喜歡這個女人。至於女人嘛,都是那麼柔柔弱弱的,不是麼?”沈勝天點點頭:“也對,我真是傻。問那麼多~她現在一定難為情死了。”於振海笑了笑:“誰啊?”沈勝天摸著桌子上的茶杯,道:“還能有誰,小津唄。”於振海道:“好哇你,你什麼開始追小津了?”沈勝天道:“誒呀,說來話長,算了,累了,不說了,我睡覺了啊~”於振海扯住沈勝天:“不行不行,你和我說清楚,不然不讓你睡覺啊!”沈勝天撇開於振海的手:“懶得搭理你~”於振海道:“喂,我明天不用開工,你快和我說說,說啊!”
发表于 2022-4-7 19: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故事追啦但先要帶個老花眼鏡先
 楼主| 发表于 2022-4-7 20: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waiwai 发表于 2022-4-7 19:58
有故事追啦但先要帶個老花眼鏡先


字很小吗?可以调大吗?



可以啊,點左上角[字體] 旁的[大小] 就可以調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Register

x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19:3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集
       沈勝天笑著:“別鬧~”於振海道:“你和我說實話,你真的喜歡岑小津?”沈勝天道:“那還有假?不過說來也奇怪,最近總有人在騷擾小津,究竟會是誰呢?”於振海道:“那有什麼的,小津長得那麼漂亮,咱們這兒頭魚龍混雜的,什麼人沒有,再者說了,咱們這兒也沒人能打過你,這不正是讓你做英雄的好時機麼~”沈勝天道:“誒,你可別這麼說,小津知道了,好誤會我了。”於振海道:“別傻了,小津和清華相比,好多了,最起碼,你倆身份差的不大,說不上門當戶對的,也沒什麼可以挑剔的,可是我和清華~”沈勝天道:“怕什麼的,這麼快就認定自己這輩子沒出息了?不像你的作風啊~”於振海道:“說自己沒壓力不亂想是假的,今天和顧老闆他們一起吃飯,總覺得自己低人幾等,哎~這日子,不好過啊。”沈勝天道:“慢慢來吧,總會有好日子的,相信自己,不是麼?”於振海點點頭,笑了笑。

        龍四和藍鷹坐在茶樓上,吃著東西。顧立和趙健走了上來,藍鷹看了看顧立,衝著龍四道:“四哥,我出去方便一下。”龍四點點頭,繼續吃著東西。藍鷹和顧立來到樓下,顧立搖搖頭:“很難辦啊。”藍鷹道:“為什麼?她不願意?”顧立道:“願不願意倒是另說,只是,有一個傢夥,一直在中間阻礙著我們。”藍鷹皺著眉頭:“誰?”顧立四處看了看,壓低了聲音,道:“沈勝天。”藍鷹愣了一下:“沈勝天?這傢夥我見過,想不到,管的還挺寬的啊!”顧立道:“哎,不是兄弟我不幫忙,只是,這北平城怎麼說,也是一個講法律的地方,我要是來硬的,怕出事兒,不過,要是藍鷹兄弟你真的看上她了,我一定想辦法,行麼?”藍鷹想了想,道:“這事兒,我自己來解決好了。勞您費心了。”顧立笑了笑:“應該的,應該的~”

       藍鷹轉身上了樓,道:“四哥,我出去一下。”龍四抬起眼:“去哪兒?”藍鷹道:“來了好幾天了,有點兒悶,我想出去走走。”龍四笑了笑,道:“玩歸玩,別惹事兒,知道麼?”藍鷹點點頭:“我知道了,那你~”龍四道:“我?我再坐一會兒,你先走吧,不用等我,玩的開心點。”藍鷹點點頭,轉身走開了。

     “高老闆,這邊請。”高進在於振海的引領下,上了二樓,龍四坐在窗邊,看著高進,高進看了看龍四,點點頭。龍四衝著高進笑了笑,高進走過去,道:“這位兄臺,這個位子有人麼?”龍四笑了笑,斟了一杯茶,道:“天涯何處不相逢,有緣自然是朋友。請坐。”高進笑了笑:“高進,還沒請教。”龍四笑了笑,把茶杯推了過去:“龍四。”於振海看著兩個人,站在一旁,不做聲。高進接過茶杯:“上好的雨前龍井,看來,四爺也是愛茶之人啊?”龍四笑了笑:“高老闆還未品嘗,只是單純通過茶香就可以判斷出茶的類型,想必也是好茶之人。”高進笑了笑,抿了一口茶。

       龍四笑了笑,拿出一粒骰子,道:“高老闆喜歡什麼?”高進笑了笑:“無所謂,賭術,樣樣精通才能百戰百勝。”龍四笑了笑:“看來,我們要在正式比賽之前,先玩幾把了?”高進笑了笑:“樂意奉陪。”龍四笑了笑,拿起一旁的茶杯,把骰子放在裡面,看著高進,搖晃起來,手法之快,讓高進目不暇接。於振海坐在一旁,看著兩個人,連大氣都不敢喘。龍四把茶杯罩在桌子上,看著高進,笑了笑:“高老闆,猜吧。”高進看了看茶杯:“單。”龍四看了看茶杯,道:“你確定?”高進笑了笑:“我確定。”龍四掀開茶杯,高進輕輕的敲了一下桌子,龍四也用左手敲了一下,骰子在茶杯裡碎裂開來。高進笑了笑:“四爺的靈犀一指,果然名不虛傳。”龍四笑了笑:“高老闆的潛移默化,果然也是驚天動地。”說著,龍四舉起了茶杯,高進笑了笑,也端起茶杯,兩個人輕輕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岑小津慢慢的睜開眼睛,顧清華坐在床邊:“妳醒了啊?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出什麼大事兒了呢。”岑小津道:“我爹呢?”顧清華笑了笑:“岑大叔去和我爹爹談生意了,你呀,怎麼搞得,都中招了,還到處亂跑。”岑小津道:“我不是尋思出去買點兒東西嘛,結果遇上那些壞人,好在遇見了天哥,不然~”顧清華愣了一下:“天哥?怎麼了?”岑小津道:“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總有幾個人跟著我,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看起來好像壞人,要不是天哥,我或許就被他們抓走了。”顧清華皺著眉頭:“為什麼要抓你啊?”岑小津搖著頭:“我也不知道,清華啊,我好害怕啊。”顧清華道:“沒事兒,放心吧,我回去和我大哥說一說,讓我大哥找人幫忙查一查,嗯?”岑小津點點頭,然而,有些話,到了嘴邊,卻又咽了下去。

        沈勝天在岑小津家門口徘徊不定。顧清華走出來:“天哥?”沈勝天癟癟嘴:“那個,小津怎麼樣了?”顧清華道:“沒事兒了,你要去看她?”沈勝天道:“我不了解情況,不好意思進去。”顧清華道:“你喜歡小津?”沈勝天看著顧清華,點點頭:“她和你說的?”顧清華笑著搖了搖頭:“我不是傻子,我看的懂。一開始我確實還在想,你為什麼不喜歡我,直到那天,看見你看小津的眼神兒,和看我的不一樣,仔細想想也是,小津比我優秀好多。”

        沈勝天道:“清華,其實,你很優秀的,只是,不適合我,相信我,你會找到一個更好的歸宿,知道麼?”顧清華仰起頭,笑了笑:“不過,你那麼拒絕我,真的好過分。”沈勝天道:“我這個人比較直,不會拐彎抹角,我也不想和你糾纏不清,那樣才是真的傷害你。”顧清華點點頭:“天哥,謝謝你。”沈勝天道:“不,應該是我說謝謝才是。”顧清華笑了笑:“進去看看她麼?”沈勝天笑著搖搖頭:“算了,讓她好好休息吧,沒事兒我就放心了。”顧清華點點頭,沈勝天看了看岑小津的家門,長舒一口氣。      

        夜幕慢慢降臨,天氣有些陰暗,天空上面聚滿了雲,氣壓好低,好像要下雨的樣子。人們早就回家去了,大街上,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影。岑小津慢慢打開門,踱了出來,四處看了看,沈勝天不在。岑小津內心有一絲絲的失落,她以為,沈勝天會守在自己門口,等自己出來。想到這兒,岑小津又情不自禁的笑了,自己明明害怕會喜歡上他,卻又時時刻刻想著他,或許,這個就是真正的愛情吧,因為愛,所以恨,因為恨,所以愛。可是,究竟愛他的什麼,又恨他的什麼呢?

      “沈勝天!”巷口傳來一陣騷亂,岑小津趴在門邊,緊張得望著。沈勝天在巷子口,拿著水果,看著四個人,道:“你們有完沒完了,每天晚上都來鬧一次,是不是非得我打死你們才甘心啊?”四個人笑了笑:“有人要見你。”沈勝天道:“誰?”四個人閃開,藍鷹慢慢的走了過來:“你好啊。”沈勝天想了想:“你?你來幹什麼?”藍鷹笑了笑:“我看上一個女孩兒,你阻止我得到她。”沈勝天笑了笑:“很抱歉,你喜歡的那個人,我也喜歡,我不會把她讓給你。”藍鷹笑了笑:“說說條件吧,一萬?怎麼樣?”沈勝天皺著眉頭:“什麼?”藍鷹道:“好,十萬,給你十萬塊,離開她~”沈勝天笑了笑:“無聊,我告訴你,你就是給我一個玉皇大帝做,我也不換!”藍鷹道:“你說什麼?”沈勝天道:“我是窮,我是沒你有勢力,但是,我絕對不會用她去換取任何的東西,我也告訴你,你別想傷害她,有我在,任何人都不可以傷害她,去強迫她做不願意做的事!”

       岑小津趴在門後,呆呆的看著,聽著沈勝天說的話,心裡一陣暖,不禁紅了臉。藍鷹道:“臭小子,你是不是想死?”沈勝天道:“怎麼,要打架啊?你以為我怕你麼?”藍鷹笑了笑,撇給沈勝天一支槍:“你用槍,我用刀,看看誰快!”沈勝天看了看,心道:“我哪會用槍,看他的樣子,絕對不是一般人,我不能硬碰硬,先拿槍,找個機會開溜才是。”想到這兒,沈勝天點點頭:“好啊,你要是輸了,以後就再也不能來找小津的麻煩!”藍鷹點點頭:“好,我說道做到!”沈勝天彎下腰,要去撿槍,一根棍子打了過來,沈勝天捂著腦袋,趴在地上,一陣頭暈。

       顧立道:“藍鷹,剩下的交給我好了,免得髒了你的手,那個女孩子,一定是你的。”藍鷹看了看在地上翻滾的沈勝天,收了飛刀,轉身離開了。四個人架起沈勝天,顧立捏著沈勝天的臉,道:“你怎麼這麼冥頑不靈,總是跟著我作對呢?”沈勝天晃了晃腦袋:“是你?混蛋!”顧立笑了笑:“我已經放過你一次了,你說這一次,誰還可以救你?”沈勝天瞪著顧立,眼裡滿是仇恨。顧立拿著刀子,蹭著沈勝天的臉,道:“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討厭你的這雙眼睛,我總覺得,在哪兒見過,你說,你到底為什麼對我這麼仇恨?”沈勝天道:“你不需要知道,我討厭狗,尤其是你這樣的瘋狗!”顧立捏住沈勝天的臉:“你再說一遍~”沈勝天道:“有本事你殺了我~我告訴你顧立,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說到這兒,一個雷在天空炸裂開來。

       手下道:“二爺,我們快走吧。”顧立看了看天空,道:“給我按住了。”四個人死死的按住沈勝天,又有四個人拿著棍子壓住他,沈勝天動彈不得,道:“你要幹嘛?”顧立笑了笑,拿著刀子,在沈勝天身上遊走著:“你說,我萬一不小心,在你身上戳了幾個窟窿,會怎麼樣?”沈勝天笑了笑:“你怕我?”顧立道:“怕你什麼?”沈勝天道:“你怕我去顧偉那裡告發你,你怕我會取代你的位子?”顧立笑了笑:“你憑什麼取代我?”沈勝天道:“憑我比你強壯。”顧立一刀紮在沈勝天的大腿上,沈勝天哼了一聲,咬著牙,顧立拔出刀子,道:“現在呢?”沈勝天道:“你就是打殘我,我也比你年輕。”顧立掐住沈勝天的脖子:“我要是殺了你呢?”沈勝天笑了笑:“你辦不到,老天不讓,你,一定會死在我手裡,我保證!”

       顧立看著沈勝天的眼睛,突然覺得一陣心悸,把刀撇在地上,拿起手帕,擦擦自己的手,對著手下道:“送他走!”說著,一個人用毛巾捂住沈勝天的嘴巴,另一個人舉起刀子,衝著沈勝天的心口戳下去,連續戳了三刀。沈勝天瞪大了眼睛,慢慢的停止了掙紮。顧立看了看沈勝天,道:“臭小子,你自找的。”“嘩~”大雨傾盆而下,顧立帶著人,打著傘,慢慢的走出巷子。

       岑小津靠在門上,哆哆嗦嗦的看著這一切,顧立帶人走了以後,岑小津連滾帶爬的跑過去:“天哥,天哥~”沈勝天閉著眼睛,心口的血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慢慢的流了下來,岑小津哭著喊了起來:“救命啊,救命啊!天哥,天哥你醒醒啊天哥~”街坊聽見叫喊聲,跑了出來,於振海拉著黃包車跑回家,看見巷子口亂成一團,擠進去才發現沈勝天滿身是血躺在地上,岑小津跪在一旁,於振海撇下車子,抱起沈勝天衝進屋裡,姚萬吉見狀,一瘸一拐的跑去找大夫。岑安扶住岑小津,岑小津忽然癱倒在地。
发表于 2022-4-8 19: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卿用不变 发表于 2022-4-7 20:50
字很小吗?可以调大吗?

  我直接放了回復在你的貼內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集
       岑小津慢慢的甦醒過來,顧清華坐在床邊:“小津,你怎麼樣啊?”岑小津猛地抬起身子:“天哥,天哥怎麼樣了?”顧清華低著頭,捏著岑小津的手:“天哥他~”岑小津翻身爬起來,抓起衣服披在身上就沖了出去。

      岑小津來到沈勝天的家,看見姚萬吉蹲在地上,用抹布擦著地上的血跡和雨水,於振海坐在一旁,洗著衣服。岑小津慢慢的走過去,問道:“海哥,天哥他?”於振海垂了一下眼瞼,搖搖頭,擦了擦自己紅腫的眼睛。姚萬吉趴在地上,猛地哭了起來。岑小津捂著嘴巴,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落了下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的?”說著,掀開門簾,看著沈勝天。

        沈勝天面色蒼白,躺在炕上,一動不動,岑小津慢慢的走過去,坐在炕邊,慢慢的牽起沈勝天的手:“天哥,你聽得到麼?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沒想過會這樣的。我怕,我真的怕,我以為,我以為你可以像以前一樣,打敗他們的,可是這一次,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天哥,我求求你,你醒過來好不好?你不是說要照顧我一輩子麼?我答應你,我要你照顧我一輩子,你起來,你起來啊~我求求你,你起來,我求求你,你起來啊~”說著,扯著沈勝天的手,趴在他的身上哭了起來:“求求你,求求你啊~”

       沈勝天慢慢的睜開眼睛,握住岑小津的手:“小津。”岑小津含著淚,抬起淚眼:“天哥?天哥~你沒事兒,你沒事兒?太好了~”沈勝天道:“我還沒聽你叫我天哥,我怎麼可以去死呢?”岑小津擦著眼淚,道:“你嚇死我了,我一進來,姚萬吉和海哥他們就在那兒擦著地上的血,我還以為你~你沒事兒就好了~”沈勝天道:“是不是以為我死了?”岑小津點點頭,道:“我看見那個人,在你的心口戳了好幾刀, 我當時都嚇傻了,我不知道跑,也不知道叫人,就知道攤在地上看著你。”沈勝天笑了笑:“這要多謝我娘。”

        岑小津皺著眉頭:“你娘?”沈勝天眨眨眼睛:“嗯,我娘臨終前,送了我一塊玉珮,我一直戴在身上的,那個傻子,戳了我三刀,有兩刀都戳在了玉珮上,只有第三刀插在了心口,好在他膽子小,紮偏了,我才能拉著你的手,聽你喊我。”岑小津道:“不值得,真的不值得。他都要給你那麼多錢了,你也不願意放棄我?”沈勝天笑了笑:“愛情,不是用金錢來衡量的,就像,我這個賊頭頭,也可以變成天哥啊?”岑小津笑了笑,趴在沈勝天懷裡:“你好討厭~”沈勝天摟著岑小津:“別壓我,疼~”岑小津抬起身子:“讓我照顧你,好麼?我的天哥。”沈勝天笑了笑,點點頭。

       於振海還有姚萬吉掀著門簾,看著兩個人,偷偷地笑著。顧清華走進來:“你們在幹嗎啊?”於振海和姚萬吉轉過身,相視一笑,不做聲。顧清華道:“怎麼樣?”於振海衝著顧清華豎了一個大拇指,顧清華笑了笑。岑小津擦擦眼淚,走出門:“好哇你們,都在騙我,尤其是你,清華,你騙我!”顧清華道:“我是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嘛,要是我知道你心裡有天哥,我就不用這麼騙你了。”岑小津道:“說來也奇怪,我不敢告訴你,我心裡有天哥,我怕你吃醋,想不到,你翻到過來這麼捉弄我。”顧清華笑了笑,扯住岑小津的手:“我和天哥都說清楚,我也想的很明白,或許,我倆真的不合適吧?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和天哥在一起,我真的替你們感到開心。”岑小津抱住顧清華:“清華,謝謝你~”顧清華道:“傻瓜,我們是好姐妹嘛,以後,你們要是有了孩子,記得要我做乾媽哦~”岑小津笑了笑:“好的,一定。”

       龍四和高進推杯換盞,一杯接一杯,說了很多話。龍四道:“你為什麼要發戰書?”高進皺著眉頭:“不是你發的麼?”龍四愣了一下:“怎麼回事兒?”高進道:“那天,我在家,接到了你的戰書,說本月十六來北平,決一雌雄。”龍四道:“我收到的,是你發的,本月十六,來這兒取我性命。”兩個人拿出戰書,對比了一下。高進道:“一樣的字跡,不過不是我的。”龍四笑了笑:“也不是我的。”高進把戰書放在手裡反復摸索著:“那,會是誰呢?”龍四道:“這,我們還賭不賭?”高進笑了笑:“我們不是已經分出勝負了麼?”說著,輕輕的掃開碎成粉末的骰子,桌子上,還有一小片殘留下來的二點。高進拿起來,道:“你贏了。”龍四道:“想不到,你這麼細心。”高進笑了笑,捏碎了骰子:“我技不如人,如果再沒有自知之明,那就真的毀嘍~”

      龍四道:“話可不能這麼說,我的弱項是麻將。”高進道:“我的強項確實是麻將。”龍四道:“那,到時候怎麼賭?”高進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如此看來,恐怕是個陰謀,咱們,得罪誰了?”龍四搖搖頭:“我得罪的人不少,你呢?”高進笑了笑:“我也是。”龍四笑了笑,站起身,拿起外套:“那,今天到此為止吧,你我各自小心,我不希望你上不了賭桌。”高進站起身,戴好圍脖:“我也是。”龍四道:“有機會,來上海,我會好好招待你的。”高進笑了笑:“那,有機會,來東北,我也會好好招待你的。”

        藍鷹躺在床上,一言不發,龍四慢慢打開門,藍鷹聽見聲響,走了出去:“四哥。”龍四看了看藍鷹:“怎麼,還沒睡?”藍鷹笑了笑:“沒有,你沒回來,我不放心。”龍四道:“戰書,是誰給你的?”藍鷹想了想,道:“應該是趙老闆派人送來的。”龍四想了想,道:“顧偉和顧立,你了解多少?”藍鷹道:“不是很了解。不過,趙老闆和你是深思指教,顧立和趙老闆又是好兄弟,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龍四看了看窗外的月亮,道:“有時候,哪怕是生死之交,也未必信的過啊。”藍鷹道:“四哥,怎麼了?”龍四搖搖頭,點燃一顆煙:“你早點兒休息吧。”說著,轉身回了房間。

       岑小津守在沈勝天身邊,握著他的手:“你告訴我,那個人用刀子劃你的時候,你在想什麼?”沈勝天想了想,道:“什麼都沒想,就想我不會死。”岑小津笑了笑:“為什麼?”沈勝天道:“不知道,就是不想死。”岑小津道:“那,你有沒有想我?”沈勝天撅著嘴巴想了想,“嗯,沒有。”岑小津輕輕鑿了沈勝天一下:“哼,你都不想我~”沈勝天道:“你要早點兒說你喜歡我,我不就想了麼?”岑小津道:“你說,他們以後還會不會找我們的麻煩?”沈勝天握著岑小津的手:“不知道。那個藍鷹,應該是新來的,和顧立,不知道有什麼瓜葛,怕是不好對付。”岑小津道:“那怎麼辦,會不會出事兒?我不想你出事兒的。”沈勝天道:“傻瓜,沒事兒,我不會有事兒的,放心吧。”

       於振海拉著顧清華,走在路上,顧清華道:“等等,看會兒星星吧。”於振海停了車,扶著顧清華下了車,兩個人站在護城河邊,看著星星。顧清華閉著眼睛,深呼吸一口,道:“雨後的空氣,果然很清新,是不是啊海哥?”於振海點點頭,也閉著眼睛深呼吸了一下:“是啊,很舒服。”顧清華歎了一口氣:“嗯,忘掉所有的不開心!”於振海想了想,道:“你還是沒有放棄勝天?”顧清華笑了笑:“為什麼不放棄?你不信我真的祝福他們?”於振海道:“女孩的心思,我不懂,我不過我覺得,你不是那種,很容易放棄的人,尤其是感情。”顧清華低著頭:“想不到,你這麼了解我啊。”於振海道:“是麼?我只是猜測而已。”顧清華慢慢的坐在一旁:“怎麼說呢?天哥是我第一個動心的男人,想不到,是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情。”

       於振海也歎了一口氣:“那,你打算以後怎麼辦?”顧清華理了理自己的頭髮:“不知道,已經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我會真心祝福他們的,我也會找到真正屬於我的那個男人,不是麼?”說著,對著於振海笑了起來。於振海尷尬的笑了笑,紅著臉,點點頭。顧清華道:“不過,現在還有別的事情讓我苦惱,二叔一直都想傷害我爹,搶我爹的生意,一次又一次饒他,真不知道還會怎麼樣。”於振海道:“你爹打算怎麼辦?”顧清華搖搖頭:“不知道,我爹一直都很仁慈的,希望我二叔能夠改邪歸正,可是現在看來~很難。”於振海心道:“不論你二叔怎麼樣,我都會好好照顧你,保護你的。”

       顧清華道:“對了,跟著高老闆到處跑了兩天,覺得如何?”於振海道:“今天在茶樓,我們遇見龍四了。”顧清華道:“龍四?高老闆的對手?”於振海點點頭:“嗯,兩個人在茶館裡面賭了一局。”顧清華瞪大了雙眼:“真的啊?跟我說說。”於振海道:“當時吧,龍四就這樣,拿起一個茶杯,在裡面當了一個骰子,然後就開始搖啊搖啊搖,速度可快了呢,我都沒看明白,然後,就扣在桌子上,讓高老闆猜單雙。”顧清華聚精會神的聽著:“然後呢?誰贏了?”

      於振海笑了笑:“高老闆猜單,龍四開了以後,你猜怎麼了?骰子碎了,粉碎粉碎的。”顧清華皺著眉頭:“怎麼會這樣啊?”於振海撓撓頭:“我也不知道,就聽見高老闆說什麼靈犀一指,潛移默化的,我不懂。”顧清華點點頭:“哦,原來兩個人用了千術啊。”於振海看著顧清華,道:“你懂?”顧清華搖搖頭:“我不懂,不過可以猜啊。你想啊,他們都是賭神,沒有手藝,誰能認呢?”於振海點點頭:“也是。”顧清華笑了笑,伸出手指,點了點於振海的腦門:“你啊,真是笨到家了~大笨豬~”於振海笑了笑,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不然老闆要擔心了。”顧清華點點頭,於振海扶起顧清華,拉著顧清華朝遠處奔去。

      高進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顧庭寬道:“高老闆,怎麼了?”高進道:“這請柬,有問題。”顧庭寬接了過來:“有什麼問題?”高進道:“這不是龍四給我發的。”顧庭寬皺了皺眉頭:“不是龍四?”高進點點頭:“嗯。今天我們在茶館裡面遇到了,說到了這個問題。戰書不是我的,也不是龍四的,又會是誰的呢?”顧庭寬拿著戰書,搖搖頭:“那怎麼辦?現在整個北平城都鬧的沸沸揚揚的,要是取消比賽的話~恐怕會對你們的名譽有影響的。”

       高進道:“龍四的確是一個難得的對手,今天我們過了幾招,不過我很清楚,要是說我倆旗鼓相當,那是抬舉我了,想要贏他,恐怕沒有多少的勝算。”顧庭寬道:“那,高老闆,您的意思是?”高進笑了笑:“不管是龍潭還是虎穴,我都要闖一闖,我只是希望,中間不要出其他的亂子才好。”顧庭寬點點頭:“嗯,我知道的,放心吧高老闆,您的安全,我會好好負責的。”高進道:“我不是擔心我的安全,我是擔心龍四的安全。”顧庭寬笑了笑:“你放心,相信,趙健也會好好照顧龍四爺的。”高進點點頭,看向窗外。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集
        顧偉坐在椅子上,看著報紙,顧庭寬走進來,道:“爹。”顧偉抬起頭:“嗯?”顧庭寬道:“高老闆和龍四,知道戰書不是對方發的了。”顧偉笑了笑,道:“知道又怎麼樣?”顧庭寬道:“爹,他們會不會有什麼行動?”顧偉點燃一顆煙:“行動?無非就是離開,在賭桌上,離開的一方,就輸了,到時候,我們就會賺更多的錢。”顧庭寬道:“可是,這麼一來,和高老闆的關係,會不會鬧僵?”顧偉笑了笑:“不會。要知道,兩大賭王的對決,所有人都在關注的,不是麼?”顧庭寬點點頭:“我知道了。”顧偉道:“清華呢?”顧庭寬道:“好像是出去了,小津病了。”顧偉歎了一口氣:“這丫頭,不讓人省心啊。岑安那頭兒,你上點兒心,爭取早日把廠子給辦起來。”顧庭寬點點頭:“知道了爹。”

        顧清華慢慢走進家,顧偉道:“清華,去哪兒了?”顧清華道:“哦,天哥出事兒了,我去看看。”顧偉皺著眉頭:“沈勝天?怎麼了?”顧清華道:“有人要綁架小津,天哥出面阻止,被人打傷了。”顧偉道:“誰做的?”顧清華道:“好像,好像是二叔。”顧偉歎了一口氣:“這個傢夥,越來越不像話了!”顧清華道:“爹啊,你說二叔會不會再去傷害清華?”顧偉搖搖頭:“這個我也說不好。”顧清華道:“爹啊,小津是我的好朋友,不可以出事兒的。”顧偉拍拍顧清華的頭:“傻孩子,放心吧,爹會幫她的,嗯?”顧清華點點頭:“嗯,謝謝爹~”顧偉道:“時間不早了,去休息吧~”顧清華點點頭:“嗯,晚安~”“晚安。”

       岑小津拿著手巾,給沈勝天擦著手,於振海走進來,道:“小津,不早了,你回家休息吧,我來照顧他。”岑小津看著沈勝天,笑著搖搖頭:“不,他是因為我才受傷的,我應該照顧他。你白天還要開工,很累的,讓我來吧,我現在放假,沒什麼事兒做。”於振海笑了笑:“那,你慢慢照顧他吧,我不打擾你們了,晚安。”岑小津衝著於振海點點頭:“嗯,晚安。”

       沈勝天輕輕哼了一聲,岑小津笑道:“幹嘛哼哼?”沈勝天睜開眼:“睡夠了,累了。”岑小津道:“你可真有意思,睡覺還能睡累了?”沈勝天道:“話說,你守在我身邊,我都不想爬起來了,我真希望永遠這樣,讓你照顧我。”岑小津笑了笑,拍拍沈勝天的手:“你啊,沒個正形的,你再說我就走了啊。”沈勝天抓住岑小津的手:“別,別走。”岑小津道:“哎~其實,我都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喜歡你。”沈勝天皺著眉頭:“因為我是賊頭頭?”岑小津點點頭:“嗯。”沈勝天道:“為什麼叫我賊頭頭啊?”岑小津道:“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你也是打走了幾個小流氓,不過,那些小流氓好像很怕你的樣子,所以,我覺得你也不是好人。”沈勝天皺著眉頭:“什麼,不是好人?你不覺得我像大俠嗎?”岑小津笑著,貼在沈勝天面前:“不像,像個大壞蛋!”

        高進在茶樓坐著慢慢品茶,於振海站在一旁,看著風景。高進笑了笑:“坐吧。”於振海搖搖頭:“不行,我只是個下人。”高進道:“任何人生來都是平等的,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叫你坐就坐,哪兒來那麼多廢話。”於振海笑了笑:“謝謝高老闆。”高進給於振海斟了一杯茶:“經常來這裡麼?”於振海搖搖頭:“沒有,窮,來不起。”高進笑了笑:“那你以後怎麼打算的?就打算做一輩子的車夫?”於振海撅著嘴巴,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高進道:“不想做點兒別的?比如說賭?”於振海搖搖頭:“不,勝天說了,賭不是什麼好東西,而且,我也不喜歡,我覺得,投機性太強了,我還是腳踏實地的好好生活才是。”高進點點頭:“能有你這樣想法的人不多了,不錯。”

       於振海道:“高老闆,容我多嘴問一句,你在賭界數一數二,也會厭惡麼?”高進笑了笑:“不論一個人在一個圈子的成就有多大,總會有厭倦的那一天,何況,這一行,還是生活在風口浪尖上呢?”於振海點點頭:“老大果然不好做。”高進笑了笑:“怎麼,你有興趣?”於振海連忙擺擺手:“沒有,我只是隨便說說,您別誤會。”高進道:“說說你吧,讀過書沒?”於振海笑了笑:“沒有,我是孤兒,從小就沒人管,一直在碼頭做零工,後來遇見了勝天,他教我寫字,我才會寫自己的名字,現在呢,也能簡單的看看書,讀讀報紙。”高進道:“總是聽你說勝天,是誰?”於振海道:“我的好兄弟,也是個孤兒,我們大概是十六歲的時候認識的,之後就一直在一起生活。”

       高進皺著眉頭想了想:“他是個孤兒?”於振海點點頭:“是啊,我們在一起生活十多年了。”高進喝了一口茶:“他長的什麼樣子?”於振海想了想:“嗯,我這兒有他的照片,我們那天一起照的,還有我另外一個兄弟,姚萬吉。喏~”說著,從懷裡掏出照片,遞給高進,高進接過照片,問道:“哪個是?”於振海指了指:“這個。”高進仔細打量著沈勝天,皺著眉頭:“像,真像。”於振海愣了一下:“什麼像?”高進笑了笑,道:“他不是北京人吧?”於振海想了想:“不是,應該是山東人,我記得他說過,好像是,是蓬萊的。”高進點點頭:“原來如此。”於振海一頭霧水:“高老闆~”高進笑了笑:“沒什麼,有機會,我想見見他。”於振海道:“他最近受傷了,在家養傷。”高進道:“哦?怎麼搞的?”於振海道:“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不是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您要是不嫌棄我們生活的地方,一會兒,我就帶您去~”高進點點頭:“那好,麻煩你了。”

       岑小津在一旁看著藥壺,輕輕的倒好藥,沈勝天額頭冒著汗,緊緊的抓著被子,閉著眼睛,喊著:“不要,不要殺我爹,爹,爹!”岑小津拿著毛巾,擦著沈勝天額頭上的汗水:“天哥,天哥~”沈勝天猛地坐起身子,按住胸口:“不要!”岑小津看著沈勝天,道:“天哥~你怎麼了?”沈勝天捂著胸口,喘著粗氣,道:“沒,沒事兒,我做噩夢了。”岑小津道:“你夢見你爹啦?”沈勝天點點頭,接過岑小津手裡的毛巾:“沒有嚇到你吧?”岑小津笑著搖搖頭:“沒有,對了,藥好了,喝藥吧。”沈勝天點點頭,岑小津端著藥走過來,遞給沈勝天。沈勝天接過來,一飲而盡。岑小津用毛巾,輕輕的擦著沈勝天額頭上的汗水。

       於振海跑進來:“勝天~勝天!”沈勝天放下藥碗:“怎麼了?大呼小叫的。”於振海擦擦額頭上的汗水:“有人要見你~大人物哦!”沈勝天靠在床上,笑道:“什麼大人物啊?”於振海笑了笑,掀開門面:“高老闆,請進。”高進走了進來,沈勝天看見高進,笑容僵在臉上,不做聲。高進道:“還記得我麼?勝天。”沈勝天閉著嘴巴,死死盯住高進,不做聲。於振海道:“勝天,我給你介紹,這位是高進高老闆,東北的賭王。”岑小津站起身:“高老闆,你好。”高進衝著岑小津點點頭,沈勝天別過臉去,不看高進。高進朝前走了幾步:“你為什麼不說話?”沈勝天道:“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高進笑著搖搖頭:“沈園的兒子,我不會認錯的。”岑小津回過身,看著沈勝天,沈勝天咽著吐沫,一言不發。

       高進道:“你倆能迴避一下麼?我有些話想對他說。”岑小津和於振海互相看了看,岑小津走回床邊,慢慢拍了拍沈勝天的手:“別和人家吵架。”沈勝天點點頭,岑小津和於振海轉身走出們去。高進拿起椅子,坐在床邊,看著沈勝天。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房間內靜極了,只能聽見窗外蟲子的叫聲。高進首先打破僵局,道:“你過的還好麼?”沈勝天哼笑了一下:“好?當然好,一個十二歲就失去父母的孩子,能過的怎麼好?”高進歎了一口氣:“我沒想到會是這個結局。”沈勝天道:“你為什麼來?”

        高進道:“我?我只是,只是想知道你的情況,想彌補你。”沈勝天皺著眉頭:“彌補?你拿什麼彌補?當初如果不是你,我娘就不會死~我爹也不會被人害~我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十五年了,你拿什麼彌補我?”高進道:“你父親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但是你娘~”沈勝天粗暴的打斷高進的話:“夠了,我不想看到你,請你出去!”高進道:“勝天~”沈勝天吼道:“非要我趕你走,讓你滾麼?”高進欲言又止,站起身,慢慢的點點頭:“好,我走,你安心養傷,以後有機會,我還會來看你的。”說著,慢慢站起身,轉身要走。沈勝天道:“別讓我再見到你,否則,我一定會殺了你。”高進轉過身,沈勝天盯著他,高進笑了笑:“好,我願意歡迎你隨時來取我的性命。”沈勝天看著高進,道:“我保證!”高進歎了一口氣,走出門去。

      於振海和岑小津站在屋子外頭,岑小津道:“高老闆認識天哥?”於振海搖搖頭:“不清楚啊,今天吃飯的時候說到了勝天,高老闆說想見見他,他怎麼會認識高老闆呢?”岑小津道:“天哥究竟以前是做什麼的啊?我總覺得,天哥和你們不同。”於振海撅著嘴巴,皺著眉頭:“不同?確實不同吧,我們十六歲的時候生活在一起,他會寫字,又會功夫,也很有見解,見過很多世面,但是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岑小津點點頭:“原來是這樣。”正說著,高進走了出來,於振海迎了上去:“高老闆。”高進笑了笑:“麻煩你送我回去吧。”於振海點點頭,岑小津衝著高老闆點點頭,轉身進了屋內。於振海拉著高進,道:“高老闆,去哪裡?”高進想了想,道:“去茶樓吧。”於振海點點頭,但是對於沈勝天,卻不再問起。

       岑小津回到屋內,沈勝天靠在床上,一言不發,岑小津走過去:“天哥~”沈勝天抬起頭,滿眼都是淚水,岑小津愣了一下,坐在床邊:“天哥,你怎麼了?”沈勝天擦擦眼睛:“沒,沒什麼。” 岑小津摸著沈勝天的臉:“你哭什麼?是不是高老闆和你說了什麼?”沈勝天搖搖頭,猛地抱住岑小津,把她攬在懷裡:“小津,別離開我,好麼?”岑小津抱著沈勝天,道:“到底怎麼了?”沈勝天搖著頭:“你別問,讓我抱一會兒,求你~”岑小津點點頭,緊緊地抱住沈勝天,沈勝天閉著眼睛,緊緊抱著岑小津,回想著一切。

        那年,他十二歲,父親是山東最大的茶商——沈園,喜歡結交江湖朋友,母親知書達理,賢良淑德,自己又十分的乖巧,一家其樂融融,母慈子孝,生活殷實,一切都十分美好。而就是那一個月,一個叫顧立的和一個叫高進的人來到了他家,改變了他的一切。顧立是沈園外出買賣的時候認識的商人,來道沈園的家,要商討大生意。而高進,是沈勝天母親的朋友,兩人雖然青梅竹馬,但是因為沈園的出現, 二人沒有繼續走下去,高進為了他母親,一直都沒有成家。沈園雖然知道這一切,但是因為和妻子的關係很好,也就沒太在意。然而,高進來的第三天,沈園就聽顧立說自己的妻子和高進依舊保持著曖昧不清的關係,直到高進呆的第七天,竟然在顧立的帶領下,將二人捉姦在床。

       沈園是不相信這一切的,高進也在想辦法解釋,可是,眼前的一切,又怎麼解釋呢?沈園架不住顧立的煽風點火,一氣之下,將高進趕出門,雖然沈園相信妻子的清白,但是沈勝天的母親,卻因為害怕別人的流言蜚語,給沈園帶來傷害,選擇了上吊自盡。沈勝天放學回來,推開母親的房門,看見母親懸掛在梁上的屍體和留下的遺書,嚇得癱倒在地,而沈園也因為這件事一蹶不振,甚至是染上了毒癮,在顧立的引導下,一步一步走上了被騙,最後被殺的道路。沈勝天曾經發過誓,要用顧立和高進的人頭祭奠自己的父母,可是因為自己流離失所,遠走他鄉多年,一直沒有辦法實現。想不到,現在兩大仇人,就在自己的身邊,沈勝天握緊拳頭,下定決心,一定要殺了他倆。  

        高進來到茶樓,叫了一壺茶,慢慢品著,龍四笑了笑,道:“高老闆好雅興啊~”高進笑了笑:“你不也是麼?”龍四道:“看你心情不是很好,遇上麻煩了?”高進放下茶杯:“遇到了一個故人的孩子,只可惜,我們之間,有很多的誤會,我想解開,但是,他不給我機會。”龍四端起茶杯:“哦?不知道,我有沒有什麼可以幫你的。”高進笑了笑:“感情的事情,誰能幫你呢?”龍四道:“那,我還是不要聽了,免得一會兒出現什麼緋聞~”說著,二人哈哈大笑起來。

       龍四道:“怎麼樣,覺得這北平城還好麼?”高進笑了笑,看著窗外:“嗯,比我想象中要好,尤其是,因為他的存在。”龍四皺著眉頭:“他?故人之子?”高進點點頭:“嗯,只可惜,因為我的過錯,讓他受了十五年的苦,他本應該有更好的生活,而現在~哎~”龍四道:“那,你可以補償他啊。”高進搖搖頭:“殺父弒母之仇,我怎麼補償?”龍四愣了一下:“高老闆你~”高進笑了笑:“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龍四饒有興趣的看著高進,點燃一顆雪茄。

        高進笑了笑:“四哥你是明白人,我也不說假話了。這個故人,是我以前的相好,只可惜,有緣無分,沒能在一起,她嫁給了一個茶商,有一個兒子,本來一切都很好,可是十五年前,有一次我路過山東,我去看她,在她家住了幾天,想不到,被人用迷藥迷暈了,醒來以後,才發現,她竟然睡在我身邊。但是,我真的沒做過什麼,我想解釋,可是,她不聽,她丈夫也不聽,把我趕出了家門。後來,我就聽說,她因為羞愧,自殺而死,而她的丈夫,因為受了打擊,染上賭癮,最後輸得傾家蕩產,被仇家追殺,死了,只留下了一個十二歲的孩子。”龍四慢慢的吐了一口煙圈:“那個孩子,你找到了?”高進點點頭:“嗯,但是,他恨我,恨我害了他娘,恨我害了他爹。”龍四道:“換了是誰,恐怕都不能輕易接受。十幾年,倒也是辛苦這個孩子了。”高進點點頭:“我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更不知道怎麼去彌補他。”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集
       龍四想了想,道:“這樣,確實不是辦法啊。”高進道:“現在,我說什麼,他都不願意聽我解釋,我只希望,這次賭局結束之後,我能夠和他好好談談,如果有可能,我要帶他走。”龍四笑了笑:“愛屋及烏?”高進笑了笑:“或許是吧。”龍四笑了笑,喝了一口茶,高進道:“你在這北平城玩的如何?”龍四熄滅了煙頭:“還好吧,沒有上海那麼繁華,不過我看中了一個年輕人,說句實話,他真的很靈,我想收他做徒弟,不過,他不是很樂意,也不願意賭。”高進笑了笑:“哦?是麼?誰這麼優秀,能讓四哥你如此青睞啊?”龍四笑了笑:“一個很有意思的年輕人,如果有可能,我也會帶他回上海。”高進笑了笑,舉起杯子:“那,希望四哥如願以償。”龍四笑了笑,道:“你也是。”說著,兩個人舉起茶杯,抿了一口。

        沈勝天拉著岑小津的手,兩個人在街上閒逛著。岑小津道:“累不累啊?要不要歇一歇?看你,滿頭大汗的。”沈勝天擦擦汗:“沒事兒,不用,你還買什麼?我陪你一起去。”岑小津道:“累壞了你怎麼辦啊?”沈勝天笑了笑,抓著岑小津的手:“累壞了我,你就得守著我一輩子,照顧我。”岑小津笑了笑,道:“你看,那邊好像有集會哦,去看看好麼?”沈勝天衝著遠處看了看:“好啊~你想買什麼?我賣給你。”岑小津笑了笑:“去看看再說嘍。”

       兩個人未等走開,一個人拍了拍沈勝天的肩膀,沈勝天回過頭,龍四笑了笑:“好久不見。”沈勝天愣了一下,道:“你來幹什麼?”龍四笑了笑:“我說過,我很欣賞你,最近,我朋友的公司缺人手,有沒有興趣來幫忙打點一下?”沈勝天看了看龍四:“誰?”龍四道:“顧立。”岑小津靠在沈勝天背後,緊緊捏著沈勝天的肩膀:“天哥~”沈勝天拍拍岑小津的手:“顧立?顧立是你朋友?”龍四笑了笑:“不,他是趙健的朋友,趙健,是我的生死之交。”沈勝天笑了笑:“一丘之貉。”龍四收住笑:“什麼意思?”沈勝天扯著岑小津,轉身道:“以後別來煩我!”龍四看著沈勝天的背影,點燃一顆煙。

       岑小津和沈勝天快步走開了,岑小津道:“是誰啊,會不會是壞人?”沈勝天道:“和趙健顧立在一起的,總歸不是什麼好人,以後,你見到他,小心點兒,繞道走。還有,想搶你的那個男的,就是他的跟班,你要小心,知道麼?”岑小津道:“那,萬一他們來硬的呢?”沈勝天笑了笑:“你怎麼辦?跟他們走?”岑小津看了看沈勝天:“如果,他們真的會傷害你,我會。”沈勝天搖搖頭,摸著岑小津的頭髮:“如果真的要搶你走,我就是拼了這條命,也要保護好你,我不允許任何人強迫你做你不願意做的事。還有,你是我的,我不允許任何人把你從我身邊搶走,知道麼?”岑小津點點頭,幸福的依偎在沈勝天的懷裡。沈勝天抱著岑小津,道:“我想好了,我要去清華爹地鋪子工作。”岑小津仰起頭:“為什麼?”沈勝天道:“我要賺錢啊,到時候,提親,娶你,養你一輩子,讓你一輩子快樂,好不好?”岑小津笑了笑,點點頭:“嗯~”

       顧立皺著眉頭:“我聽說,高進和龍四見面了,真的麼?”趙健喝了一口茶:“嗯~”顧立道:“那,會不會有什麼差錯?”趙健想了想:“會有什麼差錯呢?”顧立道:“我最近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這胸悶氣短的,總有些擔心。”趙健笑了笑:“放心,你很快就不用擔心了。”顧立回過身:“怎麼?”趙健笑了笑,一個麻袋套在顧立的頭上,趙健喝了一口茶:“因為,你不需要再煩惱下去了。”

       沈勝天和岑小津回到家,沈勝天道:“不早了,早點兒休息,今天玩得開心麼?”岑小津拿著糖人,開心的笑著:“嗯,開心,這個糖人好好吃,喏,這個給你,這個給我,我是兔子,你是松鼠~”沈勝天笑了笑:“好的,早點兒回家休息,明天呢,我要去顧老闆那裡見工,晚點兒來找你。”岑小津笑了笑,點點頭:“嗯。”沈勝天笑了笑,道:“好了,回家吧,晚安~”岑小津笑著道了一聲晚安,轉身進了家門。

       沈勝天看著手裡的糖人松鼠笑了笑:“孩子。”轉身朝著自己家走去。“天哥~”四個人站在巷子口,攔住沈勝天。沈勝天站在那兒,皺著眉頭:“誰?”那人道:“趙老闆有請。”沈勝天道:“我已經說了,我不跟著趙老闆做了,找我做什麼?”那人道:“你總不會想讓我們請岑小津去做客吧?”沈勝天道:“你敢!”那人道:“放心,我們老闆說了,一定會好好招待天哥的,跟我們走一趟吧,別讓兄弟們難做,老闆說了,你去了,會很開心的。”沈勝天想了想,點點頭:“好,看看你們老闆想玩什麼。”

      沈勝天跟著四個人來到趙健家,趙健笑了笑:“天哥~”沈勝天道:“趙老闆,什麼事情這麼重要,這麼大的架勢請我來?”趙健道:“來人啊,奉茶!”沈勝天跟著趙健坐在一旁,道:“到底是什麼事兒?”趙健笑了笑:“我想,你幫我殺一個人。”沈勝天道:“我說過,我不會去傷害顧老闆。”趙健道:“我是有條件的,而且,我這次要殺的不是顧偉,而是另外一個人。”沈勝天警惕的問道:“誰?”趙健笑了笑:“高進~”沈勝天愣了一下:“為什麼?”趙健笑了笑:“我知道,你們之間有過節,沒錯吧?”沈勝天道:“你從哪裡知道的?”趙健笑了笑:“你別管我怎麼知道的,總之,你按著我說去做就行了。”沈勝天坐在一旁,不說話。

      趙健道:“為了顯示我合作的誠意,送你一個禮物。”說著,手下拋進來一個麻袋,沈勝天坐在一旁,不做聲,趙健示意手下打開麻袋,顧立被五花大綁在裡面,嘴裡塞著毛巾。沈勝天皺著眉頭:“這?”趙健道:“這個,就是我送你的禮物。”沈勝天皺著眉頭,看著趙健。趙健道:“我知道,他是你的殺父仇人,對麼?”沈勝天看著顧立,不做聲。趙健笑了笑,從手下手裡拿過一把刀子,遞給沈勝天:“天哥,請吧!”沈勝天接過刀子,看著顧立。趙健拿走毛巾,顧立道:“王八蛋,你出賣我!沈勝天,你到底是誰?”沈勝天道:“我?我是沈園的兒子,你還記得麼?”顧立瞪大了雙眼:“不,別殺我,別殺我!”沈勝天拿著刀子,看著顧立,一刀刺進顧立的心臟,顧立瞪著眼睛,看著趙健,斷了氣。

      趙健笑了笑:“怎麼樣啊天哥?這份見面禮,還過得去吧?”沈勝天抽出刀子,看著顧立的屍體,喘著氣:“爹,我為你報仇了!”趙健拍了拍沈勝天的肩膀:“天哥,打算好了麼?”沈勝天道:“你不找我,我也會想辦法殺了高進。要我做什麼?”趙健道:“我會想辦法,安排你會進招待裡面,到時候,你直接在休息室,做掉他。”沈勝天道:“我殺了他,我怎麼走?要我陪他一起死?”趙健道:“怎麼會,我怎麼捨得天哥你死呢?放心,我會安排人帶你走的,怎麼樣?做不做?”沈勝天看了看趙健,握緊了拳頭。

       於振海擦著車子,顧清華走下樓:“海哥,這麼晚還不回家啊?”於振海笑了笑:“高老闆說今天想去喝茶,我就等他一會兒,順道帶他去。”顧清華遞給於振海兩張請柬:“給,你和天哥的。”於振海接過請柬:“什麼東西啊?”顧清華道:“請柬嘍~高老闆請你和天哥來觀戰的,你倆走大運了,一票難求哦~”於振海笑了笑:“高老闆這麼器重我們兩個啊?”顧清華癟癟嘴:“我也不知道哦~”於振海笑了笑:“對了,高老闆呢?”顧清華搖搖頭:“在樓上呢,還沒下來,對了,我爹說,想要你倆那天來做侍應和招待,因為會比較忙,人手不夠,你倆那麼機靈,我爹很看好你倆的,不知道行不行啊?”於振海笑了笑:“行,怎麼不行啊~太行了!”顧清華笑了笑:“你啊,真是個大傻蛋。好了,我要回去休息了。晚安~”“晚安~”於振海看著顧清華的背影,開心的笑著。

        於振海拉著車子回到家,姚萬吉蹲在墻邊,鬥著蛐蛐,於振海哼著小曲,沒有理會,直接進了門。沈勝天坐在桌子邊,看著蠟燭發呆。於振海走過去,拍了拍沈勝天,遞上請柬:“顧老闆要我們比賽的時候做招待,去不去?”沈勝天瞪著於振海:“什麼?”於振海喝了一口水:“我說,顧老闆叫我們在賭博的那天,去賭場做招待,負責招待高老闆,你去不去?”沈勝天皺著眉頭,想道:“怎麼回事兒,趙健要我潛伏進去刺殺高進,安排我做侍應的竟然是顧偉。趙健一開始要我殺了顧偉,現在竟然幫著我殺了顧立,這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難道,顧偉和趙健才是一夥兒的?不可能啊,如果他倆是一夥兒的,又怎麼會放過我?”於振海看見沈勝天在發呆,伸手在沈勝天面前晃了晃:“喂,你怎麼了?”沈勝天回過神:“沒,沒什麼。是誰安排的?”於振海道:“說是高老闆。”沈勝天撅著嘴巴:“他到底想做什麼?”於振海道:“怎麼了?”   

      沈勝天搖搖頭:“沒,沒怎麼了,可能,可能是今天和小津出去玩,玩的太累了,早點兒休息吧。”於振海點點頭:“哦,我知道了,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啊,好好收拾收拾,或許,我們就此就能平步青雲呢~”沈勝天擠出一個微笑,點點頭。

      次日清晨,於振海早早起了床,“勝天,勝天,起床啦!”沒有人應答,於振海穿好衣服,來到裏屋,卻發現沈勝天的屋子空無一人:“奇怪了,人呢?”於振海皺著眉頭出了門,來到茅廁,方便的時候,聽到了磨刀的聲音,於振海豎著耳朵,扒拉開一旁的稻草,看見沈勝天在磨刀,之後撞在刀套裡,一把綁在了腿上,一把綁在了腰後面。於振海道:“勝天,你?”沈勝天猛地回過身:“你怎麼過來了?”於振海道:“你要幹嘛?”沈勝天走出來,推開於振海:“你別管~”於振海拽住沈勝天:“你要殺誰?高老闆還是龍四?”沈勝天道:“我說了,你別管~”於振海道:“不行,你說清楚,不然,今天我不會讓你走出這個家門!”

       沈勝天道:“我不想連累任何人,今天要做的,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參與進來,尤其是你和小津,答應我,如果我出事的話,照顧好小津。”於振海道:“你瘋了?你殺不了他們的,你只會白白送死~”沈勝天道:“可是我只有這一次機會了,高進比完以後就會走,我可能這一輩子都見不到他,我要報仇,你知道嗎?報仇!”於振海愣在那兒,道:“報仇?什麼仇?”沈勝天舔舔嘴唇:“總之,你別管了,別壞了我的好事兒,行麼?”於振海搖著頭:“不行~高老闆是好人,你不能殺他~我不會讓你殺他的!”沈勝天看著於振海,氣不打一處來,上來掐住於振海的脖子,衝著他的腦袋就是一下。於振海癱在地上,沈勝天找來繩子,把於振海綁了一個結結實實:“兄弟,對不起,我不能讓你壞了我的好事兒。你安心的睡一覺吧,等你睡醒了,一切都結束了~”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集
  
   顧偉帶著顧庭寬和顧清華來到賭坊。顧偉道:“今天開張,晚上高老闆和龍四就在這裡賭一場。你要看好場子,千萬不能出事兒,知道了麼?”顧庭寬點點頭:“知道了爹。”顧清華道:“爹啊,高老闆怎麼沒來啊?”顧偉笑了笑:“現在是開業,來那麼早幹嘛?高老闆在家裡休息呢,晚上來和龍四一決雌雄。”顧庭寬道:“爹,用不用找人好好照顧顧老闆?我怕會出什麼亂子。”顧偉道:“放心吧,高老闆不是一般人,不用我們操心,你看好場子就好了。”顧庭寬點點頭,顧清華道:“爹啊,你不是叫天哥和海哥來麼,人呢?”顧偉四處看了看:“這兩個臭小子,搞什麼呢?庭寬,你去找找。”

        正說著,沈勝天跑了進來:“顧老闆~清華。”顧偉道:“怎麼才來?”沈勝天道:“開業嘛,不能丟了顧老闆的臉,所以收拾了一下。”顧清華看了看:“海哥呢?”沈勝天道:“哦,振海說不怎麼舒服,晚一點兒過來。”顧偉點點頭:“也好,今天你就先幫忙打點一下場子,晚上等高老闆來了,你照顧高老闆,做隨身陪護,好好照顧高老闆,沒有問題吧?”沈勝天笑了笑,道:“沒問題,絕對沒有問題。”顧偉點點頭,沈勝天轉身離開了。

        趙健走了進來:“顧老闆,生意興隆啊!”顧偉笑了笑:“趙老闆好雅興啊,今天新鋪子開張,沒事兒多玩兩把,嗯?”趙健點點頭:“那是自然~不知道高老闆有麼有來啊。”顧偉笑了笑;“賭局要晚上才開始呢,現在就著急了?我一定會給你留個好位子的。”趙健點點頭:“今晚,拭目以待,看看,究竟是誰壓倒寶嘞~”顧偉點點頭:“那是自然,請~”趙健笑著,帶著手下去玩骰子,顧庭寬看著趙健的背影:“爹,二叔到現在都沒出現,會不會有什麼事兒啊?”顧偉道:“管他呢,或許在私下裏不知道做什麼手腳呢,一定要小心,知道麼?”顧庭寬點點頭:“是,我知道了。”

        顧清華扯著沈勝天,道:“以後,來我爹鋪子裡面做事,好麼?”沈勝天點點頭:“如果今天做事不出錯,我倒是很樂意在這裡跟著你爹做。”顧清華道:“今晚有時間嗎?”沈勝天端著酒杯:“你爹不是叫我照顧高老闆嗎?”顧清華搖搖頭:“不是,我是說,賭完以後,有時間嗎?”沈勝天看了看顧清華,道:“幹嘛?”顧清華道:“海哥不是生病了麼?我想去看看他。”沈勝天笑了笑:“哦,可以啊,有時間你就去唄。不過,我還是想提醒你,賭坊畢竟不是什麼好地方,作為女孩子,少來的好。”顧清華笑了笑:“是嗎?對了,今晚世紀大戰,要不要把小津也給叫來啊?”沈勝天連忙擺擺手:“別,這個地方不適合女孩子來的。”顧清華笑了笑:“你真的這麼緊張小津啊。”沈勝天紅了臉:“你開我玩笑啊?”顧清華搖搖頭:“不是啊,既然你和小津在一起了,我就得替她看好你,你要是辜負小津,我一定不饒你~”沈勝天笑了笑,拍拍顧清華的肩膀:“好了,我得去做事了,空了聊。”

       於振海慢慢醒過來,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嘴裡堵著毛巾,呆在倉庫裡,於振海掙紮著,卻毫不起作用。於振海停下來,看了看四周,靜悄悄的,姚萬吉不知道跑去了哪裡,沈勝天一定是去了賭坊,準備刺殺高進。於振海只覺得自己心裡好亂,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他想阻止沈勝天,因為他是他兄弟,可是,沈勝天口口聲聲說要報仇,究竟又是什麼仇?於振海四處望著,希望找到什麼利器,能夠割開繩子,可惜,沈勝天已經把利器藏起來,根本找不到。

       岑小津在家裡練字,岑安道:“小津啊,今天你顧伯伯的賭坊開業,晚上,有龍四和高進的賭局,整個北平城都期待呢,你去不去啊?”岑小津道:“爹啊,我不喜歡賭博的,不想去。”岑安笑了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勝天呢?怎麼沒見他來找你出去玩啊?”岑小津道:“他說,今天要去顧伯伯那裡見工的,晚點兒再來找我。”岑安道:“那,你和我說實話,你倆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岑小津紅著臉:“沒關係啊,就是,就是普通朋友關係嘛。”岑安道:“哦?是嗎?”

       岑小津點點頭:“嗯,我不說謊話的。”岑安笑了笑,咳嗽了一聲,道:“我和你說啊小津,別忘了,我現在是潛伏在這兒,我的身份,你是知道的,沈勝天配不上你的。”岑小津道:“爹啊~別亂說話了。”岑安道:“我和你說,我不同意你倆在一起,你以後,離他遠點兒,知不知道?”岑小津撅著嘴巴,寫著字,不做聲,岑安看了看,道:“這字寫的太潦草啦~”岑小津放下筆:“累了,不寫了~”說著,跑出門外。岑安無奈的搖搖頭,看著岑小津的背影,笑了笑。

       岑小津站在月光下,看著月亮,靠在樹上,捏著自己的頭髮:“真是的,都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來啊。”正想著,聽見墻邊有撞擊的聲音,把自己嚇了一跳。岑小津慢慢的走過去:“誰?”撞墻的聲音越來越響,岑小津皺著眉頭:“會不會是有賊啊?”想到這兒,岑小津搬來兩塊磚頭,站在上面,趴在窗戶上看著,於振海看見岑小津,衝著岑小津不斷哼哼著,岑小津看了看,跳下來,轉身衝進倉庫,打開門,於振海坐在地上,一臉興奮的看著岑小津。岑小津跑過去,幫忙解開繩子,道:“你怎麼搞得啊?天哥呢?”於振海道:“別問了,什麼時辰了?”岑小津道:“晚上八點多了,怎麼了?”於振海爬起來,扔掉繩子:“快,快去賭場,要出大事兒!”岑小津一頭霧水, 跟在於振海的後面跑著,喘著粗氣,道:“你,你慢點兒,你那雙大長腿,我,我攆不上啊~”於振海道:“別說了,再不快點兒,要出人命了啊!勝天要殺高老闆!”岑小津愣在那兒:“什麼?為什麼?”於振海道:“我也不知道,那,你慢慢跑,我先去看著他,千萬不能出事兒啊!”

       龍四和高進來到賭場,趙健道:“四哥,今晚結束以後,小弟為你擺慶功宴。”龍四笑了笑,擺擺手:“慶功宴就免了,不過我想知道,顧立他~”趙健笑了笑:“四哥,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可不想讓他壞了我們的好事兒。”龍四皺著眉頭:“我雖然是有千術,但是我不會為了一個比賽去害人。”趙健道:“四哥,這個,跟你沒關係,放心,兄弟保證,這個比賽,絕對的公平,我不會派人去傷害高老闆的。”龍四點點頭:“我要一場真正的較量,你懂麼?”趙健點點頭:“我知道的,四哥你放心吧。”

        高進進了休息室,顧偉道:“勝天,你去照顧高老闆,一切小心,知道麼?”沈勝天摸了摸腰間的刀,點點頭:“我知道的,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顧偉點點頭:“庭寬,你跟我來一下。”顧偉和顧庭寬離開休息室,沈勝天走進去,關上門。高進躺在沙發上,閉著眼睛:“東西放下,你就出去吧,我不用別人照顧。”沈勝天從腰後面抽囘出刀子:“誰要照顧你?”高進睜開眼睛:“勝天?你~”沈勝天慢慢的走到高進身邊:“我說過,我一定會殺了你~”高進歎了一口氣,坐在沙發上:“你真的這麼恨我?”沈勝天道:“是,我恨你,恨你恨得要死,做夢我都想殺了你!”高進搖搖頭:“也罷,該來的總會來,如果不是我,你囘娘也不會~”沈勝天舉著刀子,衝著高進吼道:“夠了,你沒資格提我娘,如果不是你,我爹娘都不會死,是你害死他們的,是你,都是因為你!”高進苦笑了一下:“你還是不相信我!”沈勝天道:“相信你?為什麼要相信你,如果不是你,我娘就不會死,我爹也不會被人騙,都是你害的!”高進道:“那,殺了我,對你有什麼好處?我還想補償你的。”

        沈勝天搖了搖頭:“補償我?這十幾年我怎麼過來的,只有我自己知道,你拿什麼補償我?我別無所求,我只是想殺了你,替我爹娘報仇,實話告訴你,我已經殺了顧立,再殺了你,我這輩子的心願就可以完結了,我什麼都不在乎!”高進點點頭:“好,既然如此,那,我這條命就還給你,但是,我還有一句話要說,那就是,我真的沒有碰過你囘娘,我愛她,但是我真的沒有~”沈勝天吼道:“你住口,你沒資格說我娘~你沒資格!”高進點點頭:“她有你這樣的兒子,究竟應該慶幸,還是應該後悔呢?”高進點點頭:“對,你說得對,都是因為我,那,我現在就站在這裡,把我這條命,還給你,我希望你以後好好的,可以麼?”沈勝天笑了笑:“你死了,我自然會好好活下去。”高進點點頭,閉著眼睛,道:“來吧!”沈勝天舉著刀子,衝著高進刺過來,高進閉上眼睛,等待刀子進入胸膛的那一刻。

        一張撲克牌飛了過來,穩穩的打在沈勝天的手上,沈勝天按住手,回過頭,龍四叼著雪茄,看著沈勝天。沈勝天皺著眉頭:“你幹嘛!”龍四道:“高老闆是我的對手,也是我的兄弟,我不希望有人破壞我的規矩,我說過,我喜歡別人尊重我。”沈勝天道:“我也說過,你不配獲得我的尊重~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你少管!”龍四笑了笑:“我要是偏要管呢?”沈勝天從腿部抽囘出刀子,指著龍四:“你別管!”龍四看了看高進:“還沒說清楚?”高進搖搖頭:“他不聽我的解釋!”龍四道:“我告訴你,我和他不僅是對手,更是朋友,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朋友!”沈勝天道:“朋友?你們果然是狼狽為奸,要阻止我是麼?好,那我連你一起殺!”說著,抽囘出腿上綁得刀子,衝著龍四沖了過來。

        龍四搖搖頭:“不自量力~”說著,扯住沈勝天的胳膊,往後一扭,沈勝天整個人趴在那兒,龍四道:“還要和我玩下去麼?”沈勝天頭上的汗水流了下來, 道:“誰和你玩?就算是玩,也是玩命!”龍四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沈勝天皺著眉頭,哼著。高進按住龍四的手:“四哥,算了。”沈勝天道:“高進,不用你裝好人!”龍四把沈勝天踹倒在地,腳踩在他的身上:“冥頑不靈。”沈勝天趴在地上,道:“要是他殺了你爹娘,你會這麼冷靜麼?!”龍四看了看高進,道:“你說的故人之子,就是他?”高進點點頭,龍四道:“為什麼不和他說清楚?”高進笑了笑:“你看他這樣子,會聽我解釋麼?”龍四道:“我告訴你,你囘娘的死,和高老闆沒有關係。”沈勝天喘著粗氣:“我不信,我不信!”

       龍四抓起沈勝天,一把推在門上,道:“我說過,我喜歡尊重我的人,高老闆是我的對手,也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他出事兒。”沈勝天道:“龍四,你這是在庇護他,你不敢讓他接受現實!”龍四道:“是你不敢接受現實才是~高老闆那天被人下了藥,才會做出那種事情,更何況,他是真心喜歡你囘娘,又怎麼會用那種手段去得到她~”沈勝天吼道:“夠了,你別再說了!”龍四道:“你想過沒有,殺了高老闆,你走的掉麼?外面的人也會殺了你的!”沈勝天道:“我已經殺了顧立,再殺了他,我就可以報仇了~我什麼都不在乎!”龍四道:“那岑小津那?”沈勝天愣了一下,龍四繼續說道:“你到底還是不是個男人,啊?你說過要照顧人家一輩子,結果現在為了報仇,什麼都不在乎,你死了,你拿什麼照顧她一輩子?你是個懦夫,你是個偽君子,你言而無信,你憑什麼讓人家跟著你,讓人家愛你?”沈勝天呆在那兒,支吾著:“我~”龍四道:“傻孩子,好好想一想,你到底應該追求什麼~”說著,鬆開手,沈勝天轉過身,看著龍四和高進。

        沈勝天揉著胳膊,高進道:“勝天,我知道你恨我,我理解你,這樣,你讓我和四哥賭完這一局,等決出勝負了,我隨你處置,不過,我還是要說,我真的沒對你囘娘做過任何的事情,我是被冤枉的,請你相信我~”沈勝天看了看龍四,又看看高進:“好,我等你,今晚結束以後,我會找你的。龍四,別阻止我,不然,我真的不客氣!”龍四道:“做一個真正的男人,就要著眼天地間,而不是只有仇恨!”沈勝天轉過身,走出門去

       龍四看著高進:“何必呢?”高進笑了笑:“多謝四哥。”龍四道:“我說了,你是我的對手,也是我的朋友。”高進笑了笑,擺擺手:“或許,今晚以後就沒我這個朋友了。”龍四皺著眉頭:“你真的打算死在他手下?要知道,這個真的不怪你。”高進搖搖頭:“如果不是我去看她,也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了,她會好好活著,勝天也會有一個很好的未來,可是現在~都是我不好。”龍四點點頭:“可是,我不希望失去一個朋友,名聲和朋友,究竟哪個更重要呢?”高進道:“我覺得是朋友。”龍四笑了笑:“我也是~”高進看著龍四,笑著點點頭:“我知道我應該怎麼做了。”龍四笑了笑:“後會有期。”高進笑了笑,伸出手,兩個人緊緊的握了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2-9-28 23:48 , Processed in 0.09023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