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爱卿用不变

[原创] 梦情涵心著作<千王之王重出江湖》同人文-----混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集
       沈勝天坐在外頭,按著自己的手,想著龍四對自己說的話:“我到底應該怎麼辦?如果殺了高進,我可能,真的活不下去。但是,如果我不殺高進,我又應該怎麼對他?”正想著,龍四一個人走了出來,眾人安靜下來,龍四道:“高老闆已經離開了。”眾人愣在那兒,龍四道:“高老闆回山東老家探親了,今天這場賭局,取消了~各位,請回吧!”眾人亂成一鍋粥,都在竊竊私語著,沈勝天皺著眉頭:“什麼,竟然走了?回山東,那一定是坐船,碼頭,碼頭!”想著,沈勝天推開人群,朝著碼頭飛奔過去。

       於振海和岑小津跑到賭坊,顧清華迎了上去:“小津,海哥,你們怎麼來了?”於振海上氣不接下氣道:“勝天,勝天去哪兒了?高老闆呢?”顧清華道:“高老闆回山東了,天哥,天哥不知道去了哪裡。”於振海擦著汗水:“這,這可上哪兒去找啊。”岑小津道:“去,去山東,一定,一定要坐船,我們,我們去碼頭~”於振海點點頭,道:“清華,車,找人開車~”顧清華一頭霧水,於振海和岑小津扯著顧清華就跑了出去。

       沈勝天來到碼頭,遠遠的看見高進的船隻,高進站在船頭,衝著沈勝天揮揮手:“有機會來東北找我!我會好好補償你的!”沈勝天看著高進的船隻,站在齊腰的海水裡,大吼著:“高進,你混蛋,你言而無信,你回來,你給我回來!啊!”波浪聲伴隨著沈勝天的吼聲,來回激蕩著,沈勝天跪在海水裡,道:“我還是殺不了他,我殺不了他!”

       於振海和顧清華還有岑小津來到碼頭,三個人到處喊著:“天哥,你在哪裡啊,天哥!”於振海看了看:“在那兒~快!”沈勝天跪在海水裡,一直重複著:“我殺不了他,我殺不了他~”於振海拖著沈勝天,一直拖到海灘上。岑小津晃著沈勝天:“天哥,你怎麼了?天哥!?”沈勝天不做聲,岑小津狠狠地拽著沈勝天的衣領:“沈勝天,你給我聽好了,你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你不是說要一輩子照顧我麼?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還是你麼?我不喜歡你這樣,我還是喜歡賊頭頭的你,你的霸氣呢,你的骨氣呢?你的男子漢氣概呢?你給我站起來,給我站起來!”沈勝天呆呆的看著遠方,不做聲,跪在地上。岑小津拉扯了一會兒,拉扯不動,把沈勝天仍在沙灘上:“好,你沒反應是吧?我告訴你沈勝天,我瞎了眼,我不應該喜歡你,我,我就是個傻子,我就是,就是頭豬!我和你說,我們兩個完了,完了!”說著,撒腿拋開了。

      於振海扯著沈勝天吼道:“勝天,你清醒一點兒,小津要走了,要走了!”顧清華也晃著沈勝天:“天哥,你清醒一點兒啊,你清醒一點兒啊~小津走了!”沈勝天慢慢回過神:“小津,小津!”說著,連滾帶爬的跑出去,扯住岑小津,岑小津甩開手,沈勝天再扯住,把她緊緊的抱在懷裡:“小津,我求你,別走,別走!”岑小津掙紮了一會兒,緊緊的抱住沈勝天:“你幹嘛啊?你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的~”沈勝天道:“我知道,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小津,我求你,別離開我,我什麼都沒了,我只有你了,別離開我,好麼?”岑小津點點頭:“那,你要答應我,以後不許再想著報仇的事情了,高老闆走了,走了就走了,你別再想了,好麼?答應我!”沈勝天看著岑小津,點點頭。

     於振海歎了一口氣,顧清華道:“真的就這麼算了?”於振海搖搖頭:“我了解勝天,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不過,小津對他來說,真的是很重要,希望,小津能夠改變他,別在錯下去了。”顧清華點點頭:“我也希望天哥能放下,畢竟,高老闆不是一般的人,話說,天哥和高老闆,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啊?”於振海搖搖頭:“我也不知道,還是別問了,免得勝天瞎想。”顧清華點點頭:“哦,知道嘞。”

      沈勝天為岑小津擦乾眼淚,道:“我以後會好好努力的,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好麼?”岑小津點點頭,抱住沈勝天,沈勝天抱著岑小津,兩個人開心的晃悠著。幾個人走了過來,道:“沈勝天!”沈勝天慢慢推開岑小津:“你們是?”那些人道:“我們是巡捕,有人舉報,說你殺了顧立,跟我們走一趟吧!”沈勝天看著岑小津,皺著眉頭,岑小津緊緊抓住沈勝天:“天哥~”沈勝天拽開岑小津的手:“我,我去一下。”岑小津還想說什麼,那幾個人攔住她,帶走了沈勝天,顧清華和於振海跑了過來,岑小津抓著顧清華的胳膊:“怎麼辦?”顧清華搖搖頭:“不知道,回去找我爹和大哥吧!”於振海點點頭,三個人坐上車,朝著顧清華家裡趕去。

      龍四坐在沙發上,想著高進的話:“能替我好好照顧他麼?”龍四笑了笑:“他就是我看中的那個年輕人。”高進道:“那,怎麼辦?”龍四道:“既然他不接受你,倒不如,把這塊好材料讓給我,讓我培養,有機會,再賭過。”高進點點頭:“也好,跟著你,我放心,只不過他脾氣那麼倔,你能玩的轉麼?”龍四笑了笑:“沒有我辦不成的事情,只不過我在想,你就這樣一走了之,以後在道上~~”高進擺擺手:“榮譽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覺得,朋友比榮譽重要的多。”龍四點點頭:“我也是。”龍四看著沙發上的茶杯,呆呆的望著,藍鷹走了進來:“四哥,出事兒了。”

      顧庭寬看著顧清華和岑小津,皺著眉頭:“爹,我們~”顧偉搖搖頭:“誰去報的案?”顧清華搖搖頭,看著岑小津,岑小津搖搖頭,看著於振海,於振海聳聳肩:“不,不知道。”顧偉道:“這樣,查清楚以後再來找我,巡捕房嘛,無非就是要錢,能用錢解決的事情,就不是事兒了,不是麼?”眾人點點頭,不再言語。顧庭寬轉身走出去,開始找人打聽。

       沈勝天被綁在柱子上,一頓皮鞭伺候著,沈勝天喘著粗氣:“你們,到底想幹嘛?”一個巡捕道:“幹嘛?趙老闆叫我們問候你。”沈勝天皺著眉頭:“趙健?”那個人點點頭:“對,就是他~”沈勝天笑了笑:“果然,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我。他想怎麼樣?”那人道:“殺人總要償命的,誰來償命?”沈勝天點點頭:“原來如此,我還是沒鬥過他,我認了。”那人道:“趙老闆說,安全起見,要我們好好招待你。老虎凳子辣椒水,皮鞭竹塹鬼頭刀,你自己選一個吧。”沈勝天哼笑了一聲:“你隨意,我不在乎~”一個人道:“大哥,趙老闆吩咐了,叫這小子從此以後一言不發。”那人點點頭,拿出刀子,在沈勝天的臉上蹭著:“我把你的舌頭割下來,會怎麼樣?”沈勝天看著那個人,道:“你試試!”那個人笑了笑:“先關下去,明天趙老闆來再決定。”

        沈勝天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岑小津在一旁含著淚,抱著他:“天哥,你終於醒了。”沈勝天支起身子,一陣鑽心的疼痛:“你怎麼會進來的?他們抓了你?”岑小津擦擦眼淚,搖搖頭:“不,是,是四爺帶我來的。”說著,仰起頭,龍四在一旁,看著沈勝天。沈勝天道:“你~”龍四道:“我說過,我很欣賞你,我想救你。”沈勝天不言語,岑小津道:“四爺說了,只要,你認他做師傅,他就可以救你的。”沈勝天看了看龍四,龍四點點頭。沈勝天咽了一口吐沫,道:“小津,你,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話,要單獨和他說。”岑小津點點頭,站起身,走了出去。

       沈勝天掙紮起來,靠在墻上,看著龍四:“為什麼?”龍四道:“受人之托。”沈勝天笑了笑:“高進?”龍四點點頭:“對,他很在乎你。”沈勝天白了龍四一眼:“我不會答應的,我確實是殺了人,我殺不了高進,是我自己沒能力,我不怪任何人。”龍四道:“那岑小津呢?你就真的放棄了?”沈勝天想了想,歎了一口氣,道:“我之所以支開小津,就是因為我想把她託付給你,你那個兄弟,想要調戲小津,我上次受傷,就是因為他。我不知道,我死了以後,還會不會有人站出來保護小津,所以,我只能拜託你。”龍四道:“如果我說,不是高老闆要我照顧你,而是我確實想收你做徒弟呢?”

        沈勝天笑著搖搖頭:“為什麼?我又不是什麼奇才,我也沒什麼超人的能力,你怎麼會看上我?”龍四道:“我說過,你眼力過人,我很喜歡。”沈勝天咳嗽了兩聲,道:“我恨賭,我討厭賭,我絕對不會拜你為師,你死了這條心吧。”龍四歎了一口氣:“既然你決定了,那,就算了。”說著,轉身就走。“謝謝你!”沈勝天靠在墻上,冒出這麼一句。龍四回過身,看著沈勝天:“不客氣,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岑小津被欄杆阻隔著,看著沈勝天。沈勝天趴在欄杆上,握著岑小津的手。岑小津道:“他們好壞,為什麼要打你?”沈勝天笑了笑:“因為我不乖,因為我是賊頭頭啊~”岑小津擦了一下眼淚,笑著,拍了拍沈勝天的手:“你別鬧,你答應四爺了麼?”沈勝天搖搖頭:“沒有。”岑小津皺著眉頭:“你瘋了啊?為什麼不答應,他們和我說,你,你會死的啊!”沈勝天握著岑小津的手:“對不起。我食言了,我沒有辦法照顧你一輩子了。”岑小津道:“很難麼?真的很難麼?只是要你做他的徒弟,比叫你去死還要難麼?”

       沈勝天道:“我不想接受別人的恩賜,我不需要~我寧肯死,也不要接受他對我的憐憫。”岑小津搖著頭:“天哥啊~”沈勝天鬆開岑小津的手:“以後,龍四會照顧你,我相信,你會找到屬於你自己的幸福,以後,你要好好的~”岑小津含著淚,看著沈勝天:“也就是說,我不如你的尊嚴高貴?不如你的原則重要?”沈勝天別過臉,不去看岑小津,岑小津慢慢站起身:“我就是一個附屬品是麼?一個可有可無的人,對麼?”沈勝天低著頭,不做聲。岑小津點點頭:“好,好,沈勝天,我今天才看明白,以後,我不會那麼傻了,我絕對不會!”說完,岑小津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沈勝天靠在墻上,閉著眼睛:“對不起,小津,真的對不起!”

      岑小津跑出巡捕房,於振海和顧清華迎了上去:“怎麼樣?天哥怎麼說?”岑小津笑了笑:“他根本不在乎我,根本就不!”於振海道:“怎麼了?他不答應?”岑小津閉著眼睛,點點頭。顧清華皺著眉頭道:“天哥這是瘋了麼?他,他到底想怎麼樣啊!”於振海道:“清華,你爹有沒有說,可不可以用錢買啊~”顧清華搖搖頭:“巡捕房不肯放手,恐怕這一次,真的只能靠龍四了。”岑小津看著巡捕房:“如今的一切,都是他的自高自大和自尊導致的,是他自找的,沒人可以幫他,這是他活該!”顧清華看著岑小津,岑小津抽泣著,咬著自己的嘴唇。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集
       顧偉坐在藤椅上,看著賭坊的賬目:“嗯,很不錯啊,今天的收益很好,希望以後保持下去才是。”顧庭寬道:“爹,沈勝天的事情。”顧偉笑了笑:“怎麼,你還要管下去?”顧庭寬道:“可是,清華她~”顧偉道:“只要是說,用錢沒法解決,我們就確實沒有辦法,不是麼?”顧庭寬點點頭:“我知道了。”顧偉看了看手錶,道:“我出去一下,晚上不回來吃了。清華要是問你,你就說沒辦法,嗯?”顧庭寬點點頭:“是~”

      顧偉來到茶館,趙健笑了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顧偉坐在一旁,道:“解決的不錯啊。”趙健倒了一杯茶,道:“高進走了,意料之中的事情。”顧偉笑了笑:“你怎麼肯定高進會走?”趙健道:“龍四這個人重情重義,和高進私下裏已經有了交情,兩個人又同時看中了沈勝天,所以,龍四一定會想辦法救人的。”顧偉道:“那,你能要到多少的好處?”趙健道:“互惠共贏,我幫你除掉了顧立,我也應該得到一些東西吧?”顧偉道:“百分之三的紅利,怎麼樣?”趙健笑了笑:“成交~”顧偉道:“但是,我有一個要求,我要沈勝天,死在牢裡面。”趙健皺了下眉頭:“為什麼?”顧偉道:“有些時候,有些人對自己有威脅,就不要再留著了。還有,龍四打算離開麼?”趙健搖搖頭:“他說,想在北平待一段時間。”顧偉點點頭:“讓他來我這兒坐鎮,如何?”趙健想了想:“我試試看吧。”

       龍四坐在巡捕房的總巡捕辦公室裡面,總巡捕坐在桌子邊,看著龍四。燈光一閃一閃的,時鐘滴答滴答的響著,一切,都好安靜,靜的出奇,靜的可怕。總巡捕道:“四爺,這件事情,我們真的很難做。” 龍四看了看手裡的雪茄:“一口價,三十萬。”總巡捕愣了一下:“四爺,不是我不給你面子~而是~”龍四把一副撲克放在桌子上,不言語,直接抓起來,一把拋起來,伸手抓了一條青龍。總督察愣在那兒,龍四的雪茄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自己的光頭上。龍四笑了笑,收了撲克,道:“如果下次我用刀子,就不是談價錢的問題了。”

       總巡捕擦擦汗水,道:“四爺,沈勝天不過是一個小卒子,您何必為難我呢?”龍四道:“他是我的關門弟子,我必須要救他。”總巡捕道:“可是,四爺,這捉賊拿贓,捉奸在床,我總得給一個交代啊,更何況,那是顧老闆的親弟弟。”龍四道:“如果我和他談呢?”總巡捕道:“可是四爺,不是我不賣你面子,而是,我真的不好做。”龍四笑了笑,把箱子扔在桌子上:“錢我放這兒了,該怎麼辦,你自己想吧。”

       龍四走出巡捕房,岑小津和顧清華還有於振海迎了上去,岑小津道:“四爺,您~”龍四道:“我會盡力的,只不過,勝天他~”岑小津道:“四爺,謝謝你~不論結果如何,我真的,都很謝謝你。”龍四笑了笑:“怪他嗎?”岑小津點點頭:“嗯,我覺得他不在乎我。”龍四笑著搖搖頭:“不在乎你,他就不會求我,按照他的性格,是不會向任何人屈服的,你是他屈服的唯一可能。”岑小津抬起頭,看著龍四。龍四看看顧清華,道:“你爹呢?”顧清華搖搖頭:“我不知道,可能在家。”龍四想了想:“我想去拜訪一下你爹,你可以引薦麼?”顧清華點點頭:“可以,四爺,您一定要救天哥出來~”龍四點點頭:“我知道,我也不想他出事兒。”於振海道:“四爺,勝天在裡面怎麼樣?我們進不去,小津說他受傷了,我可不可以進去看看他?”龍四想了想,掏出一遝錢:“去吧~”於振海點點頭,接過錢:“謝謝!”龍四笑著搖搖頭,於振海快步跑進巡捕房。

       於振海拍拍欄杆,道:“勝天!”沈勝天抬起頭:“振海,你怎麼來了?”於振海道:“四爺給我錢,我買通了巡捕,所以,進來看你,你怎麼樣?傷得重不重?”沈勝天咳嗽了兩聲:“遲早是個死,還在乎這幾鞭子麼?”於振海道:“你別傻了,這個時候不是要骨氣講自尊的時候,你聽話,先出來,有什麼事情我們從長計議,好麼?”沈勝天搖搖頭:“別勸我了,我已經下定決心了。”於振海皺著眉頭拍著欄杆:“你瘋了是不是,那小津怎麼辦?小津現在真的很恨你,你知道麼?”沈勝天看著於振海,面無表情:“我知道。”於振海道:“那你~”沈勝天抓著地上的草屑:“離開我,恨我才是對的,和我在一起,小津不會幸福,她什麼都得不到。”

        於振海道:“你個瘋子,和你在一起是為什麼?為了錢?還是你長得帥啊?都不是,愛情這個東西,並不是金錢和相貌就可以替代的。小津喜歡的是你的男子漢氣概,是你的那種豪氣,是那種不放棄的精神,可是你現在呢?從高老闆出現之後,你整個人都變了!真的,我覺得我都不認識你了,你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沈勝天了!”沈勝天道:“對,我是變了,但是,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我說過,我們不合適,離開我是她最好的選擇,她可以有更好的未來,為什麼一定要浪費在我身上?我是個賊頭頭,我什麼都給不了她!”於振海道:“可是你做過承諾,你說要照顧她一輩子的,你忘了麼?”沈勝天看著墻,不說話。於振海平了平氣:“大家現在都在想辦法,我希望,你別再強下去了,要知道,你要是死了,會有很多人傷心的,知道麼?”沈勝天歎了一口氣,靠在墻上,於振海慢慢站起身,皺著眉頭,轉身離開了。沈勝天看著牢房外的月亮,閉著眼睛,輕輕的用腦袋撞著墻。

       岑小津回到家,坐在桌子旁,呆呆的看著茶杯。岑安拍拍岑小津:“怎麼樣了?”岑小津握著茶杯,低著頭,不做聲。岑安道:“勝天這個臭小子,小津,別生氣,大不了,以後不見他。”岑小津道:“爹啊,我現在,心裡真的好亂,我不知道以後應該怎麼辦,我不想他出事兒,可是,我又覺得他根本就不在乎我,爹啊,我應該怎麼辦那?”岑安拍拍岑小津的頭:“按照你的想法來,誰都不能改變你,代替你,不是麼?你是我最棒,最堅強的女兒,爹相信你,什麼都可以做到最好,包括感情。”岑小津歎了一口氣,點點頭。

        沈勝天慢慢睜開眼,於振海咧著嘴笑著:“嘿,醒了啊。”沈勝天皺著眉頭,看著天棚:“我怎麼在家?”於振海端來一杯水:“因為你沒事兒啦。”沈勝天皺著眉頭:“什麼?”於振海慢慢扶起沈勝天,道:“龍四救了你,花了五十萬。”沈勝天看著於振海,沒做聲。於振海把水杯遞給沈勝天,道:“我要是你,我得開心死,高老闆很看重你,龍四爺很看重你,就連顧老闆也看重你,我真搞不懂,你還在堅持些什麼?”沈勝天道:“我欠他的這個人情,不知道應該怎麼還才是。”於振海搖搖頭:“你在堅持什麼?”沈勝天笑笑:“你還是別知道的好。”於振海點點頭:“好吧,不過,小津來了好久了,你要不要見她?小津,真的很生氣。”沈勝天握著茶杯,搖搖頭,道:“算了,還是別見了,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岑小津掀開門簾,看著沈勝天。於振海看了看,道:“我,我出去給你洗水果吃啊。”沈勝天低著頭,不敢看岑小津,岑小津慢慢坐在沈勝天的身旁,道:“傷口還疼不疼?”沈勝天垂著頭,搖著:“不,不疼。”岑小津歎了一口氣:“還在生我的氣?我說的,都是氣話。”沈勝天抬起頭:“對不起,我~”岑小津道:“不許說對不起,對不起是世界上最沒有用的三個字,我問你,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沈勝天搖搖頭:“不,我是想氣你走,我真的很在乎你的小津。”

       岑小津笑了笑,拉起沈勝天的手:“以後,不許這樣,我在你心裡,到底重不重要?”沈勝天看著岑小津,笑了笑:“重要,你比什麼都重要。”岑小津道:“那,以後呢?”沈勝天道:“以後?以後,我什麼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岑小津點點頭,幸福的依偎在沈勝天的懷裡。沈勝天咧了一下嘴:“疼~”岑小津沒有抬起身子,依舊趴在沈勝天懷裡,緊緊地抱著:“就是要你疼,疼了,你就記住了!”沈勝天抱著岑小津,點點頭。

       岑小津道:“你總說要殺了高老闆報仇,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沈勝天看了看岑小津,歎了一口氣,慢慢的講了起來。岑小津長大嘴巴,愣在那兒:“不是吧?高老闆竟然~天啊,太不可思議了。”沈勝天道:“高進一直說自己是被人陷害的,我不知道應不應該相信他,我怕,我真的很怕,我怕我錯怪了好人,我更怕我爹娘死不瞑目。顧立死了,我算是報了父仇,可是我娘自盡,說到底還是怪高進。”岑小津摸摸沈勝天的額頭,道:“別再想了,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好麼?人總要向前看的,別這樣了,對身體不好。”

       沈勝天點點頭,道:“對了,這個給你。”說著,從脖子上摘下一塊玉珮,道:“這個玉珮本來是一對兒的,上次因為被人暗算,我的那塊,救了我一命,卻變成了碎片,這一塊,是我爹留給我的,叫我將來送給我的心上人,喏,我可送給你了,你可不許不要我。”說著,慢慢給岑小津戴上。岑小津看了看玉珮,道:“是你不許拋棄我才好,要知道,名聲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和貞潔一樣重要,你已經對我的名譽造成影響了,你要是敢拋棄我,我一定殺了你。”沈勝天道:“我要是拋棄你,我的生命就會毫無光彩,我怎麼活下去?”岑小津笑了笑,靠在沈勝天的懷裡。

       顧偉看了看手裡的錢,笑了笑,道:“龍四還真是肯下功夫啊,五十萬換沈勝天的一條命,你說,這小子究竟有什麼好的?”趙健笑了笑:“我也不知道,雖然他在我的碼頭做過一段日子,但是,我絕對不會用五十萬來買他。”顧偉道:“龍四如果和沈勝天走到一起,以後的事情,恐怕就真的難辦了。”趙健道:“怎麼了?你害怕了?連自己的親弟弟都可以吞,還怕一個小小的沈勝天?”顧偉道:“要知道,偽君子是世界上最難做的人了。”趙健笑了笑:“所以我不做偽君子,我做真小人。”顧偉道:“趕緊和龍四談談,讓他來我的賭坊坐鎮。”趙健道:“那沈勝天呢?”顧偉道:“我們以後聯繫還是通過書信吧,萬一被人知道了,結果不堪設想。”趙健點點頭:“行,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顧偉點點頭:“嗯,一切小心。”

       沈勝天在岑小津的照料之下慢慢康復了起來,岑小津也結束了假期生活,回歸學校。

        顧清華晃著岑小津的肩膀:“ 小津,天哥去我爹爹的鋪子裏做事情了。”岑小津點點頭:“是啊,我知道啊。”顧清華道:“你說,我爹給他一個什麼位子,岑大叔才會同意你倆的婚事啊?”岑小津紅了臉,拍著顧清華的手:“別亂說,誰說要嫁給他了~”顧清華捂著嘴巴笑了笑:“不是啊,所謂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有意中人了嘛,總有一天要出嫁的。岑大叔為了幫我爹爹辦黃包車公司,潛伏在那兒,但是,你的身份要比天哥高貴好多呢~你就不怕岑大叔說你倆門不當戶不對嗎?所以,趕緊鼓勵天哥,讓他好好努力,爭取早日升職,岑大叔就不會阻止你們啦。”岑小津靠在墻上:“不是啊,我覺得,身份不能代替愛情。”顧清華湊過去:“可是門第對婚姻是有影響的哦~”

       正說著,全聚德的大公子薑斌走了過來:“清華,小津,今晚有事兒嘛?今天我過生日,晚上在家裡開生日派對,你們可以賞個臉參加麼?”顧清華和岑小津相視一笑:“好的,我們一定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集
       沈勝天來到顧偉的鋪子,顧庭寬道:“來了啊。”沈勝天點點頭:“嗯,少爺。”顧庭寬笑了笑:“幹嘛這麼認真,叫我庭寬就好了。”沈勝天搖搖頭:“做一行,就要有一行的規矩。”顧庭寬點點頭:“也對,你以前都做過什麼?”沈勝天道:“碼頭工人,船夫,腳夫。”顧庭寬笑了笑:“我記得有句俗話,叫船車店腳牙,無罪也該殺,你這一下子就占了三個啊。”沈勝天笑了笑:“怎麼,你不敢用我?”顧庭寬擺擺手:“那你可就說錯了,我就喜歡挑戰。我爹說了,讓你負責賭坊。”

       沈勝天皺著眉頭:“賭坊?能不能換一個,我不太喜歡那個地方。”顧庭寬拍拍沈勝天的肩膀:“別傻了,只有賭坊是剛開的,人手配備什麼的還比較少,別的地方你更不熟悉了,也好,新行業,新領導,新氣象,是不是?”沈勝天想了想:“可是,我什麼都不會,萬一有人來砸場子,豈不是壞了大事兒?”顧庭寬搖搖頭:“放心吧,我們已經請了龍四來坐鎮了。”沈勝天看著顧庭寬:“龍四?他還沒走?”顧庭寬點點頭:“是啊,四爺說了,會在北平待一段時間。”沈勝天點點頭,顧庭寬道:“我還有事兒,你先忙,有什麼不會的記得問我。”沈勝天點點頭,目送顧庭寬離開。

      龍四走出來,看了看場子,看見了一旁的沈勝天。龍四走過去,道:“你怎麼來了?”沈勝天道:“我應該做點兒事兒,最起碼,找一個像樣的工作,我要養小津,我要照顧她一輩子。”龍四笑了笑:“哦?是麼?挺好的。你不是討厭賭麼?”沈勝天笑了笑,道:“有時候,應該為了自己心愛的人,做一些自己不願意做的事,這樣,才是真的愛她,不是嗎?”龍四點點頭:“這樣才對,大男子主義,有時候也不是什麼好事兒。”沈勝天道:“你怎麼沒回上海?要在北平落地生根?”龍四笑了笑:“不是,如果我說,我是為了你而留在北平的,你會怎麼想?”沈勝天笑了笑:“我不會有任何的想法,那是你自願的。不過,謝謝你,那五十萬,我會想辦法還給你的。”龍四道:“錢對我來說,不是任何的問題,我寧願你欠我一個人情,因為我知道,對你來說,人情,比錢要重要的多,不是麼?”沈勝天點點頭。

       龍四道:“進來說話吧,我有事兒想和你談。”沈勝天跟著龍四進了辦公室,龍四笑而不語,抓起一粒骰子,放在骰盅裡面,開始搖晃,沈勝天目不轉睛的看著龍四,龍四放下骰盅,打開蓋子,裡面一個透明的骰盅展現出來。沈勝天看了看,一二三點,龍四笑了笑,輕輕拍了一下骰盅,點數變成了三個六。沈勝天愣了一下:“什麼意思?”龍四笑著搖搖頭,又拿起一旁的撲克,拿出一張黑桃K,從牌堆裡一次穿過,等到牌到達自己的右手的時候,黑桃K變成了黑桃A。龍四拿著黑桃A,遞給沈勝天:“這叫黑馬過林,有興趣麼?”沈勝天把撲克牌扔在桌子上:“我不喜歡,我不會碰它。”

      龍四道:“我最多在這兒呆個一年半載的,等我走了,你怎麼辦?”沈勝天道:“我本來就不是坐館,我為什麼要學這個?”龍四道:“你知道顧偉請我用了多少錢麼?”沈勝天不做聲,龍四道:“三萬,一天~”沈勝天看著龍四,龍四繼續說道:“你做一個看場子的,充其量一年賺不上一萬,而我一天就可以賺這麼多的錢,也就是說,如果你學會了我的本領,你將來就可以代替我,也可以出到這個價錢,你不想要岑小津過一個更好的生活麼?”沈勝天看了看,歎了一口氣。龍四笑了笑,道:“你可以不認我做師傅,我只是想教你,怎麼樣?”沈勝天慢慢拿起黑桃A,看著龍四,點點頭。

       於振海拉著顧庭寬回到家,道:“少爺,小姐呢?”顧庭寬道:“哦,今天薑公子過生日,清華去慶祝了,怎麼了?”於振海笑了笑:“沒,沒什麼,隨便問問而已。”顧庭寬道:“那好,你今天就收工吧,早點兒回去休息,明天記得來送清華上學。”於振海點點頭,顧庭寬轉身進了家門,於振海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蝴蝶發卡,癟癟嘴,又放進口袋裡。

       夜幕慢慢的降臨了,沈勝天拿著糕點,笑逐顏開,來到岑安家。敲了敲門,岑安開了門:“勝天,怎麼啦?”沈勝天道:“哦,我今天發工錢了,您平時那麼照顧我,我就買點兒東西來,孝敬孝敬您!”岑安笑了笑:“有心啦,進來坐坐?”沈勝天搖搖頭:“不,不用了,那個,小津回來了麼?”岑安道:“哦,沒有,去同學生日派對了,估計還得一會兒吧,找她有事兒?”沈勝天擺擺手:“沒,沒事兒,那,岑大叔,我先走了,改天再來看您~”岑安點點頭。沈勝天癟癟嘴,從背後拿出糖人,站在巷子口,四處張望著。

       一個小時後,一輛車子緩緩地停在巷子門口,沈勝天靠在墻上,支起身子張望著。一個男孩子打開車門,岑小津抱著一大束的花,慢慢走下車,和男子笑著告別,男子笑了笑,轉身上了車,車子絕塵而去。岑小津抱著花束,開心的朝家裡走過來。沈勝天迎了上去:“小津!”岑小津仰起頭:“天哥~”沈勝天走到岑小津跟前,道:“那個男的是誰啊?”岑小津道:“我同學啊,今天過生日,怎麼了?”沈勝天看了看岑小津手裡的花束:“那,他過生日,為什麼給你送花啊?”岑小津背過身子,道:“要你管~”沈勝天皺著眉頭,劈手奪下花束:“不行,我知道男的給女的送花是什麼意思,我不許你要,喏,我給你買的糖人。”

      岑小津道:“為什麼,我不喜歡糖人,我喜歡花~”沈勝天想了想:“那,那我明天給你買花,你把它扔了~”岑小津道:“怎麼?你吃醋啊?”沈勝天癟著嘴巴,點點頭。岑小津“撲哧”一下笑了,道:“好了,不欺負你了,這花啊,是他送給清華的,清華不收,轉送給我了。”沈勝天道:“他在追清華啊?”岑小津點點頭:“是啊,他是全聚德的大公子,和清華門當戶對的,學習好,人品好,長得也不錯,為什麼不可以呢?”沈勝天皺著眉頭:“那振海怎麼辦?”岑小津道:“怎麼,海哥喜歡清華?”沈勝天點點頭:“是啊。”岑小津抱著花束,吃著糖人,不做聲。

      沈勝天道:“對了小津,我今天遇到龍四了,龍四教了我好多東西。”岑小津仰起頭:“教你什麼了?”沈勝天笑了笑,從口袋裡掏出一副紙牌,道:“你抽一張。”岑小津抽了一張紙牌,沈勝天道:“記住哦~”岑小津點點頭,沈勝天道:“把牌放進來。”岑小津胡亂找了一個位置放了進去,沈勝天洗了洗牌,拿出一張紅桃3:“是不是這個?”岑小津瞪著眼睛:“唔,你怎麼知道的?”沈勝天笑著:“我不告訴你~”岑小津晃著沈勝天的胳膊:“你快說,不說我不理你了。”沈勝天道:“這個就是龍四今天教我的招式,不過呢,這個還算是騙人的,沒有什麼技術含量,等我慢慢學,學更深層次的,再表演給你看。”

     岑小津道:“你不是不喜歡賭術麼,怎麼開始學著做老千了?”沈勝天道:“龍四說的對,我做現在的職業,賺不了大錢,養不起你,我希望你過好日子,我希望你能過要什麼有什麼的日子。”岑小津笑了笑,道:“傻瓜,最好的日子,就是能和你在一起,叫你賊頭頭,其餘的,我不在乎。”沈勝天笑了笑,把岑小津擁入懷中:“岑大叔一個人把你拉扯這麼大,很不容易,我總不能讓他的心血跟著我去吃苦吧?我要好好照顧你,照顧岑大叔,讓你們以後的生活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這才是我最大的心願。”岑小津靠在沈勝天懷裡,幸福的點點頭。
      
       沈勝天哼著小曲進了家門,姚萬吉早就在屋裡蒙頭大睡,於振海坐在黃包車旁,一言不發。沈勝天走過去,拍拍於振海:“喂,怎麼啦?”於振海搖搖頭:“沒,沒什麼啊。”沈勝天道:“有什麼心事嗎?”於振海道:“沒有,只是覺得,自己越來越配不上清華了。”沈勝天道:“你知道麼?全聚德的大公子現在在追求清華,你得趕緊加油啊。”於振海癟癟嘴,站起身,走了兩步,道:“我知道,前天他來顧家做客,是我送他回去的。”沈勝天道:“那,你覺得他怎麼樣?”於振海皺著眉頭想了想:“嗯,學識淵博,家境好,人品也不錯,最重要的是,顧老闆很喜歡他,恐怕,我是爭不過他了。”

     沈勝天道:“那,你就更得想辦法,早點得到清華的心啊。”於振海撅著嘴巴:“我怎麼辦啊?讀書也沒人多,錢就更沒人多了,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車夫啊,我拿什麼和人家比啊!”沈勝天想了想:“你起碼比他帥啊~”於振海回過神:“帥能當飯吃啊?”沈勝天道:“要不,這樣,我去裝個流氓,你英雄救美,清華不是喜歡大俠嗎?”於振海道:“餿主意,清華要是知道了,一定恨死你了。”沈勝天撓撓頭:“也是,就你這身板,挨揍還差不多。”於振海坐在井邊,看著手裡的蝴蝶發卡:“看來,我這輩子是別想和清華在一起了。”

        沈勝天靠著於振海坐下:“你別這麼早就放棄啊,一開始,我還以為小津看不上我呢,結果呢,現在不是很好麼?”於振海搖搖頭:“那不一樣,你為了小津命都可以不要。”沈勝天道:“那你呢,你可以為清華做什麼?”於振海道:“我也可以為她去死啊。”沈勝天道:“那不就得了!”於振海道:“可是有什麼用啊?物質保障都沒有,精神保障就更貧乏了。”沈勝天道:“慢慢來啊,拉長時間戰線啊~你每天送清華上學放學的,不都是機會麼?好好表現。我相信你,肯定沒問題的。”於振海看著手裡的蝴蝶發卡,點點頭:“嗯,我不可以被任何東西阻擋,我一定要和清華在一起!”

      顧清華走進家門,顧偉道:“今天玩的開心麼?”顧清華理了理自己的頭髮:“還好吧,一般的生日派對而已,沒什麼意思。”顧庭寬笑了笑,道:“我聽說,有人收到鮮花了,花呢?”顧清華愣了一下:“花?我不喜歡,給小津了。”顧偉道:“傻孩子,花朵都是有含義的,怎麼能隨隨便便轉送呢?”顧清華道:“誒呀,不是啦,小津和天哥好了那麼久,大家都知道的,我不喜歡他,所以,我也不想要他送的東西,不過都是同學,整天都要見面的,鬧得太僵又不好,所以,只能叫小津替我收著了。”

       顧庭寬道:“其實薑斌不錯啊,不論是家庭背景還是知識,還有長相,那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啊。”顧清華道:“誒呀,你們是不是要逼婚啊,就這麼嫌棄我,想把我嫁出去?”顧偉笑了笑;“那你呢?你最好的朋友都有了心上人了,你就沒有?你不會還想著沈勝天吧?”顧清華道:“爹啊,你瞎說什麼呢?”顧偉笑了笑:“好了,你去休息吧,明天還上學呢。”顧清華點點頭:“嗯,爹,大哥,晚安。”“晚安。”顧清華慢慢上了樓。

      顧偉道:“薑斌確實是個不錯的孩子,這丫頭,不知道整天想些什麼。”顧庭寬道:“爹,我覺得,於振海對清華好像有意思,今天還想送清華禮物呢。”顧偉笑了笑:“一個車夫,怎麼能高攀我的女兒呢?這事兒,你看緊一點兒,要把這個萌芽,扼殺在搖籃裏,必要的時候,就採取強制措施,知道麼?”顧庭寬點點頭:“是,我知道的爹。”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集
       於振海拉著顧清華,快步向學校跑去,顧清華坐在車子上,拿著書,不斷翻閱著。於振海道:“清華啊。”顧清華仰起頭:“嗯,怎麼了?”於振海道:“最近學習累麼?”顧清華笑了笑,翻翻書:“還好吧,老樣子,你那,累不累啊,看你天天都這麼跑,換了我,肯定吃不消的。”於振海笑了笑:“你怎麼能做這種粗活呢,對了,問你個問題。”顧清華放下書:“什麼問題啊?”於振海邊跑邊道:“嗯,全聚德的大公子~”顧清華歎了一口氣:“我又不喜歡他,你們怎麼都問我啊。”於振海笑了笑:“是嗎?那就好了。”顧清華道:“什麼?”於振海搖搖頭:“沒,沒什麼。”顧清華用書拍著自己的腿,道:“哎,小津現在有了天哥,都不怎麼和我一起玩了,真不知道,我的真命天子什麼時候才能出現。”於振海聽著,不做聲。

       薑斌回到家,薑山坐在正座上,道:“快來見見你趙叔叔。”趙健坐在一旁:“斌兒果然是一表人才啊。”薑斌笑了笑,坐在一旁,道:“趙叔叔,好興致啊,好久都沒來看我了~”趙健道:“叔叔最近忙呀,你那?我聽你爹說,是北大的優等生啊。”薑斌笑了笑:“沒有呢,有兩個女孩兒學習比我好呢,我還差得遠呢。”趙健道:“哦?女孩子?那可不成,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能輸給女孩子呢?怕是沒用心思學習吧?”薑斌道:“沒有,瞧您說的。”薑山道:“斌兒,最近怎麼沒找清華出去玩啊?”薑斌撓撓頭:“別提了,她不接受我。”趙健道:“清華?哪個清華?”薑山道:“還能有誰啊?顧偉的掌上明珠。”趙健笑了笑:“臭小子好眼光啊~用不用叔叔幫忙?”薑斌靠在趙健身邊:“叔叔,您就給侄兒支個招吧。”趙健拍拍薑斌的頭:“放心,好侄子,叔叔一定給你想辦法。”薑斌笑著抓著趙健的手,點點頭。

       於振海拉著顧清華回到家,薑斌拿著玫瑰花,站在車子旁,看見顧清華回來,急忙笑著迎上去:“清華!”顧清華看了看於振海,道:“幹嘛?”薑斌遞上鮮花:“送給你的。”顧清華想了想:“海哥~”於振海點點頭:“哦~”於振海接過花束:“謝謝。”薑斌不情願的把花給了於振海,道:“清華,今天天氣不錯,我們一起出去玩吧?我叔叔新蓋了一間別院,環境特別好,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顧清華拍拍自己的帽子:“不用了,我今天很累了,不說了,我回家休息了,還有,以後少送花給我,我不喜歡~”說著,頭也不回的進了家門,於振海拉著車子跟在後面,薑斌無奈的癟癟嘴,轉身上了車。

       於振海和顧清華進了家門,於振海快跑兩步,趕上顧清華:“清華,他很優秀啊,你何必~”顧清華轉過身:“喂,你只是我的車夫,怎麼也要管這管那兒的~”於振海撓撓頭:“不是,我只是覺得~”顧清華道:“覺得什麼?覺得他是好男人我就得嫁啊?那我想嫁給~”顧清華皺著眉頭,看著於振海:“算了,不和你說了,越說越心煩~”於振海看著手裡的玫瑰花:“我知道,你還是喜歡勝天。”顧清華道:“我說了別說了~”於振海捂著嘴巴,點點頭。顧清華平平氣:“對不起啊,我不應該沖你發火的,我最近,心情不好。你也知道,要畢業了,爹說想讓我回廣州或者回山東,我,我心裡好亂。”於振海捏著花瓣:“是不是,怕離開以後,見不到勝~哦不,見不到他?”顧清華點點頭。

       於振海歎了一口氣:“我怎麼勸你好呢,感情的事情,真的很難勸的。就好比,你喜歡勝天,勝天喜歡小津,我喜歡~”說道這兒,於振海打住了,轉了一個身:“勝天既然已經和小津在一起了,你就應該放下,要知道,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更何況,或許還有更適合你的人呢?他在等你,你知道麼?”顧清華撅著嘴巴:“反正我就是不喜歡薑斌~我死也不嫁他。”於振海轉過身:“說什麼傻話,生命最可貴了。”顧清華道:“不是啊,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自由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於振海道:“可是,你現在不自由啊,你整天想著勝天,不肯接受別人,怎麼會是自由的呢?”顧清華想了想:“你說的也對哦。還有,我們要開畢業晚會了,我和小津都有節目,你和天哥都來參加呀~”於振海點點頭:“好啊~我們一定去!”

       岑小津在家邊做著飯,邊哼唱著:“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扶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岑安道:“唱什麼那??”岑小津抬起身子:“爹~”岑安道:“這是什麼歌啊?”岑小津笑了笑:“是弘一大師的《送別》,我們要開畢業晚會了,我們女生集體合唱。怎麼樣,好聽麼?”岑安笑了笑:“嗯,好聽,你怎麼不是領唱啊?”岑小津道:“因為我唱歌不好聽啊~”岑安道:“那清華那?”岑小津道:“清華是領唱,其實~我也是~哈哈~”岑安道:“那好啊,你得加緊練習呀。”岑小津點點頭,窗外傳來幾聲蛐蛐兒的叫聲,岑小津道:“爹,我出去扔垃圾,您先休息吧~”岑安點點頭,岑小津拿著垃圾,慢慢走出門,沈勝天從後面一把抱住岑小津,低著嗓子道:“猜猜我是誰?”岑小津笑著拍著沈勝天的手:“你是大灰狼!”

       沈勝天笑著鬆開岑小津:“我是大灰狼,那你還敢喜歡我?”岑小津道:“我啊,我是獵人,專門制大灰狼的。”沈勝天笑了笑,道:“喏,糖人。小心吃多了長肉!”岑小津接過糖人:“胖了不更好?胖了就賴著你不走了!”沈勝天道:“剛剛聽你在院子裏唱歌,挺好聽的,唱什麼呢?”岑小津道:“送別。”沈勝天皺著眉頭:“送別?誰要走啊?”岑小津道:“不是啦,我們要開畢業晚會,我們集體合唱送別,我和清華是領唱。”沈勝天點點頭:“哦,啊?你是領唱?你就不怕把狼給招來?”岑小津撅著嘴巴:“是啊,就招來你這隻大灰狼啦!”沈勝天笑了笑,擁住岑小津:“你這樣幹唱也不是辦法啊,要是跑調兒了怎麼辦?”岑小津道:“那怎麼辦啊?家裡又沒有樂器。”沈勝天想了想:“嗯,交給我了,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岑小津仰起頭:“什麼條件啊?”沈勝天笑著,衝著岑小津俯下身子,岑小津仰著頭,閉著眼睛。

      岑安在屋子裏喊道:“小津啊!”兩個人一個機靈分開了,沈勝天道:“我先走了啊~明晚來找你~”岑小津點點頭,拿著垃圾桶回了屋子。岑安道:“怎麼那麼磨蹭啊,在外面幹嘛那?”岑小津道:“沒,沒幹嘛啊,在外面打老鼠,好大一隻呢。”岑安笑了笑:“是偷糧食的老鼠,還是偷心的賊啊?”岑小津紅了臉:“爹啊~”岑安笑了笑:“好了,不說了,很晚了,去睡覺吧,晚安。”岑小津點點頭:“嗯,爹,晚安。”

       顧清華坐在花園裡,哼著《送別》。於振海在一邊拔著雜草,一邊道:“清華啊,這首歌真好聽,叫什麼啊?”顧清華笑了笑:“叫《送別》,是弘一大師李叔同寫的,寫這首歌曲的時候呢,是準備剃度出家,所以,這首歌曲,是告別紅塵,告別妻子,告別情人。”於振海皺著眉頭:“既然相愛,為什麼還要分開?”顧清華笑著搖搖頭:“我又不是大師,我怎麼會知道呢?”顧清華道:“我只知道,後來大師的情人雪子去問過大師,什麼是愛。大師說,愛是慈悲。菩提樹下的紅塵戀,就是這樣讓人匪夷所思。”於振海點點頭:“出家?恐怕我辦不到,我捨不得這花花世界。”顧清華道:“也不是啊,我佛慈悲,一心向善,入了佛門,倒也是真的可以拋棄好多煩惱。斬斷三千煩惱絲,也就斬斷了割捨不斷的所有情感。”於振海道:“我可不讚成,我覺得人生在世,就是要經歷這些情感才能真正成為人,我不同意這種消極的感覺和想法。”顧清華道:“喂,我們都不是信徒,要不要這麼認真的討論啊?”於振海笑著撓撓頭:“對不起啊,牛脾氣上來了~嘿嘿~”顧清華撅著嘴巴,無奈的笑笑。

       “清華!”薑斌拿著玫瑰花,跑了進來。顧清華皺著眉頭:“煩死了,又來了~”於振海道:“不喜歡?那我打發他走~”顧清華道:“等等,過門就是客,我不可以不講究禮數的,算了。”薑斌跑到顧清華面前:“清華,今天天氣很好,我們一起出去玩好不好?”顧清華道:“不行啊,我要練習歌曲呢。”薑斌道:“誒呀,我帶你去一個環境更加清幽的地方,你一定會喜歡的~去吧去吧,清華,我爹說,畢業以後要送我出國,我們見面的機會就更少了,你就當,就當可憐可憐我,好不好?”說著,薑斌一臉的懇求。顧清華看著薑斌,想了想:“好吧好吧,和你去了就是了。”薑斌點點頭:“好啊,走吧~”顧清華道:“等等,去也可以,但是,我要海哥陪我一起去。”薑斌看了看於振海:“好啊,給我們拿行李也挺好的。”顧清華看著於振海,點點頭:“走吧~”

       三個人來到山上,顧清華一路擦著汗水:“不是要帶我去個環境清幽的地方嗎,怎麼帶我上山來了?好熱的!”薑斌喘著粗氣:“不是,翻過這座山,有一個環境特別好的寺院,我想帶你去看看。”顧清華坐在一旁的石頭上;“你信佛啊?”薑斌笑了笑:“是啊,我爹爹信佛,所以我也跟著信了。”顧清華道:“那你不應該是六根清淨嗎?還想著泡妞做生意?”薑斌道:“非也非也,這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嘛~”顧清華站起身,快步走起來:“懶得聽你說話,快走吧~”於振海背著行李跟在後面,一言不發,不聽擦著汗,薑斌擦擦汗,看了看懷錶,笑了笑。

      三個人慢慢順著石階朝上面走著,忽然從林子裏閃出四個蒙面人來,攔住三人的去路。薑斌護住顧清華:“你們是什麼人,要幹嘛?”蒙面人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薑斌道:“你嚇唬人那?知不知道我是誰?!”蒙面人道:“我管你是誰?錢財留下,女人留下,你們走吧!”薑斌還想說什麼,於振海衝著四個蒙面人撇了行李,拉起顧清華轉身就跑。薑斌在後面道:“喂,清華,等等我~喂!”

     於振海和顧清華頭也不回的跑著,顧清華上氣不接下氣:“我,我跑不動了~”於振海回過神,背起顧清華,撒腿就跑。顧清華趴在於振海的背上:“你跑的還真快~”於振海笑笑,道:“你以為平時拉車子是白拉的嗎?我以前覺得是,現在發現,這就是一項逃生的技能啊!”顧清華笑著趴在於振海的背上:“你小心點兒。”於振海點點頭。腳下一根樹根絆住了於振海,於振海一個大馬趴摔在地上,顧清華爬起來:“海哥,沒事兒吧?”於振海爬起來,揉著臉:“哇,好疼~”顧清華雙手護住於振海的臉:“怎麼樣,怎麼樣?我看看~”於振海笑了笑,抓住顧清華的手:“沒事兒,你看~哈哈!”顧清華道:“好啊你,你騙我!打你!”說著,打著於振海的胸膛。於振海抓住顧清華的手:“好了好了,別鬧了,我們趕緊下山!”顧清華點點頭,兩個人站起身。一隊人馬攔住兩人的去路:“哪兒去?”於振海扯住顧清華:“你們是什麼人?”那些人拿出刀子:“有人不想讓你們活~”於振海拉起顧清華,兩個人撒腿就跑。一群人在後面追著。

       兩個人來到懸崖邊,停住腳步,眾人圍上來,於振海抓著顧清華,道:“怎麼辦?”顧清華看著於振海:“我,我不知道,我害怕~”於振海道:“你,你是選擇留下來被他們欺負,還是賭賭運氣,和我一起跳下去?”顧清華看著於振海,皺著眉頭。於振海道:“清華,我喜歡你,我真的喜歡你~”顧清華愣在那兒:“我,我知道。”眾人圍了上來,於振海抱住顧清華:“如果要你和我一起死,你願不願意?”顧清華緊緊抓著於振海的肩膀:“我~”一個人拿著刀子沖了上來,於振海一閉眼,抱著顧清華,跳了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一集
        岑小津站在門口,張望著,撅著嘴巴:“奇怪了,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晚啊?”一陣口琴聲從巷子口慢慢傳過來,越來越近。岑小津欣喜地瞪大了雙眼,看著巷子口,沈勝天邊吹著《送別》,邊來到岑小津身邊。岑小津聽著口琴,笑著晃著身子,點著頭,跟著哼唱著。一曲唱罷,岑小津笑著擁住沈勝天,沈勝天抱著岑小津,岑小津拿著口琴,道:“你什麼時候學的?”沈勝天笑了笑:“還用學?我本來就會的啊。”岑小津道:“瞎說,你怎麼可能會~”沈勝天道:“真的,我小時候,我娘就喜歡吹這首歌,我就跟著學了,你知道這首歌的含義嗎?”岑小津靠在沈勝天懷裡,撅著嘴巴想了想:“嗯,知道,說是告別情人和妻子的,告別紅塵。”沈勝天點點頭:“嗯,忘情棄愛,真的很難。”岑小津道:“那,你娘整天吹這個,是什麼意思啊?”沈勝天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為了懷念一個人?”岑小津看了看沈勝天:“會不會是高老闆?” 沈勝天收住笑,不做聲。

       岑小津道:“我錯了,你別不開心。”沈勝天歎了一口氣:“沒什麼,有很多事情,我一直都沒有辦法弄清楚,現在也是。我只希望,以後,我們可以好好的,對麼?”岑小津點點頭:“嗯,我們一定要好好的,對了,告訴你件事情,你送我的玉珮啊,裡面好像有東西~”說著,岑小津掏出玉珮,遞給沈勝天。沈勝天衝著路燈舉起玉珮:“有麼?什麼啊?”岑小津指著:“你看,不覺得上面好像有個心嘛?”沈勝天瞇著眼睛:“好像是耶~是因為純度不高嗎?”岑小津搖搖頭:“我怎麼知道啊。”沈勝天笑了笑:“管它代表什麼呢,總之呢,這個是我的傳家之寶,給你了,你就是我的人了,知道嗎?”岑小津笑了笑:“哼,才不管你呢~你要是對我不好,我就嫁給別人!”沈勝天裝作發怒:“是嗎?你敢~”說著,就要撓岑小津咯吱窩。

        顧庭寬和薑斌開著車,停在巷子口,沈勝天和岑小津皺著眉頭:“這是怎麼了?”顧庭寬跑下車,道:“小津,勝天,你們看見於振海和清華了嗎?”岑小津搖搖頭:“這兩天放假,我們沒在一起啊~”沈勝天道:“振海還沒收工,沒回家,怎麼了?”薑斌拍著大腿:“壞了壞了,一定是出事了!”沈勝天和岑小津一頭霧水:“到底怎麼了?”薑斌道:“我,我今天打算帶清華去拜佛的,誰知道路上出來好多的強盜,周旋的時候,於振海拉著清華就跑了,但是我後來怎麼也找不到他們,我以為他們回來了,這可怎麼辦啊!”

      顧庭寬道:“別說了,趕緊上山去找吧。”岑小津點點頭,沈勝天拉住岑小津:“這麼晚了,山上不安全,你別去了,呆在家,找到了我會通知你的,嗯?”岑小津道:“不行,我擔心清華,一起去吧。”沈勝天道:“你聽話,你去了我還得照顧你,分心的。”岑小津想了想,點點頭:“那好,你自己小心啊~”沈勝天跟著顧庭寬上了車,一群人浩浩蕩蕩來到山上,四處尋找著。

       於振海慢慢睜開眼睛,腦袋傳來陣陣疼痛,顧清華趴在於振海的身上,一動不動。於振海挺起身子,抱住顧清華:“清華,清華,你醒醒,你醒醒~”顧清華滿臉血痕,昏迷不醒。於振海慢慢站起身,抱起顧清華:“這是哪兒啊,怎麼辦。”遠處,傳來幾聲牧笛聲,於振海一瘸一拐的抱著顧清華,衝著笛聲走過去。一個牧童騎在牛背上,慢慢的拉著車子走著,於振海攔下了車,說明緣由,牧童帶著兩個人回到家。牧童的爺爺迎出來,於振海道:“老人家,有沒有電話啊~”老人搖搖頭:“這山溝裏,哪裡來的電話啊,你們這是怎麼啦?”於振海道:“一言難盡,老人家,我把她安頓在這兒,您這兒有沒有郎中啊?”牧童道:“我爺爺就是好郎中,這一代誰有個頭疼腦熱的,都來找我爺爺的。”於振海點點頭:“那好,您幫我照顧一下她,我回去找人~”老人家點點頭,道:“孫兒,給這叔叔牽一匹馬來,快去快回啊。”於振海點點頭,騎上馬,顛簸而去。

       沈勝天和顧庭寬他們在山裡找了一天,一無所獲,於振海帶著岑小津,順著山路來到牧童家。岑小津照顧著顧清華,擦著她臉上的血痕:“清華,你醒醒啊。”於振海道:“我,我出去找勝天他們,你們小心點兒。”岑小津點點頭,於振海奪門而出,在山上找到了沈勝天,帶著他們一起來到牧童家。

       薑斌道:“清華怎麼樣了?”於振海道:“不知道,還沒醒過來,我真的很擔心她,清華滿臉都是血~”薑斌道:“都是你,你幹嘛要跑?不跑不就沒事兒了麼?!”於振海道:“我不會功夫,我也不知道你的功夫怎麼樣,我不想無端端的冒險。”薑斌道:“那現在那?現在你怎麼解釋?!我沒事兒,你看看你倆~好在清華福大命大,不然,殺了你你也賠不起!”顧庭寬道:“好了,別吵了,還不知道清華怎麼樣呢,這樣,你們先去,我回去告訴我爹一聲,我等會兒派人來接你們~”眾人點點頭。

       薑斌和於振海還有沈勝天剛走到屋子外面,就聽見顧清華嚎啕大哭。三個人一愣,沖了進去。岑小津攔住三個人:“等等!”薑斌道:“清華怎麼了?”岑小津面露難色:“清華,清華破相了~”三個人愣在那兒,薑斌往後退了一步:“我,我能進去看看她麼?”岑小津道:“你不是愛她麼?你要好好照顧她~”薑斌點點頭,皺著眉頭走了進去。於振海靠在一旁的木樁上:“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帶她亂跑,就不會這樣了!”沈勝天拍拍於振海的肩膀:“別自責了,或許,你不帶著她走,你倆都得死。”於振海道:“我真的很擔心清華的安全。”岑小津道:“清華現在很不開心,也不知道薑斌能不能勸好她。”於振海看著屋子,歎了一口氣。


      薑斌跑出來,頭也不回的就要往外走,岑小津拉住薑斌:“喂,清華怎麼說?”薑斌道:“別攔著我,臉都傷成那樣了,我怎麼能娶她回家~”岑小津道:“喂,你愛的到底是清華,還是清華的那張臉,她現在很需要安慰的,你這說的是什麼話!”薑斌道:“我有我更好的選擇,她不是不喜歡我嗎?正好,不必在一起啊,我也不會強求她,別來煩我!”於振海氣不打一處來,抓住薑斌就要打,薑斌推開於振海:“你想幹嘛?”沈勝天一把扯過薑斌,雙手背在背後,衝著於振海推著:“振海!”於振海攥著拳頭,打著薑斌,薑斌躲不開,叫道:“你們,你們這是非法攻擊他人身體,我要找人抓你們!”打了幾拳,於振海氣喘籲籲的看著薑斌,沈勝天鬆開手,推開薑斌:“滾!”薑斌爬起來,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於振海道:“清華真可憐,薑斌真是個偽君子!”沈勝天道:“算了,別想了,你去看看清華吧。”於振海搖搖頭:“我怎麼安慰她,還是你去吧~清華,清華喜歡的還是你。”沈勝天看了看岑小津,岑小津道:“天哥總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就要接受清華吧?你不是喜歡清華嗎?現在就是對你的考驗啊~”於振海想了想,點點頭:“嗯,我知道了!”

       於振海走進房間,顧清華背著自己,躺在床上嚶嚶的哭著。於振海輕輕的坐在床邊,道:“清華~”顧清華轉過身,於振海愣在那兒,顧清華滿臉好像爬滿了蚯蚓一樣,一道又一道的血痕乾涸以後變成了一條條黑色的血咖。顧清華道:“我現在是不是很恐怖?”於振海點點頭:“嗯~是~”顧清華道:“你是不是很害怕,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我就知道,你們愛的都是我的臉!”於振海搖著頭,拽著顧清華的手:“不,我發誓,我並不只是愛你的臉,我愛你的一切,哪怕你以後真的就變成這樣,永遠都變成這樣,我也不會嫌棄你~清華,我是真的愛你,但是我什麼都沒有,我只是你家的車夫,我也不是什麼大俠,我不能給你足夠的保護,我只能帶著你亂跑亂撞,我真的好自責,如果不是我擅做主張,帶著你跳下去,你也不會這樣,對不起啊清華~”顧清華道:“那,你,你還愛我麼?”於振海點點頭:“愛,只要你不嫌棄我,只要你願意和我在一起,我願意照顧你,我不會嫌棄你,清華,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愛你的!”顧清華笑著,抱住於振海。

       於振海笑著,為顧清華擦乾淚水:“別哭了,哭起來就不漂亮了。”說著,用手抹著顧清華的臉,顧清華臉上的血咖變得模糊起來,和著淚水,顧清華變成了大花臉。於振海愣在那兒:“清華~”顧清華笑了笑,跳起來,到一旁洗了臉:“看~”於振海仔細打量著顧清華,臉蛋毫無破損,甚至比一開始還要漂亮。於振海搖著頭:“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顧清華道:“小津說,怕薑斌和你對我不是真心的,所以,就想了這個辦法,讓我藉此機會,了解你們,想不到,真的測出來了,他是真小人,偽君子,你才是最愛我的那個人。”於振海站起身:“你沒事兒?真是太好了,嚇死我了~”顧清華道:“那,你是不是很開心?”於振海道:“嗯,你的健康和幸福,就是我最開心的事情了。”顧清華笑著,依偎在於振海的懷裡。沈勝天和岑小津在窗外看著兩人,笑著拉著手,往湖邊走去。

        岑小津靠在沈勝天的懷裡:“你看,天上的星星好漂亮啊。”沈勝天點點頭:“是啊,和你一樣的漂亮~對了小津,龍四又教了我好幾個絕招呢。”岑小津撅著嘴巴:“你啊,最近是怎麼了?學技術學上癮了啊?找我的時間越來越少,和龍四子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多,是不是成了賭徒了啊你!”沈勝天道:“別瞎說,我才不會呢,我只是想趕緊學會這些技術,早點兒成為坐館,到時候,我就可以賺好多好多錢,就可以提親,就可以娶你~你不希望嗎?”岑小津道:“我不想要什麼大富大貴的日子,我只想和你在一起,開開心心的就好,真的。”沈勝天道:“小津,你真好~但是我是男人嘛,我總要有我自己的事業,現在的世道這麼亂,又有什麼東西能安安穩穩的發家致富呢?只能靠賭,所以,你相信我,給我一年時間,我肯定可以的,好麼?”岑小津笑著摸著沈勝天的臉:“你學歸學,別累壞了,我會心疼的,知道麼?”沈勝天點點頭:“嗯,我知道的,放心吧~好好準備準備,後天就是畢業晚會了~我要見到一個最完美的你~長亭外~”岑小津笑著靠在沈勝天的懷裡,跟著沈勝天一起唱起了《送別》。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二集
       顧庭寬找人接顧清華和於振海回了家,顧偉迎出門來:“清華,沒事兒吧?”顧清華搖搖頭:“沒事兒的爹,多虧了海哥,不然,女兒就見不到你了~”顧偉仔細打量了一下顧清華,道:“沒事兒就好,嚇死爹了,快,回房休息去吧。”顧清華點點頭,依依不捨的看了看於振海,於振海衝著顧清華笑了笑,顧清華轉身上了二樓。於振海目送著顧清華,顧偉拍拍於振海的肩膀道:“坐。”

       於振海正襟危坐:“老闆。”顧偉道:“到底是什麼人?”於振海搖搖頭:“我不知道,因為都是蒙面人,我沒看到長相。”顧偉道:“有沒有說原因?”於振海搖搖頭:“沒有,只是說有人出錢要殺了我們。”顧偉道:“會是誰呢?”於振海道:“老闆,最近,您還是小心一點兒好了,出門什麼的,先檢查檢查,小心駛得萬年船啊。”顧偉笑了笑:“多謝你的提點,你先回家,我給你放幾天假,總管,去賬房給振海拿三百塊錢~”於振海連忙擺著手:“不用不用,保護小姐,是我的職責,老闆您太客氣了!”顧偉道:“這話說的,我又不是忘恩負義之人,再說了,你救了清華,又受了傷,休息幾天也是應該的。去吧~”於振海借過錢,衝著顧偉哈哈腰:“那,老闆,我就先走了~”顧偉點點頭,於振海轉身走出門。

      顧庭寬道:“爹,你怎麼看?”顧偉抽了一口煙,道:“你覺得呢?”顧庭寬道:“我覺得,要麼是薑斌,要麼,是趙健!”顧偉笑了笑:“為什麼?”顧庭寬道:“薑斌喜歡清華,但是清華不喜歡薑斌,所以薑斌有可能初次下策,想要用英雄救美的辦法,博得清華的心,但是弄巧成拙。或者,是趙健心懷不軌,想要用清華來威脅您~”顧偉笑了笑:“不管是誰都好,以後派人保護好清華,我可就這麼一個女兒。”顧庭寬點點頭:“是,我知道了爹。”

       龍四拿著骰子,在手裡不斷的把玩著,看著沈勝天。沈勝天手裡拿著骰盅,骰子在骰盅裡面,骰盅隨著手臂來回移動,骰子不停轉動,揭開的時候骰子才停止,龍四笑著點點頭。沈勝天解開骰盅,拿起骰子,衝著天空扔了出去,在一堆骰子裡面抓住三隻,放在桌子上,三個六點。龍四點點頭:“不錯,群魔亂舞和風捲殘雲練得很不錯~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沈勝天笑了笑:“都是四爺不吝賜教,謝謝你~”龍四笑了笑:“骰子還算簡單,不知道你牌九練習的怎麼樣了?”

       沈勝天笑了笑,抓起一副牌九,不斷變化著牌九的位置,龍四點點頭:“龍穴虎譚,排山倒海~不錯~不錯!”沈勝天道:“其實我最感興趣的還是撲克牌。”龍四皺著眉頭:“哦?為什麼?”沈勝天不做聲,龍四道:“是不是因為你爹和顧立?”沈勝天點點頭:“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他就是幫我再多,也還是我的仇人!”龍四搖搖頭:“你什麼時候才能放下這段仇恨呢?”沈勝天笑了笑:“恐怕,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龍四拿起一副撲克牌,道:“我先教你一招切牌的方法,記住了,看好了,這招叫猛虎龜山~”說著,從撲克牌裏面彈出去一張牌,在沈勝天的面前飛了一圈,回頭又插在牌堆裏。沈勝天瞪大眼睛愣在那兒,龍四笑了笑,輕輕的拿起撲克牌:“你要學的還有好多,想報仇,就更得加油了,知道麼?”沈勝天點點頭:“嗯,我會的!”龍四笑了笑,點點頭:“對了,小津今天不是畢業晚會麼?你不去?”沈勝天拿著撲克牌:“你怎麼知道的?”龍四笑而不語,沈勝天道:“是不是你的好跟班還在打小津的主意?我可告訴你,不管是誰,都不能把她從我身邊搶走,她真的對我很重要。”

       龍四搖搖頭:“我是聽清華說的,你怎麼那麼多心啊。”沈勝天道:“我不是多心,我是擔心,畢竟,我真的打不過藍鷹。”龍四道:“那,你跟著我學槍,跟著藍鷹學飛刀,不就好了麼?”沈勝天道:“不要,我才不要和他學呢~”龍四笑著搖搖頭:“小孩子氣~”沈勝天看了看手裡的撲克牌,道:“那,我先走了~我怕小津等著急了。”龍四點點頭:“嗯,明天繼續,回去好好練習。”沈勝天點點頭:“嗯,知道了~”

       沈勝天和於振海來到學校,顧清華和岑小津在後臺準備,於振海和沈勝天拿著凳子,坐在第一排,沈勝天碰了碰於振海:“怎麼樣啊?”於振海道:“什麼怎麼樣啊?”沈勝天道:“廢話,當然是問你和清華啦~”於振海笑著撓撓頭:“剛開始啊~再說了,清華還需要好好休息呢~還有,我得說說你啊~清華心裡一直都有你,憑什麼啊!”沈勝天道:“怎麼,吃醋啊,你打得過我嗎?”於振海道:“切~懶得理你。你說,清華和小津誰是主唱啊?”沈勝天想了想:“我還真沒問,應該是清華吧,畢竟清華唱歌很好聽啊。”於振海道:“小津唱歌也不賴啊,對啦,我們明天一起出去玩好不好?”沈勝天道:“去哪裡啊?”於振海道:“護城河對岸最近新修葺了一個公園,很漂亮呢,環境很好,咱們可以去野炊。”沈勝天想了想:“明天,行,明天我夜班~一起去啊~”於振海點點頭:“你準備食物啊~”沈勝天道:“行~你拉車~累死你!哈哈!”

       幕布慢慢的合上,燈光也暗了下來,眾人不再喧嘩。主持人走上臺,道:“各位,請安靜一下。今天,是我們中文一班的畢業晚會,下面,由中文一班的女生合唱《送別》,領唱,顧清華,岑小津~大家掌聲歡迎!”臺下響起熱烈的掌聲,顧清華和岑小津慢慢走上臺,帷幕徐徐拉開,一群女孩子站在她倆身後,音樂漸漸響了起來,顧清華慢慢的張開嘴:“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岑小津接著唱下去,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後面的女孩子伴唱著,整個舞臺顯得十分悲傷,畢業季,離別季,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嚴肅的表情,甚至有的女孩子在臺下偷偷的擦著眼淚。沈勝天跟正和唱著,於振海道:“好悲傷啊,真不喜歡送別,勝天,我們可不許分別哦!”沈勝天笑了笑:“好啊,我們做生生世世的兄弟~”於振海點點頭,又轉頭看向顧清華。

       薑斌坐在臺下,一言不發,四處張望著,看見沈勝天和於振海也坐在臺下,目不轉睛的看著顧清華和岑小津。薑斌心道:“兩個混蛋,和我搶清華,總得叫你們好看才是!” 一旁的學生推了推薑斌,道:“你不是追清華嗎?怎麼樣了,成功沒有啊,畢業季,分手季啊,你得加緊哦!”薑斌有一搭沒一搭的應和著,眼睛死死盯住沈勝天和於振海。

       龍四坐在臺下,看著岑小津,不做聲,藍鷹道:“第一次見到她,就覺得好面善,現在仔細想一想,長得和嫂子確實蠻像的,尤其是那雙眼睛。”龍四點點頭:“是啊,第一次見到她,我就覺得好親切,好像,白羽還在我身邊一樣。有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我當初沒有去上海參加那場賭局,而是在家,她會不會就不會出事,是不是,現在就可以陪在我身邊?”藍鷹道:“四哥,別再想了,都過去那麼久了。”龍四點點頭,歎了一口氣:“是啊,都過去六年了,這六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沈勝天有點兒像六年前的我,我不希望他重蹈覆轍。”藍鷹笑了笑:“今天這個小子贏了我。”龍四轉過頭去:“哦?是嗎?”藍鷹點點頭:“嗯,我相信你說的話了,他真的很有靈性。”龍四笑了笑:“如此有靈性的人,需要更加正確的引導,否則,會變得很可怕。”藍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畢業晚會很快就在人們的不捨中結束了。岑小津和顧清華手拉著手,來到臺下,沈勝天和於振海站起身,笑著迎接她們。沈勝天道:“唱的真好聽。”岑小津道:“那是自然啊,不然,不白瞎你陪我練習了那麼久麼?”沈勝天笑了笑,攬過岑小津:“是你天賦異稟才對。”於振海道:“清華,唱得真好聽。”顧清華道:“當然啦,我唱歌好是出了名兒的呢~”沈勝天道:“對了,清華,小津,振海說,護城河邊上新蓋了一個公園,我們明天去野炊好不好啊?”顧清華看了看岑小津:“好啊,我好久沒有出來玩了~”岑小津點點頭:“可以啊,那,今晚都回去,早點兒休息,明天見啦~”沈勝天扯過岑小津的手:“振海,你送清華回家哈!”於振海點點頭,帶著顧清華轉身離開了。

      於振海和顧清華剛來到門口,顧庭寬就攔在門口:“清華!”於振海撒開手,顧清華看了看,迎了上去:“大哥,你怎麼來了啊?”顧庭寬道:“爹地叫我來接你啊,走吧~”顧清華道:“我叫海哥送我回去就可以了~你先回去吧~”顧庭寬道:“太晚了,不安全,走!”說著,推著顧清華就上了車。於振海無奈的癟癟嘴,連聲再見都沒來得及說,只得轉過身,去找沈勝天和岑小津。

       沈勝天和岑小津說說笑笑的走出來,於振海衝著兩人聳聳肩,岑小津道:“清華呢?”於振海歎了一口氣:“被他大哥接走了。”岑小津道:“該不是顧伯伯發現你倆的事情了吧?”沈勝天道:“不會吧,顧老闆似乎沒那麼多成見的,不是麼?”岑小津歪著頭:“怎麼說呢?門第這個東西,對婚姻的限制還是很大的。”沈勝天按住岑小津的肩膀:“那,我問你,你要是個大家閨秀,會不會甩了我?”岑小津笑道:“你說那?”沈勝天道:“我問你啊~”岑小津笑了笑,於振海道:“行了,你倆別在這兒秀恩愛了好不好?考慮考慮我可以嘛?”沈勝天道:“沒事兒,或許真的是太晚了,顧老闆不放心而已,你別多想。再說了,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你擔心什麼啊!”於振海搖搖頭:“算了,不想了,走吧~”

      “於振海!”三人轉過身,薑斌走到他們跟前,道:“於振海,我有事兒找你。”於振海皺著眉頭:“找我幹嘛啊?”薑斌看了看沈勝天,道:“我要單獨和你談談。”沈勝天攔在中間:“你想幹嘛?我們和你沒有什麼好說的!”薑斌道:“這是我和於振海之間的事情,你少管!”沈勝天還想說什麼,岑小津拉住沈勝天:“算了天哥,他們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好了。我們別插手~”沈勝天道:“我怕振海吃虧啊~”岑小津道:“你放心吧,薑斌不是壞人~”沈勝天想了想,看看於振海,於振海道:“算了,你們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沈勝天點點頭,帶著岑小津離開了。

        於振海和薑斌來到護城河邊上,於振海道:“說吧,到底什麼事兒?”薑斌道:“我要和你決鬥!”於振海笑了笑:“決鬥?為什麼?”薑斌道:“為了清華,贏的人就可以得到清華~”於振海道:“你絕不覺得你很無聊啊?你以為清華破了相,說了那麼多不中聽的話,你覺得清華心裡還會有你嗎?更何況從一開始清華就不喜歡你,你別自作多情了好不好!”薑斌到:“那天,那天是我嚇傻了,才會說了那麼多,說了那麼多言不由衷的話,我可以為了清華去死~”於振海道:“我也可以!”薑斌拽住於振海的衣領:“這麼說,你是不肯放棄清華了?那好啊,我們決鬥啊?!”於振海笑了笑,不言語。

       薑斌道:“怎麼,你在嘲笑我麼?”於振海輕輕拽開薑斌的手:“我笑你幼稚!”薑斌皺著眉頭:“什麼?”於振海道:“愛情不是遊戲,不能讓來讓去,也不是什麼利益,一定要用命來爭取,更不是一廂情願的強人所難,兩情相悅是什麼意思,你懂嗎?啊?!”薑斌道:“你夠了,我想不明白,我哪裡不如你,我比你聰明,比你有學識,比你帥,家境也比你好上千萬倍,你憑什麼和我爭清華!”於振海守住笑:“就憑我知道怎麼去珍惜她,怎麼去愛護她照顧她!”薑斌愣在那兒,咽了口吐沫。於振海繼續說道:“行了,我不和你一般見識,你就是個孩子,長不大的孩子。”說著,轉身就走。

      “於振海!”於振海回過身:“你有完沒完!”話音未落,薑斌一板磚拍在於振海的頭上,於振海按住腦袋,倒了下去。薑斌喘著粗氣,看著地上的於振海:“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別怪我,別怪我!”於振海瞇著眼睛,看著薑斌,視線越來越模糊,慢慢的昏了過去。
 楼主| 发表于 2022-4-8 21: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waiwai 发表于 2022-4-8 19:54
我直接放了回復在你的貼內

看到了就在写字的上头

我是有多眼瞎

发表于 2022-4-9 20: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卿用不变 发表于 2022-4-8 21:36
看到了就在写字的上头

我是有多眼瞎

大家彼此彼此,我想按回復,變了編輯你的貼子
 楼主| 发表于 2022-4-9 21: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三集
       岑小津和沈勝天走在回家的路上,岑小津道:“天哥啊,問你個問題,嗯,你要如實回答我哦~”沈勝天笑了笑,點點頭:“好啊,什麼問題,你問吧!”岑小津道:“你覺得,清華和振海般配麼?”沈勝天撅著嘴巴:“什麼意思啊?”岑小津咬著嘴唇,想了想,道:“我是說,他倆的身份這麼懸殊,將來能夠在一起麼?”沈勝天歎了一口氣,道:“雖然振海是我兄弟,但是說句實話,我真的很擔心,我倆以前還說呢,咱倆之間的阻力,要小於他們倆,因為你畢竟也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兒,但是清華不一樣了,她爹有錢有勢,振海什麼都沒有,真的很困難,要克服的東西太多了。”岑小津目光閃過一絲暗淡:“那,假如,我是說假如哦~假如,我也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女孩子那?你會不會怪我騙你?”沈勝天笑了笑,刮了刮岑小津的鼻子:“怎麼,看愛情小說看多了?我只知道窮家男人裝富人騙女孩子的感情的,還沒聽說過哪個大小姐裝窮人去騙男孩子的~”

      岑小津拽住沈勝天:“不嘛,就要你說,要是我和你也像清華和振海那樣,你怎麼辦!”沈勝天想了想,皺著眉頭,道:“嗯,怎麼說呢?其實我不喜歡清華有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她的身份,不是說我害怕碰壁,而是我怕我給不了我心愛的人應有的生活。如果你真是大家小姐,我想,我不會放棄,反而要更加努力,因為我答應過你,我要給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給你一個有力的保障。”岑小津笑了笑,擁住沈勝天。沈勝天輕輕的在她額頭吻了一下:“對不起~”岑小津仰起頭,笑著問道:“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啊?”沈勝天道:“有沒有怪我,因為報仇,失去理智,什麼都不管不顧,結果又反過來求你留在我身邊。仔細想想,我好像什麼都沒做過,只是在對你承諾,只有花言巧語。我一直都說要保護你,給你幸福,可是,我真的,真的什麼都沒有做,什麼都沒有做好。像我這樣的人,你會不會嫌棄我?會不會覺得我只會耍嘴皮子,是個懦夫,是個花花公子,不願意和我在一起?”

        岑小津笑了笑,輕輕點著沈勝天的嘴巴:“不知道哇,說來也奇怪,自從上次,你強吻人家,又為人家受傷,人家整個心都被你這個賊頭頭佔據了。其實我也有不好的地方啊,我不理解你的仇恨,我不理解你的原則,甚至,有時候,覺得自己更重要一些。給了你那麼多的壓力,讓你不能放開去做事,你有沒有嫌棄我?”沈勝天笑著癟癟嘴:“沒有,我怎麼敢嫌棄你啊~”岑小津道:“以後呢,我們要互相理解,互相加油,好不好?”沈勝天擁住岑小津,幸福的點點頭:“我會的~小津,謝謝你~”岑小津幸福的抱著沈勝天,開心點著頭。

       於振海慢慢的睜開眼睛,摸著後腦勺的血:“這個混蛋!”一旁,薑斌靜靜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於振海摸著腦袋,慢慢爬起來:“喂,你怎麼了?”薑斌不做聲,於振海試探性的問道:“你別嚇唬我啊~你別陰我~喂!你起來啊!”於振海慢慢的走過去,踢了薑斌兩腳,薑斌依舊一動不動。於振海俯下身子,薑斌臉朝下,趴在地上,於振海把薑斌翻過來:“喂,你別裝~”薑斌翻過來的一剎那,於振海整個人瞪大眼睛愣在那兒:一把刀子紮在薑斌的胸膛上,於振海癱坐在地上:“怎麼回事兒,怎麼回事兒?!”一大群的巡捕圍了上來:“不許動!”於振海坐在地上,雙手抱著頭:“人不是我殺的,真的不是我殺的!”

       顧清華回到家,顧偉道:“今天怎麼樣啊?”顧清華扯住顧偉的胳膊:“爹地啊,你都不去看人家唱歌,還不讓人家跟小津多敘敘舊,叫大哥把我這麼早就帶回家,真是的~”顧偉道:“不早了,早點兒休息,不應該嗎?”顧清華道:“爹啊,我不想回廣州。”顧偉道:“你長大啦,應該像個大人一樣,怎麼能老留在爹身邊呢?要不,爹送你出國?英國,美國?”顧清華道:“不要,我就要留在北平。”顧偉道:“為什麼,北平有什麼值得你留戀的?”顧清華道:“你和大哥都在這兒,我自己一個人回去,我害怕啊~”顧偉道:“怕不是因為我和你大哥,而是為了別人吧?”顧清華道:“爹啊~你亂說什麼呢!”顧偉道:“薑斌不錯,考慮考慮~”顧清華嘟著嘴巴,轉過身,坐在沙發上:“才不要,他就是個偽君子,和他在一起,我不會幸福的!”顧偉還想說什麼,顧清華站起身:“不早了,我休息去了,爹地,大哥,晚安~”說著,頭也不回的上了樓。

       顧偉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顧庭寬接了一個電話, 看著顧清華上了樓,走到顧偉跟前,道:“爹,出事兒了。”顧偉皺著眉頭:“怎麼了?”顧庭寬看著樓上,悄聲道:“於振海殺了薑斌!”顧偉瞪大了眼睛:“什麼?”顧庭寬道:“剛剛巡捕房來了電話,想叫清華過去協助調查,我說清華回家了,不在現場。”顧偉點燃一顆煙:“怎麼搞的,於振海竟然敢殺人?”顧庭寬道:“爹,要不要去看看?”顧偉點點頭:“嗯,去看看,小心行事。先別告訴清華,免得她出亂子。”顧庭寬點點頭:“是,我知道了爹。”

       於振海坐在牢裡,靠著墻,自言自語道:“我真的沒殺人,我真的沒有!”沈勝天跑了進來:“振海~”於振海爬起身子,抓著欄杆:“勝天,勝天!”沈勝天道:“怎麼搞得,你不是和他去談判麼,怎麼會殺了他的?”於振海道:“我沒有,我沒有殺他,他要和我決鬥,我,我就說他幼稚,我想走的,他用磚頭把我拍暈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就發現,他躺在地上,我以為他在逗我呢,我就踹了他兩腳,結果,把他翻過來的時候,他就死了!”沈勝天皺著眉頭:“巡捕說,接到報案,說是你殺的人,薑斌他爹現在不依不饒,非要你償命,怎麼辦?”於振海道:“我真的沒有殺人,我沒有啊!”沈勝天道:“我知道,你再好好想想,附近還有什麼人沒?有沒有人證物證?”於振海閉著眼睛,皺著眉頭:“沒有,當時好安靜,真的好安靜。”

       沈勝天癱坐在牢門外面:“那就慘了,怎麼辦?我就應該陪你去的,這個混蛋,我早就應該想到他沒安好心。”於振海哭著道:“不行啊,我不能死啊,我剛和清華在一起,我就這麼死了,我,我多憋屈啊!”沈勝天道:“哭哭哭,哭有個屁用啊~我找小津和清華,看看有什麼辦法。你記著,保護好自己,我盡快回來看你!”於振海點點頭:“嗯,你一定要救我出去啊!”沈勝天點點頭:“嗯,你放心!我先走了!”於振海目送著沈勝天跑出牢房,靠在墻上:“到底怎麼回事兒啊!薑斌怎麼會死了的!”

       趙健坐在沙發上,聽著收音機,一個手下進來,衝著趙健耳語了幾句,趙健笑了笑,拿起風衣,披在身上:“叫司機開車。”不多時,趙健來到茶樓,顧偉坐在上面,衝著他擺擺手,趙健走進包間,手下關上門,站在門口,趙健褪下風衣,道:“找我做什麼?”顧偉道:“你乾的?”趙健喝了一口茶:“什麼?”顧偉道:“殺了自己的外甥,過分了點兒吧。”趙健道:“你是說薑斌?怎麼了?”顧偉道:“於振海殺了薑斌?我不信。”趙健道:“孩子嘛,更何況,薑斌和他都喜歡清華,年輕人,好衝動,很正常,不是麼?”顧偉道:“你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趙健笑了笑,沒有做聲。顧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告訴你,不許打我女兒的主意,否則,不論是什麼夥伴,我都不會在意。”說著,頭也不回的走了。趙健挑了挑眉頭,笑了笑,自言自語道:“打你女兒的主意?我只對你的生意感興趣,其餘的,我都不在乎!”

       岑小津緊緊握著顧清華的手,顧清華的眉頭蹙在一起,道:“小津啊,怎麼辦啊?”岑小津安慰道:“沒事兒的,上次天哥不也是被人抓進去了麼,這不是沒事兒麼?”顧清華道:“不一樣啊!天哥有龍四罩著,誰能罩著海哥啊?!薑山一定不會放過海哥的,怎麼辦,怎麼辦啊?”岑小津道:“你別著急,天哥在想辦法的,別著急~”顧清華急的哭了起來:“他們會不會打海哥啊,海哥不經打的啊~我要去找我爹,看看我爹怎麼辦。”顧庭寬走了進來,顧清華站起身,撲在顧庭寬身邊:“大哥,怎麼樣,怎麼樣啊?”顧庭寬道:“薑山不肯鬆口,說實話,他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又不缺錢,這,這不是錢能擺平的事情。”顧清華搖著頭:“那怎麼辦?他要幹嘛?”顧庭寬道:“他要於振海償命。”顧清華道:“不可能,海哥不會殺人的,一定有人陷害他的!”顧庭寬道:“那是誰?你找的出來麼!?”顧清華咬著嘴唇:“我~”顧庭寬道:“清華,你乖,爹和大哥會想辦法的,我們都會想辦法的,好麼?”顧清華點點頭,坐在一旁,捂著臉,不斷哭著,岑小津坐在一旁,拍著她的背。

        沈勝天皺著眉頭,手裡捏著牌發呆。龍四一張撲克飛過去,打在沈勝天的腦門上,沈勝天回過神:“嗯?”龍四道:“學東西的時候,不可以分心的。”沈勝天摔了撲克:“我學不進去~振海出事了。”龍四皺著眉頭:“他怎麼了?”沈勝天道:“巡捕房懷疑,他殺了薑斌。”龍四愣了一下:“薑斌?薑山的兒子?”沈勝天點點頭:“嗯~”龍四吐了一口煙圈:“奇怪,他怎麼會和於振海攪到一起的?”沈勝天道:“他倆都在追求清華。”龍四笑了笑:“莫笑亂世兒女怨,只道亂世兒女情更長啊。”沈勝天站起身:“你別拽文了,幫忙想想辦法好不好?”龍四道:“我說過,我喜歡尊重我的人。”沈勝天皺著眉頭,道:“四爺,我求你,幫幫振海吧~”龍四道:“你肯求我啊?”沈勝天道:“不肯,但是我也知道,除了你,沒人能幫他。”龍四笑著搖搖頭:“要知道,薑山也不是一般的人,他獨生子死了,你想,他怎麼會善罷甘休呢?”沈勝天道:“那怎麼辦,我總不能看著我兄弟去死吧?”龍四想了想,吐了一口煙圈:“我知道應該怎麼辦,不過你要答應我,保密。”沈勝天看了看龍四,點點頭。
      
        顧偉輕輕關上房門,岑小津道:“顧伯伯,你想辦法幫幫振海吧。清華和振海的感情很好的,要是振海出了事,清華會傷心的。”顧偉歎著氣,搖搖頭:“不是我不幫忙,而是,而是我真的沒法幫忙啊。我看,倒不如就認了吧。”岑小津皺著眉頭:“什麼認了?”顧偉道:“如果說是自衛殺人或者是過失殺人,有可能輕判的,坐幾年的牢,就出來了。”岑小津道:“顧伯伯,不行啊,那樣對振海一生都會有影響的啊。再說了,上次,天哥殺了顧立,您不也沒有追究麼?”顧偉道:“是,我是沒有追究,但是不是人人都像我這麼寬宏大量的!何況薑斌是三代單傳,你要薑山怎麼辦?你用什麼補償他!”岑小津搓著自己的衣角,不做聲。顧偉道:“你早些回去吧,我會想辦法的。”岑小津點點頭:“好的,我知道了,顧伯伯再見。”

        顧偉目送著岑小津走出房間,慢慢的吸了一口煙。  
 楼主| 发表于 2022-4-9 21: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集
       於振海靠在墻上,一言不發,看著窗外的月亮,心亂如麻。沈勝天跑進來,道:“振海,振海!”於振海睜開眼睛,道:“勝天?你怎麼來了?”沈勝天四下看了看,衝著於振海招著手:“你來~”於振海爬將起來:“怎麼了?是不是抓到兇手了?”沈勝天道:“我~”於振海道:“你什麼啊,你說啊!”沈勝天道:“算了,不告訴你好了,沒事兒了,龍四已經給你擺平了。”於振海皺著眉頭:“你說明白點兒,怎麼回事兒?這次花了多少錢?”沈勝天皺著眉頭站起身:“誒呀,你別管了,總之沒事兒了,明天就能出來了,龍四正在和總巡捕談判呢,相信我~”於振海看著沈勝天,沈勝天目光躲閃著,不敢看於振海。

       龍四坐在辦公室裡,看著總巡捕,總巡捕道:“我說四爺,別太過分了,這一次,可不是什麼小囉囉,那可是全聚德的大公子,薑家的獨苗啊~”龍四笑了笑:“我找到了真兇,為什麼不能讓於振海出來,莫非,是狼狽為奸?”總巡捕道:“四爺,看您說的,我不是那個意思。”龍四收住笑:“那,我把人交給你,你把我要的人放了,不是兩全其美麼?”總巡捕道:“那,我總得跟薑家打個招呼吧?”龍四站起身:“你隨意~人我帶走了!”說著,站起身披上風衣就走了。

       於振海搖著頭:“不,我不出去。”沈勝天吼道:“你瘋了啊,不出去在這兒等死嗎?”於振海道:“你不和我說明白,我打死都不出去~”沈勝天道:“我都說了,交給龍四了~你還問什麼!”於振海道:“我不信,怎麼可能用錢讓我出去?薑山不缺錢!”沈勝天道:“你別問了好不好!你信我一次行不行!”於振海道:“是不是找人替罪了?這是殺人,要償命的!”沈勝天不做聲,於振海道:“你變了~變得不擇手段。”沈勝天愣在那兒:“什麼?”於振海站起身,抓著欄杆,道:“我說你變了,變得心狠手辣,你不是一起拿的沈勝天了!你變了~變壞了!變得沒良心沒人情味了!”

       沈勝天氣不打一處來,衝著於振海就是一巴掌:“你說什麼呢?!我不良心,我沒人情味?我沒良心沒人情味我會為了你東奔西走?我會為了你求龍四?我是不是傻,啊?!”於振海趴在地上,不做聲。沈勝天道:“你以為我想嗎,啊?我要是能抓到兇手,我也不想的!薑山逼得很緊,我們抓不道兇手,你會死的,你死了清華怎麼辦?你說,怎麼辦?”於振海擦擦嘴角的血跡,慢慢支起身子:“對不起。”沈勝天慢慢蹲下身子:“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為了你好,我不想看你出事兒。萬吉已經殘疾了,我不想再失去你,我不想我們兄弟就此分開!”於振海道:“可是,為了我,讓無辜的人去死,我,我辦不到!”

       沈勝天道:“龍四說了,會找死囚給你替罪的,反正他都得死,幫了你,龍四還可以照顧他的家人,何樂不為?”於振海道:“夠了!”沈勝天咽著吐沫,不說話。於振海趴在欄杆上:“我想見見他。”沈勝天道:“直接交到巡捕房了,你見不到,我也沒見過.。”於振海道:“那這樣,和借刀殺人有什麼區別嗎?”沈勝天道:“我都說了,他已經答應了他願意~等到我們找到了真正的兇手,我們再為他翻案,有什麼問題!他總是要死的!”於振海看著沈勝天,不做聲,獄卒打開牢門,於振海鑽出來,推開沈勝天,走了出去。

        顧清華和岑小津站在監獄外頭,焦急的等待著。看見於振海走了出來,顧清華開心的跑了過去:“海哥!”於振海迎住顧清華:“清華~”顧清華上下打量著於振海:“他們有沒有打你,有沒有為難你啊?我好擔心的。”於振海笑著搖搖頭:“沒有,我很好。讓你擔心了~”沈勝天慢慢的走出來,岑小津迎了上去:“怎麼了?”沈勝天看著於振海,笑著搖搖頭。不多時,龍四從巡捕房走了出來,於振海迎上去,道:“四爺,謝謝你~不過,我不認可您的方法。”龍四看了看於振海,笑了笑,沒有做聲,轉身上了車。沈勝天道:“四爺~”龍四擺擺手,示意沈勝天不要說話:“你回去休息吧,明早來槍場,我教你打靶。”沈勝天點點頭:“嗯,知道了~”龍四點點頭,關上車門,車子慢慢開走了。

         四個人慢慢走在街上,顧清華道:“海哥啊,到底怎麼回事兒啊?”於振海道:“薑斌約我出去,說我把你從他身邊搶走了,後來我不願意搭理他,我就想走,誰知道,他把我打暈了。結果我醒來的時候,就發現他躺在地上,死了。”顧清華道:“會是誰呢?他沒有殺你,反而被人殺了?”岑小津道:“到底是誰和你過不去呢?”沈勝天想了想,看了看顧清華,扯過於振海,把他拉到一旁,道:“顧老闆是不是知道你和清華的事兒了?”於振海回身看了看顧清華,顧清華和岑小津在一旁說笑著。於振海管過身:“不知道啊,怎麼了?”沈勝天歎了一口氣:“我想了很久,恐怕,是顧老闆做的。”於振海愣了一下:“你瘋了?”沈勝天搖搖頭:“不是我瘋了,我真的想了很久。我上次想殺高進,趙健讓我混進去做侍應,結果顧老闆就真的讓我一個人照顧高進。這次,明明是薑斌要殺你,結果變成薑斌被殺,你不覺得很蹊蹺嗎?”

       於振海想了想,搖搖頭:“不對不對,如果真的是想利用你和殺了我,早就動手了啊,神不知鬼不覺的,又何必把我們留在身邊那?”沈勝天趴在橋欄上:“不知道,我也想不明白。”於振海拍了拍沈勝天的肩膀:“算了,事已如此,別想了。”沈勝天點點頭:“是你別想了才對。”於振海笑了笑,道:“我怎麼可能會不想啊?那個可是我的嶽父,我總得知道他喜歡什麼吧?不然他怎麼可能會把清華嫁給我?”沈勝天看了看顧清華和岑小津,兩個人竊竊私語,不時看看他和於振海,捂著嘴巴笑著。沈勝天笑了笑:“真的不希望有任何的問題,我真的很想跟小津一起開開心心的過日子。”於振海點點頭:“我也是~”


        趙健坐在茶樓裏,品著茶,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顧偉慢慢走上樓,示意手下退下,坐在趙健對面。趙健喝了一口茶,笑了笑:“有事兒找我?不是說,以後書信聯繫嗎?怎麼親自來了?”顧偉慢條斯理的道:“龍四不能留。”趙健愣了一下,抬了一下眼:“什麼?”顧偉道:“我說,龍四不能留!”趙健笑了笑:“他威脅到你了?”顧偉道:“我總覺得,把他留在身邊,就好像一顆定時炸彈這樣,真的好恐怖,我擔心,有一天他會吞了我。”趙健笑了笑:“可是,他是我的兄弟,我下不去手啊。”顧偉笑了笑:“顧立不也是麼?你不照樣殺了他?”趙健道:“誒,此言差矣,顧立,是沈勝天殺的,和我,沒關係~”顧偉道:“弄死龍四,北平城,你我一人一半~”趙健笑了笑,品了一口茶,顧偉站起身,慢慢的離開了。

       沈勝天和龍四來到槍場,龍四遞給沈勝天一把槍:“我記得你會用,是嗎?”沈勝天道:“一般般,要是決鬥,肯定我先死。”龍四笑了笑:“其實,槍,骰子,撲克牌,樹葉,都可以成為武器,主要是看你的功力了。你得勤加練習,嗯?”說著,一槍打了出去,樹上的一隻蟲子掉在地上,沈勝天看著龍四,點點頭。龍四道:“想好了麼?”沈勝天愣了一下:“什麼?”龍四道:“做我徒弟。”沈勝天搖搖頭:“沒有。”龍四皺著眉頭,看著沈勝天:“為什麼,我幫你不夠多麼?”沈勝天笑了笑:“幫我,就是為了收我做徒弟?你也太小氣了吧?有點兒自私了~”龍四道:“我交人是交心,只不過,我真的特別希望你能跟著我一起做事,我保證,我一定會把你調教的很好~”沈勝天道:“不必了,我總覺得,我們走的,不是一條路,我想和小津好好過日子,我不想她為我擔驚受怕。”龍四點點頭:“也對,你慢慢練~”沈勝天點點頭,龍四轉身要走,沈勝天道:“四爺!”龍四轉過身:“怎麼了?”沈勝天道:“謝謝你~”龍四笑了笑:“要是真謝謝我,就做我徒弟~”沈勝天笑著搖搖頭,龍四笑著點燃一顆煙,走了。

         岑小津走在回家的路上,路過一片油菜花地,油菜花開的很茂盛,岑小津不禁停下腳步,看著油菜花。摘下來,拿在手裡,嗅著。岑小津抬起頭,看見龍四站在湖邊,呆呆的望著湖面。岑小津慢慢走過去,道:“四爺?”龍四回過神:“哦,小津,是你啊。”岑小津看了看湖面:“你在看什麼啊?”龍四笑了笑:“沒什麼,我在想事情。”岑小津道:“我看,你心情不是很好,能不能跟我說說?最近遇上了麻煩?”龍四道:“沒有,只是我想起了一個人。”岑小津道:“誰啊?”龍四道:“我老婆。”岑小津道:“夫人?你結婚了啊?那很簡單啊,你這麼有本事,就在北平生根發芽好了,找人把她接過來,你們不就可以團聚了麼?”龍四搖了搖頭:“不可能了,六年前,她就去世了。”岑小津愣了一下:“四爺,對不起啊,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龍四搖搖頭:“和你沒關係,怪我。當時,她身體不好,我又有很多仇家,我去了上海參加一個賭局,結果回來,她就死了。”岑小津皺著眉頭:“被你仇家殺的?”龍四歎了一口氣:“嗯,我想殺了我的仇家,可是,他還有妻兒,還有一個八十歲的老母親。我想了很久,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所以我選擇離開上海,到處走,就是希望我可以忘記這件事情。”

        岑小津歎了一口氣:“也是,冤冤相報何時了。他殺了你妻子,你殺他,他的兒子再來殺你,你的兒子再去殺他,真的,成了惡性循環了~你這麼做是對的,四爺,您真的很偉大~我佩服您!”龍四笑著,看著岑小津。岑小津望著龍四,那雙眼睛,特別的奇怪。岑小津紅了臉,低下了頭:“四爺~”龍四笑了笑,道:“對不起,失禮了~知道麼?你的眼睛,和她真的很像,所以,總給我一種很親切的感覺。”岑小津道:“是麼?”龍四點點頭:“嗯,我何必騙你呢?不過你放心,我知道你心裡有勝天,我不會和他搶的。”岑小津笑了笑,龍四道:“他對你怎麼樣?”岑小津點點頭:“很好啊,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那麼喜歡他~”龍四道:“勝天是個可塑之才,不過,他現在年輕氣盛,我之所以想收他做徒弟,是因為我覺得,他和六年前的我很像,不服輸,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公理,覺得自己有能力改變一切,然而,他做不到。”

      岑小津道:“那,怎麼辦?我應該怎麼做?”龍四笑了笑,道:“世界上的事情,都自有定數,路,也都是人走的,誰都沒法去改變。”岑小津點點頭:“那,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四爺你也不要不開心了,喏,這朵油菜花送給你,要開開心心的哦~”龍四接過油菜花,看著岑小津臉上燦爛的笑容,不禁也咧開了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2-10-4 04:37 , Processed in 0.08831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